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爹地吃了哥哥夾的菜,暮暮眸子微亮,試探著也給爹地夾了一筷子菜。

他也冇想那麼多,隻是就近在麵前的盤子裡夾了一筷子,而後一臉期待地盯著男人看。

厲薄深看到另一個小傢夥動筷子,以為他也要刁難自己,卻看到他隻是就近夾了一道菜,不由得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扯唇對他笑笑,“謝謝,你也多吃點。”

說完,也給小傢夥夾了一筷子菜。

他還記得這小傢夥剛纔說自己不喜歡吃的那些菜,特意避開了那些。

暮暮驚喜地瞪大了眼睛,“謝謝叔叔!我會的!”

爹地居然給他夾菜了!

一旁,朝朝看著兩人的互動,不屑地撇了下嘴。

暮暮真是個傻傢夥,那麼明顯的收買人心的手段,都看不出來!

他纔不會上當!

在一陣奇怪的氣氛中吃過晚飯,江阮阮起身收拾餐桌。

出於禮貌,厲薄深沉默地幫著她把碗筷收了進去,遲疑著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

按理說,吃過晚飯,他就該帶著小星星迴去了。

但到底麻煩了他們,就這麼離開,好像也不合適。

“我自己來就好,麻煩你出去幫忙看著孩子們。”江阮阮看出他的窘迫,淡然開口。

厲薄深頷首,轉身去了客廳。

小星星正跟兩個小哥哥湊在一起拚上次拚的樂高。

三個小傢夥已經拚好了一個部位,但要組裝的地方對於他們來說就有些高了,以往都是朝朝跟暮暮拚好,江阮阮幫著裝上去。

現在江阮阮在洗碗,三個小傢夥便開始自己想辦法。

朝朝四下看了一圈,打算過去餐廳搬張椅子過來。

“給我吧。”厲薄深剛好出來,看到小傢夥們的難處,儘量讓自己的表情變得柔和一些,朝著朝朝伸手。

朝朝遲疑了幾秒,把手裡拚好的部位遞到了男人的大手裡。

厲薄深接過,按照小傢夥的指令,把手裡的部位拚裝上去。

“謝謝。”朝朝生硬地朝他道了句謝。

厲薄深眉頭輕挑,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單手插兜站在一旁,看著三個小傢夥其樂融融地組裝樂高,偶爾幫他們組裝一下。

廚房裡,江阮阮心不在焉地洗著碗,注意力始終在外麵幾人的身上,甚至有些後悔,自己不該讓厲薄深留這麼久,應該讓他們吃過飯就回去的。

朝朝跟暮暮兩個小傢夥,上次對著厲薄深時,已經把話說到了那個程度,現在再讓他們單獨相處,江阮阮隻覺得忐忑不安。

尤其,在看到外麵他們相處的還算融洽的場麵時。

江阮阮更怕兩個小傢夥會說出什麼不該說的。

要是讓厲薄深知道兩個小傢夥是他的孩子……

江阮阮心下劃過一抹慌亂。

她不敢保證,厲薄深會不會直接把他們從她身邊搶走。

以她現在的地位,厲薄深想要從她身邊搶走兩個小傢夥,實在易如反掌。

她根本不敢想象,那時的自己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更不敢想象,兩個小傢夥離開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江阮阮越想越覺得惶恐。

手裡的碗不知不覺間滑落在地,等她反應過來時,隻聽到耳邊響起一道清脆的玻璃碎裂聲。

客廳裡,四人嚇了一跳,不約而同地看向廚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