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小隻對視一眼,紛紛放下手裡的樂高,起身跑進了廚房。

“媽咪,怎麼了?”朝朝跟暮暮一臉擔心地看著自家媽咪。

江阮阮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看到眼前的兩個小傢夥,心下更是覺得不安,垂眸勉強壓下了心底的情緒,笑著對他們搖了搖頭,“冇什麼,媽咪不小心手滑了,打了個碗,你們不要進來,地上有碎玻璃。”

說完,若無其事地蹲下身子,收拾地上的狼藉,心下仍是一片混亂,甚至撿玻璃時,都有些走神。

厲薄深站在三小隻身後,看著半蹲在地上的女人,眸色微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這女人似乎有什麼心事。

江阮阮低著頭,隱隱感覺到男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讓她如芒在背,心下混亂不已。

一時不慎,竟直接捏住了一塊碎片的尖角。

一陣刺痛從指尖傳來。

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無意識地吸了口涼氣。

“媽咪!”“阿姨!”

三個小傢夥眼看著江阮阮指尖滲出了血滴,急得叫出了聲。

朝朝跟暮暮正想進去,突然,身邊走過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片刻後,便看到爹地冷著臉蹲在了媽咪身邊,大手握住了媽咪白皙的手腕。

見狀,兩個小傢夥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你在想什麼!”

男人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不悅。

江阮阮怔然地看著自己手上覆著的那隻大手,有些反應不及。

下一秒,腰間又被環住,整個人被半抱著站起身。

等她反應過來時,已經站在了水池邊。

男人沉著臉開了水龍頭,拉著她受傷的手指在清水下沖洗。

“你們在外麵等著,不要進來。”厲薄深回頭叮囑門口的三個小傢夥。

小傢夥們雖然擔心江阮阮,但看到有他照顧,也紛紛點了點頭。

厲薄深這纔回過頭,看到女人手上的血跡已經被沖洗乾淨,從口袋裡拿出一張乾淨的手帕,纏在她受傷的手指上止血。

“謝謝。”江阮阮回過神來,垂眸想要把手從他手裡抽出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

男人眉心微鎖,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江阮阮抽了一下,冇有抽出來,心下有些氣惱。

這男人已經跟彆的女人生了孩子,甚至小星星還在旁邊看著。

她實在不想跟他有這麼親密的距離。

更何況,這人對她隻有恨意,又何必這樣關心自己。

這麼想著,江阮阮蹙著眉頭看向麵前的人,眼裡滿是抗拒。

但男人顯然冇有避嫌的意思,彷彿冇有看到她的抗拒,沉聲道:“我幫你上藥。”

說著,便要牽著她出去。

江阮阮咬牙,“不必麻煩你了,時間不早了,你帶小星星迴去吧,剩下的我自己可以。”

話音落下,前麵的人腳步一頓。

江阮阮隱約察覺到,男人身上似乎散發出一陣不悅的氣息,下一秒,卻又消失無蹤。

“你傷的是右手,自己怎麼上藥?”厲薄深壓下心底的陰暗情緒,頭也不回地拉著人往外走。

三個小傢夥眼巴巴地跟在他們身邊。

對上他們關切的視線,江阮阮到底冇有再掙紮,隻是心下有些無奈。

這男人,未免太霸道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