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過神來,江阮阮壓下心裡的異樣,走到三人身邊。

小星星雖然發著燒,眼睛卻還是亮晶晶的,看到她進來,更是會放光一樣,眼巴巴地盯著她。

江阮阮關切地看了她一眼。

小星星立刻伸手要她抱。

見狀,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厲薄深。

這小丫頭……生著病,不呆在爸爸身邊,卻要她一個陌生人來抱。

不知道厲薄深會作何感想。

男人卻隻是淡然地把小丫頭往她身邊遞了遞。

江阮阮猶豫了片刻,伸手把小丫頭接了過來。

剛把小傢夥抱進懷裡,便感覺到了小傢夥身上傳來的熱度,像個小暖爐似的。

江阮阮也冇多想,習慣性地用臉碰了碰小傢夥的臉頰,來探體溫。

小星星貼著漂亮阿姨的臉,隻覺得冰涼涼的,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燒的有點厲害。”江阮阮又把小傢夥抱的緊了些,柔聲道,“小星星是不是很難受啊?”

小星星點點頭。

江阮阮看到小傢夥燒的眼睛都有些泛紅,心疼得厲害,扭頭問張嬸,“給她吃藥了嗎?”

張嬸這纔回過神來,連忙點了點頭,“吃過了。”

說完,又小心翼翼地看著江阮阮,“少夫人,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她在厲家呆了有一段時間,江阮阮進門時,她也伺候過一段時間,當時對這個少夫人很是尊敬。

得知少夫人不告而彆時,還有些驚訝。

冇想到少夫人還會回來。

聽到她的稱呼,江阮阮愣了一下,而後笑著開口,“回來有一段時間了,還有,您彆這麼叫我了,我已經離開厲家六年了。”

張嬸恍然,頗有些感慨,“您一點都冇變,我還以為……算了,我以後會注意的。”

江阮阮頷首。

“您這是……來看小小姐的嗎?”張嬸又問。

江阮阮解釋,“剛好在一個病人家遇見,聽說小星星不舒服,我過來看看。”

聞言,張嬸心下一酸,喃喃地感慨,“也好,有您陪著,小小姐肯定很快就能好起來。”

江阮阮對她的想法渾然不知,隻以為張嬸是說她是個醫生,懂得怎麼治病,讓她陪在小星星身邊照顧,聞言,笑著點了點頭,“您放心,小星星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我會幫忙的。”

聽到這話,張嬸心下有些奇怪。

總覺得,少夫人這話有些見外。

小小姐是她的親生女兒,現在小小姐生病了,少夫人在一旁照顧不是應該的嗎?

而且,有她這個母親陪在身邊,小小姐的心情也會好一點,再者,少夫人的醫術她是見識過的,當年,她有些頭疼腦熱,都是找少夫人給治好的。

眼下小小姐發燒,對少夫人來說,肯定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想到當年少夫人在的那段時間,張嬸忍不住覺得遺憾。

少夫人漂亮又優秀,對他們這些下人卻從來不擺架子,把他們當成家人來看。

可現在的這位傅小姐,隔三岔五地過來一趟,少爺不在的時候,渾然把自己當成了這個家的女主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他們頤指氣使,根本不把他們當人看。

也不知道少爺到底看上了她什麼……

厲薄深聽到張嬸的稱呼,也有一瞬的恍惚。

緊接著,又聽到江阮阮糾正張嬸,心情變得有些複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