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送厲薄深的車子遠去,江阮阮才帶著朝朝跟暮暮回了客廳。

兩個小傢夥不大放心地看著自家媽咪。

這幾天,媽咪的心情似乎一直都不太好。

剛纔從書房裡出來的時候更差了。

不知道爹地又跟媽咪說什麼了。

暮暮一向不會隱藏情緒,當下問了出來,“媽咪,你跟厲叔叔說什麼了啊?”

聽到小傢夥的問題,江阮阮眸色暗了暗,垂眸看了眼身邊的小傢夥。

兩個小傢夥都眼巴巴地盯著她,好像在說,她騙不過他們。

對上小傢夥們的眼神,江阮阮無奈地歎了口氣,避重就輕道:“談了些工作上的事。”

暮暮不依不饒地追問,“可是,媽咪好像很不高興。”

以前,他們從來冇有見過媽咪因為工作這樣過。

就好像在提防著什麼一樣。

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眼底均是不解。

爹地到底做了什麼,能讓媽咪這麼提防?

江阮阮知道糊弄不過去,隻能簡單地把事情說了一遍,“厲叔叔想跟媽咪合作,媽咪拒絕了。”

小傢夥們還是冇有聽到他們想要的答案,蹙著眉頭還想要追問。

江阮阮卻不想再解釋,隻道:“工作上的事,難免會有些摩擦,這是很正常的,你們不用多想。”

這話跟厲薄深敷衍小星星的話如出一轍。

儘管他們並不相信,但卻不得不承認,媽咪說的是事實。

至於是不是因為工作這麼簡單,小傢夥們就不知道了。

知道媽咪不想多說,小傢夥們也乖巧地閉上了嘴。

江阮阮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轉移話題,“明天要去露營,我們還冇有怎麼準備,抓緊時間準備一下吧。”

提起露營,兩個小傢夥的注意力瞬間轉移。

回國後,他們還冇有在外麵露營過,還是跟小妹妹一起,小傢夥們很是期待。

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上樓,各自收拾起了東西。

兩個小傢夥在國外經常跟她一起露營,對要帶的東西也很瞭解。

很快,三人便各自收拾好了東西。

江阮阮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卻總覺得似乎少了些什麼。

“不知道小妹妹準備好了冇有。”朝朝在一旁唸了一句。

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忘了什麼。

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是小星星第一次露營。

以厲薄深的性子,對露營這件事想必也不會有太多的瞭解,不知道會不會給小傢夥準備好東西。

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備著些好。

這麼想著,江阮阮又簡單地歸置了一下他們已經收拾好的東西,留出了一些空位來。

“媽咪?”暮暮不解地看向自家媽咪。

江阮阮笑著開口,“我們幫小妹妹也準備一些東西好不好?”

聽到這話,兩個小傢夥自然冇有異議,當下動了起來。

小星星在他們家住過一段時間,小傢夥們對小星星的喜好也很是瞭解。

不一會兒,小星星喜歡的零食和玩具便塞滿了剩下的空位。

江阮阮這才覺得收拾妥當了,讓李嬸幫著把東西搬到了後備箱,回到樓上,催著小傢夥們早早地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