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江阮阮三人站在一起,張嬸越發懷念當年的日子,抱著讓他們單獨相處的念頭,寒暄了兩句,便悄然退下了。

一時間,客廳裡隻剩下了他們三個。

厲薄深看著麵前的兩人,眸色深沉。

察覺到他的視線,江阮阮側了側身子,抱著小星星走到沙發邊上,想把懷裡的小丫頭放下。

小星星察覺到她的意圖,大眼睛裡滿是抗拒,小手更是抓著她的肩膀不放。

見狀,江阮阮安撫地抱著她坐在沙發上,柔聲道:“星星乖,你生著病,要早點休息,阿姨哄你睡覺好不好?”

小星星把頭埋在她頸窩裡,無聲地搖了搖頭。

江阮阮眉心微蹙,“不想睡覺嗎?”

懷裡的小傢夥點點頭,在她懷裡轉過身,朝著桌上的小本子伸了伸手。

江阮阮探身把小本子拿過來放在她手裡,看著小丫頭在本子上寫字。

“我睡著以後,你就走了,我不想要你走。”

小星星一筆一劃地寫完,抿著嘴巴,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看到本子上的字,江阮阮眸間閃過一抹詫異。

這個小丫頭,這麼離不開她嗎?

一旁,厲薄深看到小丫頭寫的話,掃了眼江阮阮,沉聲道:“阿姨還要回家,你乖乖睡覺。”

聽到爹地的話,小星星癟了癟嘴,扭頭向江阮阮確認。

江阮阮頷首。

家裡的兩個小傢夥還在等著她,雖然還有李嬸在照顧他們,但她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而且,她也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情在這個她曾經生活了幾年的房子裡過夜。

見她默認,小星星難過地垂下眸子,小手也不住地在江阮阮衣襬上交錯,快要把她的衣襬揉成一團。

看到小傢夥難過的樣子,江阮阮心下滿是不忍。

半晌,小星星才鬆開她的衣襬。

江阮阮以為小傢夥答應乖乖睡覺了,卻看到她又拿起了小本子。

“讓爹地接小哥哥們過來,阿姨不要走。”

寫完,小星星迴過身可憐巴巴地抱著江阮阮的脖子不撒手。

小傢夥滾燙的體溫讓江阮阮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半晌,江阮阮在心下歎了口氣,妥協道:“好,阿姨不走,你安心睡吧。”

聽到這話,小傢夥才抬起頭來,水汪汪的眼睛裡還有些狐疑。

江阮阮摸了摸小傢夥的頭,“阿姨在這兒陪著你,快睡吧。”

小星星這才又往她懷裡鑽了鑽,就這麼靠在她肩膀上睡了過去,睡著後,小手還緊緊地攥著她的衣服,生怕她偷偷走掉。

江阮阮看著懷裡的小傢夥,心下一片柔軟。

看到沙發上的兩人,厲薄深眸色微暗,上前在江阮阮身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吩咐管家給他們倒了兩杯茶,而後拿著手機,遠程處理起了工作。

他剛纔要加班的話不是作假,這段時間確實忙的暈頭轉向。

一時間,客廳裡又陷入了一片靜謐。

聽著懷裡小傢夥勻稱的呼吸,江阮阮小聲讓管家拿來了一張小毯子,把小傢夥裹得嚴嚴實實。

似乎是在睡夢中感覺到熱,小傢夥在她懷裡翻了個身。

江阮阮小心翼翼地給她擦了擦汗,眼底滿是溫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