-

以往,都是他們跟媽咪三個人一起吃飯,偶爾會加個乾媽。

跟爹地一起,這還是第一次。

一時間,朝朝跟暮暮心情各異。

厲薄深停下腳步,回頭正對上小星星水汪汪的眸子,又看到四人旁邊的座位上,已經放好了碗筷,眼底劃過一抹異樣。

按道理,他們四個也確實是一家人。

自己坐過去,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他是這麼想的,但反應過來時,卻已經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加入,原本和樂融融的氣氛,變得有些凝滯。

朝朝跟暮暮更是紛紛沉默下來,隻低頭吃著碗裡的東西。

冇了小哥哥們跟她說話,小星星有些吃不下飯了,隻抱著小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東西。

“小星星有什麼不喜歡吃的嗎?”江阮阮注意到小丫頭的異樣,柔聲關心。

聞言,小星星連忙搖了搖頭。

漂亮阿姨做的菜,她都喜歡吃。

就是現在冇什麼心情……

暮暮知道小妹妹不會說話,停下筷子替她回答,“小妹妹跟我們一樣,不喜歡吃胡蘿蔔,不吃青椒,在幼兒園的時候,經常把這些挑出來!”

江阮阮莞爾,“阿姨幫你挑出來,好不好?”

小星星臉上又有了笑意,乖乖點了點頭。

見狀,江阮阮起身走到她身邊,把碗裡的胡蘿蔔跟青椒挑到了自己碗裡,又看著小丫頭拿起勺子。

小星星正準備繼續吃飯,卻不知道扯到了手背的哪裡,疼的眼淚又上來了,手也僵在原地,抬起頭委屈巴巴地向江阮阮求助。

看到小丫頭的樣子,江阮阮連忙放下手裡的碗筷,“怎麼了?”

小星星咬著下唇,努力把眼淚憋回去,翻出手背給她檢查。

看到小丫頭的手背,眾人均是一驚。

小丫頭的皮膚很是白嫩,燈光下,手背上的紅痕顯得有些嚇人。

江阮阮猛地擰眉,心疼地追問,“這是怎麼搞的?”

小星星咬著唇不說話。

江阮阮又看向一旁的厲薄深。

對上她眼裡的責問,厲薄深冇由來的感到一陣心虛,麵上卻是一派鎮定,“是不是砸東西的時候傷到了?”

江阮阮眼裡擔心更甚,“砸什麼東西?”

厲薄深沉聲道:“小星星不懂得怎麼發泄情緒,生氣的厲害的時候,偶爾會砸東西排解。”

自閉症這三個字,他不知道要怎麼向江阮阮說出口。

也不知道她知道後,會有什麼反應。

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驚詫,而後扭頭向小星星確認,“是自己傷到的嗎?”

小星星猶豫了幾秒,小幅度地點了點頭。

見她承認,厲薄深眉心微擰,“為什麼不告訴爹地?”

小星星瑟縮了一下,委屈巴巴地往江阮阮身邊靠。

看到小丫頭的樣子,江阮阮又不滿地看了厲薄深一眼。

小傢夥受傷了,這個人居然還是這種語氣。

“疼的厲害是不是?”從男人身上收回視線,江阮阮心疼地捉著小丫頭的手,輕輕揉了兩下。

小星星抿著嘴巴點了點頭。

“乖,阿姨幫你上藥,一會兒就不疼了。”江阮阮鬆開手,吩咐自家的兩小隻,“跟妹妹說會兒話,我去拿醫藥箱。”

兩小隻連忙點頭,在小星星耳邊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起了趣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