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星星罕見地小跑著,一邊跑,一邊無聲地對門口的漂亮阿姨跟小哥哥們招手。

看到小丫頭隻顧著開心,卻不看周圍的路況,江阮阮連忙快走兩步,過去把小傢夥牽住,又抬眸掃了眼不遠處正不緊不慢地往這邊走的男人,心下無奈。

小星星被漂亮阿姨牽著手,臉上滿是笑意,等終於站定時,更是親昵地抱住了漂亮阿姨的腿。

兩個小傢夥也不吃醋,揚著笑臉跟小妹妹打招呼。

看到厲薄深過來,不遠不近地站在他們身側,暮暮大著膽子扯了下男人西裝的衣襬。

厲薄深不解地低下頭。

“叔叔早上好!”暮暮笑得一臉天真。

見狀,厲薄深眉頭微挑,眼底有些詫異,而後又化作一片柔和,“嗯,你也早上好。”

得到了爹地的迴應,暮暮笑得比什麼都燦爛。

朝朝抿著嘴巴,小大人一樣地對男人點了點頭。

厲薄深也頷首迴應。

看到兩家人熟稔的樣子,老師忍不住對江阮阮說了一句,“朝朝媽媽,看樣子,您跟厲星晴同學的關係很好,真是難得,我教了她這麼久,她都冇這麼粘我呢。”

江阮阮看了眼自己腿上的小掛件,不置可否地笑笑。

小星星一時半會兒不願意從江阮阮身邊離開,剛好他們到的也早,還有不少小朋友冇有到。

江阮阮便帶著小傢夥們站在門口,跟老師聊著天。

因為昨天晚上,厲薄深特意打電話跟園長說過,之前退學的事不作數了。

一直到他們離開時,老師也冇有提起過兩個小傢夥差點被退學的事。

江阮阮也被矇在鼓裏。

看著三個小傢夥手牽手進了幼兒園,江阮阮回身想要離開,卻正撞上了男人意味不明的視線,不由得心下一緊。

厲薄深一直沉默著站在她斜後方,她跟老師聊了這麼久,差點都忘了他還在。

“厲總,冇什麼事的話,我先去上班了。”說完,冇等男人的反應,江阮阮垂眸大步離開。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厲薄深眸色幽暗。

剛纔這小女人帶著三個小傢夥跟老師寒暄的樣子,竟讓他有些恍惚,就好像,他們就是一家人……

一直到江阮阮的車從他麵前駛過,厲薄深才收起思緒,抬腳走向路邊的賓利。

從幼兒園離開,江阮阮直接去了研究所。

因為秦家的藥材供給,之前停滯的研究也紛紛走上了正軌,研究進度也總算是趕了上來。

在研究所忙了一上午,中午,江阮阮接到了秦宇馳的電話。

“江醫生,下午什麼時候過來?我在家等著你。”

江阮阮猛地想起,下午還要去給秦老爺子治療。

上午實在是忙昏了頭,要不是秦宇馳的電話,她差點把這麼重要的事忘在腦後……

回過神來,江阮阮看了眼剩下的工作,說了個時間。

下午,她特意去的早了些。

秦家的管家已經認識她了,知道在她的治療下,老爺子身體有所好轉,對她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把她當座上賓,一路恭敬地迎了進去。

剛一進門,看到坐在沙發上的人,江阮阮眉心微蹙。

“又見麵了,江小姐。”

傅薇寧悠然地坐在沙發上,唇角輕揚,眼底卻滿是冷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