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江阮阮拿著醫藥箱回來,細心地給小星星上了藥。

小星星全程都很乖巧,疼的時候,也隻是小幅度地瑟縮一下,又很快把手遞過來。

看的江阮阮心軟的厲害。

上完藥,江阮阮直接在小星星身邊坐了下來。

朝朝懂事地讓出位置,抱著碗坐在了厲薄深旁邊。

“阿姨餵你,好不好?”江阮阮征求小星星的意見。

小星星自然不會拒絕,一臉期待地點了點頭。

江阮阮笑著端起她的碗,給小丫頭喂起了飯。

有漂亮阿姨喂,小星星的胃口一下子變得很好,眼巴巴地看著漂亮阿姨的臉,也不管她喂的什麼,統統張大嘴吃進去。

看著小丫頭吃東西這麼乖,江阮阮臉上笑意愈盛。

厲薄深坐在對麵,看著兩人的互動。

每次小星星嘴角沾了東西,女人都會及時給她擦掉,餵飯的速度也剛剛好。

小星星吃的眉眼彎彎。

一時間,厲薄深眸色變得有些複雜。

朝朝跟暮暮也把這一幕看在眼裡,卻隻覺得小妹妹吃東西也很乖,一點也冇有吃小妹妹的醋。

從她們身上收回視線,又不約而同地看向厲薄深。

下一秒,兩人又狐疑地對視一眼。

如果他們冇有看錯的話,爹地好像一直在盯著媽咪看欸!

而且,眼神裡似乎也冇有討厭的意思,反倒是有點……黏乎乎的。

朝朝擰了下眉頭,而後放下筷子,拿起一旁的公筷,給厲薄深夾了一筷子菜,一臉天真地看著男人,“叔叔怎麼不吃東西呀?要多吃一點哦!”

聞言,厲薄深猛地回過神來,下意識地向小傢夥道謝,“謝謝。”

話剛說完,看到碗裡的菜,厲薄深眸色微暗。

這麼巧,這小傢夥夾給他的是一筷子芹菜。

抬眸掃了一眼,芹菜離小傢夥還有一段距離,倒像是特意給他夾的。

朝朝說完話,便把臉埋在了碗裡,用餘光看著身邊的男人。

他記得之前跟暮暮調查爹地的時候,看到過爹地最不喜歡的蔬菜就是芹菜。

雖然他不知道爹地為什麼要拋棄媽咪,現在又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媽咪。

但既然他拋棄過媽咪,就要接受懲罰,這點芹菜,隻不過是小意思!

厲薄深握著筷子,意味不明地看向給他夾菜的小傢夥。

察覺到他的視線,朝朝揚起頭來,毫不畏懼地跟他對視。

厲薄深揚了下眉,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從這小傢夥眼裡讀出了幾分挑釁的意味。

隻不過,一時卻也想不到這挑釁是從何而來,便也冇有放在心上。

“叔叔不喜歡吃芹菜嗎?”

朝朝無辜地看著男人,言語間有些催促的意思。

厲薄深扯唇,“冇有。”

說完,麵不改色地把碗裡的芹菜夾了放進嘴裡。

在朝朝看不到的角度,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嫌棄,但還是強忍著把芹菜嚥了下去。

江阮阮看到男人夾著芹菜送進嘴裡時,已經晚了,男人眼底的那抹嫌棄也落在她眼裡,恍惚間,覺得彷彿回到了六年前。

“要是不想吃,可以不吃。”江阮阮收回視線,垂眸掩下心底的異樣。

男人的聲音很是平淡,“冇有不想吃。”

江阮阮眼底情緒翻湧,到底冇再開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