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吃痛,蹙吸了口涼氣,抬起一雙好看的眸子警惕地看著身邊的人。

厲薄深的麵色陰沉的嚇人。

過了不知道多久,男人突然朝著江阮阮的方向逼近一步。

江阮阮想要後退,卻被他攥著手腕,進退兩難。

一時間,兩人間的距離近的幾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江阮阮下意識地放緩了呼吸節奏,垂在身側的手也慢慢收緊。

厲薄深的視線如有實質地落在她身上,目光一寸一寸地從她身上掃過,手腕處的桎梏也越發的緊。

就在她以為厲薄深又要做什麼時,男人卻突然鬆開了她的手腕。

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那些藥材,和安集團在彆的城市的分部還有存貨,需要的話,我可以讓人儘快送來。”

厲薄深沉聲開口,聲音有些生硬。

剛纔,他確實被這小女人氣得幾乎要失控。

但轉念想到自己過來的目的,以及早上秦宇馳的那番話,厲薄深到底還是剋製住了自己的衝動。

乍得聽到這話,江阮阮眼底又是一陣狐疑。

厲薄深的這番話,跟他剛纔的態度,實在是不太相稱……

隻是,盯著他看了許久,卻也冇有從他臉上看出異樣。

江阮阮隻好姑且相信了他的說法,疏離迴應,“多謝厲總的好意,不過,我們研究所不需要。”

他們確實需要這批藥材,但顧雲川已經說過,他會想辦法。

江阮阮也冇道理要接受厲薄深這意味不明的好意。

聽到這小女人拒絕,厲薄深周身的氣壓又低了下去。

江阮阮冇有遲疑,趕在他出手之前,垂眸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

“不知道厲總為什麼突然要對我們研究所提出幫助,不過,對於厲總的商業手段,我覺得,我們還是躲遠一點好。”

說著,江阮阮意有所指地抬眸看著麵前的男人,“畢竟,如果合作過程中有什麼不愉快的,我也保證不了,厲總會用什麼手段對付我們。”

這是在影射剛纔厲薄深反駁她的話。

如果厲薄深真的想要對研究所動手,絕不隻是一場火災這麼簡單。

聽出這小女人的含沙射影,厲薄深眼底的不悅越發濃厚,“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江阮阮避開他的視線,語氣淡漠,“不是我把你想成什麼人,你本來就是那樣的人。”

和安集團那麼大的藥材公司,短短幾天,就在厲氏的運作之下垮塌。

厲薄深的商業手段,實在是讓人心驚。

更何況,他們不過是一間小小的研究所。

江阮阮實在不敢拿研究所去賭。

厲薄深危險地眯起了眸子,“和安集團毀約在先,又是我的項目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我用一些手段讓事情迴歸正軌,有什麼問題?至於你那個小研究所,有什麼值得我動手的理由?”

江阮阮不為所動,“現在或許冇有,但日後的事情,誰也不能保證。”

更何況,研究所的那場火災,幕後主使到底是誰,她還冇有弄清楚,更不可能這麼快就相信厲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