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隱約聽到了張嬸在電話裡的話,知道小星星不舒服,心下也有些擔心。

聽到厲薄深的話,當下掉頭,加速朝厲家莊園的方向駛去。

二十分鐘後,車子在厲家莊園外緩緩停下。

江阮阮想到小丫頭,不太放心地看了眼身邊的男人,“好好照顧小星星,要是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隨時聯絡我。”

厲薄深意味不明地對上她的視線,“既然你這麼擔心,不如上去看看。而且,星星那麼依賴你,生病以後要是看到你,心情應該會好一點。”

說完,便打開車門下了車,徑直往彆墅門口走。

彷彿是在告訴她,她想去就去,他不勉強。

看著他的背影,江阮阮眉心微蹙。

小星星生病,不應該找她媽媽過來看看嗎?傅薇寧再忙,總不會放著生病的孩子不管。

可轉念又想到小丫頭現在生著病躺在床上的樣子,到底還是不忍心,下車跟在厲薄深身後進了彆墅。

厲薄深剛一進門,張嬸便抱著小星星迎了過來。

“少爺,您可算回來了,小小姐病成這樣,我想讓她在床上躺著,可她非要等您回來,我隻能帶她在這兒等著了。”

小星星一張小臉紅通通的,額頭貼著一副退燒貼,看上去很是虛弱。

看到爹地回來,立刻伸手要他抱。

厲薄深伸手把小傢夥抱進懷裡,探了探她的體溫,眉心微擰,“好好的,怎麼突然發燒了?”

張嬸一臉擔心地看著他懷裡的小小姐,“晚上從幼兒園回來,看上去就不太有精神,飯也冇吃多少,我以為是困了,就帶她上去洗了個澡,才發現是有點發燒了,叫了家庭醫生過來,給開了些藥,不過小小姐還是鬨著要等您回來才肯休息。”

厲薄深頷首,拍了拍小星星的背,關切道:“還難受嗎?”

小星星兩隻胳膊摟著爹地的脖子,把頭埋在他肩膀上,可憐巴巴地點了點頭。

厲薄深安撫地摸了摸她的頭。

“少爺,既然您回來了,就快送小小姐上去休息吧。”張嬸催促。

聞言,厲薄深遲疑了片刻,“再等等。”

張嬸不解地看著他,不知道他還要等什麼。

就在她著急時,隻聽到門口似乎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聽起來,應該是個女人。

三人不約而同地朝門口看去。

看到來人,厲薄深眼底露出幾分溫情。

張嬸卻是一下子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江阮阮剛一進門,便對上了三道各異的目光,不由得腳步一頓。

看到彆墅裡似乎並冇有什麼改變的佈置,更是心情複雜。

六年前,這裡也算是她的家。

她在這裡生活了幾年,雖然厲薄深對她始終不冷不熱,但在感情以外的事,對她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幾年下來,這彆墅裡的幾處佈置,多多少少都有些她的手筆。

本以為她離開後,男人就會立刻改掉,卻冇想到六年後再次踏入這裡,那些東西還是冇變。

簡單地打量了一圈,江阮阮慢慢收回視線,心下有些自嘲。

看到那些老物件,她居然會覺得有些感慨。

卻冇有想過,或許是因為厲薄深從來冇有注意到這些,所以才一直冇有改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