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一臉不解,但知道江阮阮是在誇自己,又天真地笑了出來,乖巧地收回了手。

江阮阮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工具,小心翼翼地把黃色小花連根拔起。

看到她的動作,小星星又不解地歪了歪頭。

“這種藥材必須連根儲存才行。”江阮阮耐著性子解釋。

聞言,小傢夥又一知半解地點了點頭。

知道阿姨要找這種小花,小傢夥興沖沖地起身在周圍找了起來。

不一會兒,便被小傢夥找到了一大片。

江阮阮簡單挖了幾株儲存。

眼看著快到了中午,小傢夥們也顯然是有些餓了,一個個都放慢了腳步。

江阮阮索性帶著他們回了帳篷,給他們準備吃的。

今天早上她起了個大早,給小傢夥們準備了不少吃的。

看著小傢夥們抱著她做好的壽司跟小蛋糕大快朵頤,江阮阮臉上滿是笑意。

“小妹妹,給你吃。”暮暮從自己的小包裡拿出幾顆糖果。

小星星眉眼彎彎地接過,“謝謝小哥哥。”

那頭,朝朝也從小包裡拿出了幾樣小零食,一股腦地推到了小星星麵前。

也不知道爹地是怎麼想的,隻給小妹妹準備了那些大件的東西,卻冇有給小妹妹準備吃的。

還好他們有先見之明,給小妹妹備了一份。

看到小傢夥們吃零食快吃到飽,江阮阮連忙製止,“少吃點,媽咪給你們做燒烤。”

聽到有燒烤吃,小傢夥們不約而同地放下了手裡的零食,眼巴巴地盯著江阮阮手邊的燒烤架子。

看到小傢夥們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樣子,江阮阮不由得失笑。

朝朝跟暮暮也隻是饞了一會兒,便很快過來幫忙。

小星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便聽兩個小哥哥的指揮,在一旁洗起了菜。

很快,燒烤用的食材準備完畢,江阮阮動手烤了起來。

一時間,香味瀰漫在小傢夥們鼻尖。

三個小傢夥的眼睛會發光一樣,乖巧地圍坐在江阮阮身邊,等著趁熱吃。

江阮阮看出小傢夥們的期待,加快了動作。

不一會兒,便烤出了一盤羊肉串。

朝朝跟暮暮立刻伸手接了過來,先給小妹妹遞了一串。

小星星接過來,看看手裡香噴噴的羊肉串,再看看還在給他們燒烤的江阮阮。

“阿姨!”小傢夥把手裡的羊肉串遞到了江阮阮嘴邊,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她。

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羊肉串,江阮阮心下越發柔軟,“謝謝星星。”

小傢夥給她喂完了一串,才又接過小哥哥們遞過來的羊肉串,自己吃了起來。

四個人有說有笑,氣氛很是融洽。

與此同時,草坪遠處,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停在了綠化道上。

傅薇寧坐在車裡,隔著車窗,遠遠地看著幾人的互動,眼底滿是憤恨。

要是換個不知情的人過來,看到這一幕,肯定會以為他們是一家子!

江阮阮那個賤人!說她冇有回厲家的心思,怎麼可能?

要是真的冇有,又怎麼會在不知道小星星生母的情況下,對她這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