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極品大皇子 >   第174章 絕殺!

-廣場四周,眾人的臉上都露出忿忿神色。

難怪澄澈先生這位江南大儒,會為詩仙一事不遠千裡來到京城。

閒雲居士,本是大盛先賢,更是澄澈先生父親的恩師。

那所謂詩仙所做,當真人所共憤!

“誠如澄澈先生所言!”

趙嵩沉聲開口,語氣中透露出一股憤怒。

“此人行徑卑劣,可惡、可恨!”

“閒雲居士大名,就連我父皇每每提及,都會開口稱讚。”

“而此人卻冒用閒雲居士的詩詞,妄稱詩仙!”

“當真為人所不齒!”

說著,他的臉色愈發沉重,斬釘截鐵。

“先前本殿下調查此人之時,便曾有所察覺。”

“此人在翠明湖揚名之後,便從未再出現。”

“反倒是一夜之間,詩仙之名名揚京城。”

“必是有人藉此推波助瀾!”

“這詩仙之名,正是此人刻意宣傳!”

“隻待來日再站出來,攬下天下聲譽!”

“其心可誅!”

聽到此,所有人都不由心中一震。

按照三皇子殿下所說,這一切,竟是那詩仙的陰謀!

詩仙之名在天下揚名也好。

始終不曾出麵,令天下人議論也罷。

皆是為了他自身聲譽!

如此說來,這詩仙當真是用心險惡!

“這詩仙當真可惡!”

“如此險惡用心,怎配稱得上詩仙?”

“我呸!”

“難怪我等一直不知曉此人身份,若非澄澈先生出麵,我等都要被這欺世盜名之人所矇騙了!”

“該找出此人,讓其遺臭萬年!”

人群中,一道道唾罵聲響起。

四周眾人皆緊握著拳頭,對於那詩仙鄙夷至極!

林芷月嬌軀輕顫,臉色一陣煞白。

隨著燕澄澈證實了古籍,以及三皇子趙嵩說出詩仙的所謂用心。

詩仙已然要身敗名裂了!

她看向趙錚,眸中滿是擔憂。

若此時趙錚的身份被揭露出來,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大帳下,秦奮也不由深吸一口氣。

臉上肥肉一陣顫抖。

在燕澄澈和趙嵩兩人的刻意安排下。

他大哥這位詩仙,已經被坐實了欺世盜名的行徑!

這下子,恐怕全都完了!

秦熙緊蹙著眉頭。

燕澄澈和趙嵩的話,似乎已經將她此前的疑惑悉數解決。

可她心中,仍舊難以相信。

“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心中默唸著這首詩詞,秦熙的心意頓時又堅定起來。

當日詩仙自翠明湖離去之時,所吟詠的詩詞,怎麼看都不會是閒雲居士所作!

那位詩仙的驚豔才學,絕非眼前眾人所說!

想到此,她心中卻不由泛起一股悔意。

若是當日,她與那位詩仙見上一麵。

看清那位詩仙的麵目。

或許,今日的一切,都會有所改變。

她幽幽一歎,又向廣場上看去。

縱使到了此時,她也依舊不願放棄!

廣場上,趙錚掃了眼四周,目光微動。

如今看來,燕澄澈與趙嵩早已將一切都安排好了。

莫說他未曾表露詩仙的身份。

縱使他一開始便表露出來,如今也依舊不會有任何改變。

反倒有可能會因此聲名狼藉,遺臭萬年!

這手段,夠狠!

燕澄澈悠悠打量著趙錚,矍鑠的目光中泛起一抹晦澀光芒。

而後,又向趙嵩詢問。

“三殿下,燕某曾聽聞,殿下尋找那所謂詩仙已有成效。”

“不知那詩仙的真麵目,可曾找到?”

這便是絕殺!

而今詩仙已然臭名昭著。

一旦詩仙的身份被揭曉出來。

那麼,天下人的唾罵聲便會隨後而至!

四周所有人,也都不由齊齊望向趙嵩,等待著趙嵩的答覆。

這位三皇子殿下,當真手段通神!

若能揪出詩仙,必是天下人所嚮往的!

趙嵩微微一笑,冷冷掃了眼趙錚。

而今,一切已然敲定!

趙錚已經在劫難逃了!

“本殿下調查此人,的確已經有些眉目了。”

“如今,也隻剩下最後一步!”

“那人當日在翠明湖現身之時,便有許多人見過他的真麵目。”

“隻要讓他們前來指認,那詩仙的身份便能知曉了!”

聽到此,所有人都不由心中一振。

這麼說,他們馬上就能知曉詩仙究竟是誰了?

一瞬間,所有人皆鉚足了勁,群情激憤。

大帳下,秦奮心中咯噔一下。

難怪他一直冇有見到秦浩等人。

若是這些人出麵指認,恐怕他大哥就要百口莫辯了!

“秦奮秦公子!”

這時,趙嵩忽然轉頭,向著秦奮看去。

“本殿下聽聞,當日在翠明湖,你曾與那位詩仙有過交談?”

他笑容詭譎。

這秦奮先前不是一向跟趙錚廝混得熟絡嗎?

今日,就讓秦奮親口說出趙錚的身份!

若是不說,那他隨後便讓秦浩等人出麵。

到時候,秦奮這個安國公之子也要受到牽連!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秦奮彙聚而去。

秦熙黛眉愈發緊蹙,看著秦奮的目光中透露出一股濃濃的憂慮。

小奮的確親眼見過詩仙。

那今日,小奮是否會指認出詩仙?

看著眾人的目光,秦奮下意識嚥了口唾沫。

他又看向趙嵩,咬牙切齒!

趙嵩分明是在逼他!

想了想,心中一橫!

“小爺的確見過詩仙……”

秦奮高聲大喝,接著話鋒一轉。

“但早就忘記詩仙長什麼樣子了!”

他昂著腦袋,直勾勾地看著天空。

擺出一副滾刀肉模樣!

趙嵩冷然一笑,向著秦奮邁出一步,繼續逼問。

“你當真不知?”

可他剛說完,一道輕笑聲卻響了起來。

趙錚挑著眉,瞥了眼趙嵩。

“趙嵩,你就這麼急著指認詩仙的身份?”

“你這個三皇子,什麼時候對詩仙這麼在意了?”

趙錚淡淡反問一聲,隨即又看向燕澄澈。

“你先前說,那本古籍是閒雲居士所著?”

“每一首詩詞,皆貼合閒雲居士的經曆?”

聞言,眾人當即疑惑地看向趙錚。

都到了這種時候,大殿下怎麼還會有此疑問?

燕澄澈捋著鬍鬚,微微頷首。

“自然!”

他已經無需解釋太多,可趙錚卻咧嘴一笑。

“那本殿下再問你一個問題。”

“你這堂堂江南大儒,能否為你的言行舉止,負得起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