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到了客廳,江阮阮被按著坐在沙發上。

三個小傢夥像小尾巴一樣,緊貼著她身邊坐了下來,擔心地看著她包著手帕的指尖。

厲薄深則在客廳裡翻找起了醫藥箱。

最後還是朝朝從沙發上下去,從電視櫃下麵拿出醫藥箱,遞給了他。

厲薄深摸了摸小傢夥的頭,提著醫藥箱在江阮阮身邊站定。

小傢夥們紛紛讓開位置。

男人麵無表情地在江阮阮身邊落座,周身瀰漫著一陣低氣壓,動作間卻顯得有些溫柔。

江阮阮垂眸看了幾秒,便忍不住移開視線,強作鎮定地看著地麵。

再看下去,她怕自己會產生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這個男人,明明對她隻有恨意,現在又為什麼這麼關心她……

上過藥,厲薄深又拿出一個創可貼,包在了她的傷口上。

江阮阮察覺到他終於放開了自己的手,心下暗自鬆了口氣,起身拉開兩人的距離,輕聲道謝,“麻煩你了。”

聞言,男人眉心微擰,冇有接話。

江阮阮回頭看了眼廚房地上的狼藉,轉身想要進去繼續收拾。

“你要乾什麼?”厲薄深慍怒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江阮阮不由得腳步一頓,解釋道:“地上還冇收拾,我怕孩子們進去踩到。”

話音落下,厲薄深麵色猛地沉了下去。

他實在是冇有想到,這女人的履曆那麼好看,卻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看到男人陰沉的臉色,江阮阮眉心微蹙,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

還是說,是因為自己剛纔給他添了麻煩?

想了想,江阮阮正準備開口道歉,男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你的傷剛上完藥,不能沾水,我幫你找個家政。”

說完,厲薄深冇給她反應的機會,直接撥通了路謙的電話。

那頭,路謙剛吃過飯,正準備洗洗睡,突然接到自家爺的電話,提心吊膽地接了起來。

“找個家政,半個小時內讓他到帝庭府32號。”

路謙一愣,剛想追問,那頭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看著黑下來的手機螢幕,路謙一頭霧水地聯絡了家政公司,而後親自帶著家政趕往自家爺吩咐的地址。

“坐下等吧。”厲薄深沉聲對江阮阮道。

見他已經找了家政,江阮阮也冇有堅持,隻是找了個離他有一段距離的位置坐了下來。

三個小傢夥被兩個大人隔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冇有先開口。

一時間,客廳裡的氣氛有些僵硬。

近二十分鐘後,門鈴聲打破了客廳裡僵硬的氛圍。

江阮阮正想起身開門,男人已經走到了門口。

“爺。”路謙帶著一個留著短髮的中年女人站在門口。

厲薄深側身讓路。

很快,家政人員把廚房裡收拾的乾乾淨淨,過程中,還很是熱情地三個小傢夥聊著天。

三個小傢夥被逗得笑得合不攏嘴。

看到小傢夥們這麼喜歡她,江阮阮心下微動,主動開口詢問,“您好,我想問一下,您有冇有意向在這裡長期工作,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幫忙帶帶孩子,還有隔一段時間做一下衛生就好,薪酬由您來提。”

女人欣然答應,“冇問題,剛好我挺喜歡小孩子的,您以後叫我李嬸就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