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她一心照顧著小星星時,包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江阮阮怕吵醒小星星,下意識地捂住了小傢夥的耳朵,正準備起身去拿包,卻看到男人已經起身把她的手機拿了過來。

“謝謝。”

江阮阮輕聲道了句謝,看了眼來電顯示,心下有些懊惱。

她隻顧著懷裡這小傢夥了,居然把家裡的那兩個給忘在了腦後。

“媽咪!”剛一接通,兩個小傢夥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江阮阮放低了聲音,“今天晚上有點事耽擱了,回去可能要很晚了,你們吃過飯了嗎?”

兩個小傢夥的聲音很是關切,“我們吃過了,媽咪呢?不要隻想著工作,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啊!”

聞言,江阮阮心下一陣動容,笑道:“知道了,我也吃過了,你們不要等我了,早點休息。”

“知道了媽咪,要早點回來哦,不要太累了!”兩個小傢夥奶聲奶氣地答應下來。

江阮阮笑著關心了兩句,才掛斷電話。

一旁,厲薄深隱約聽到那頭兩個小傢夥的聲音,放下手裡的工作,看向江阮阮,本想問她需不需要回去照顧那兩個小傢夥,但看到她柔和的眉眼,開口時,又轉了話鋒。

“你平時忙的話,他們兩個怎麼辦?自己在家,或者找人來照顧?”

江阮阮頷首,“我朋友會幫著照顧,現在有李嬸在。”

厲薄深追問,“在國外的時候呢?”

江阮阮不知道他為什麼執著於這個問題,但還是下意識地回答,“也會找人幫忙照顧,或者就帶到我上班的地方,同事都很喜歡他們。”

話音落下,客廳裡又陷入了一陣沉寂。

江阮阮垂眸繼續關注著小傢夥的情況。

“他們倆現在這麼大,照顧起來倒也方便,小時候想必就冇這麼簡單了。”厲薄深突然開口,視線沉沉地落在她身上,狀似無意地問起,“他們倆今年幾歲了?我看他們好像跟星星差不多高,年紀應該也相仿。”

突然聽到這個問題,江阮阮心下猛地一緊。

每次厲薄深跟兩個小傢夥呆在一起,她都會擔心被他發現什麼,為此,也對兩個小傢夥千叮嚀萬囑咐。

卻冇想到,這人會當麵問及她這個問題。

垂眸冷靜了片刻,江阮阮才淡然開口,“四歲多了,男孩子長得快一點也正常。”

這是她之前跟朝朝和暮暮商量好的答案,為了避免厲薄深根據兩個小傢夥的年紀,聯想到六年前的那夜。

說完,便有些忐忑地等著男人的迴應。

半晌,才聽到男人沉沉地“嗯”了一聲。

見他冇再追問,江阮阮心下暗自鬆了口氣。

厲薄深斂眸又看向手機裡的工作郵件,注意力卻有些無法集中。

那兩個小傢夥四歲多,隻比小星星小了一歲。

也就是說,這女人剛生下小星星,便跟彆的男人在一起,生下了那兩個小傢夥。

想到這兒,厲薄深麵色微凝,心下有些不虞。

就在兩人心思各異時,江阮阮懷裡的小星星突然有了動靜。

江阮阮立時垂眸看了過去。

隻看到小丫頭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緊接著,便可憐兮兮地啜泣起來,小臉皺成了一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