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極品大皇子 >   第38章 開戰!

-“好!”

趙錚滿意點頭,手中馬鞭一揮。

“所有人聽令,隨本殿下,入場!”

轟隆隆!

馬蹄聲動,響徹校場之上。

校場樓台上,文武群臣的目光,再度落了下來。

為首的趙錚騎乘雪白馬匹,一身銀白甲冑在陽光之下熠熠生輝。

仿若自書中走出的白衣小將!

隻是,趙錚身後地一眾禁軍,仔細看去,卻明顯年齡不一。

要麼是早過壯年的老兵,要麼是尚還稚嫩的新兵。

而且,他們所穿甲冑,皆暗淡無光,甚至有鏽蝕痕跡。

如此模樣,哪有什麼威勢可言?

而且,更為怪異的是。

趙錚身後禁軍,竟然還有人手持樹乾、藤盾?

莫非是料定了自己打不過,自暴自棄嗎?

簡直不倫不類!

注意到趙錚那邊的情況,唐極暗暗搖頭。

趙錚的架勢倒是有模有樣,但他很清楚,這不過是外強中乾,銀樣鑞槍頭罷了!

四周群臣更是神色怪異。

隻看禁軍這邊的出場,恐怕就根本無法與東島國武士相比……

就連秦牧和楚文清都不由搖頭輕歎。

此戰……難了!

校場上,兩軍對壘。

趙錚掃了眼不遠處的上川滬,卻見上川滬衝著他做了個揮手抹脖子的動作。

小樣,倒是囂張得很!

比挑釁,他還真冇怕過誰!

他咧嘴一笑,反倒伸出手,向著上川滬豎起大拇指!

見此,上川滬微微一怔。

可隨即,他就看到,趙錚的大拇指緩緩向下方指去!

“八嘎!”

上川滬心中惱怒,眼神中頓有殺機閃過。

但趙錚笑容卻愈發濃鬱,樂此不疲般,又衝著上川滬比了箇中指!

“將士們,我們的口號是……”

趙錚高聲一喝。

他身後所有禁軍,齊齊應聲。

“乾死他們!”

“乾死他們,乾死他們……”

呼喊聲瞬間震天作響!

彷彿山呼海嘯般,席捲整個校場!

見此一幕,樓台上文物群臣皆神色一震。

臉上帶著怪異。

那些禁軍們的口號,雖有些不倫不類。

可是,這氣勢,竟能如此雄渾?

簡直看不出半點散兵遊勇的模樣,更像是隱匿已久的虎狼之師!

聞聲,上川滬臉色越發陰沉了幾分。

他緊握手中扁平長刀,眼中冷芒閃爍。

哼,此戰之後,看趙錚還如何張狂?!

校場樓台上,文武群臣聽著趙錚那邊震天動地的口號,神色愈發怪異。

“身為禁軍,卻喊這等口號……有失體統……”

唐極身邊,有朝臣低聲議論。

“兩軍對壘,校場之上,正需此等雄心!”

倒是秦牧那邊,卻有人讚賞不已。

禦榻上,趙明輝聽著朝臣們的議論,並不做出評判。

他大袖輕揮,聲音威嚴肅穆。

“準備,開戰!”

校場之中。

一隊人馬快速自樓台行至兩軍陣前,雙手高舉起一份精緻金匣。

趙錚和上川滬齊齊上前。

金匣打開,卻是一份卷軸。

這便是此次演兵論策的國契!

上川滬麵容凝宿,策馬上前,接過卷軸,拿起染著金魔的毛筆,迅速書寫。

為首之人,拿著卷軸,向著樓台之上展開。

“契成!”

“此次演兵論策,擒拿對方將領者,勝出!”

“雙方準備……”

“開戰!”

樓台上,棋令兵手中旗幟高高揮落。

上川滬笑容一獰,手中長刀,當即向前揮動!

“突擊!”

轟隆隆!

馬蹄聲震天,裹挾著滾滾塵煙,五百名東島國武士,瞬間向著趙錚一方衝去。

數百匹馬一同奔騰,威勢宛如驚濤駭浪。

東島國武士們各自揮舞著手中長刀,縱使長刀皆被麻布包裹,卻也依舊殺氣逼人。

“迎戰!”

趙錚長劍揮落,向林俊義高聲下令。

“傳令下去,不得硬抗,隻將他們擊落下馬!”

“是!”

林俊義當即帶兵迎擊上前。

校場上塵煙自兩側而起,在雙方衝殺之下,急速向著中心彙聚。

幾乎眨眼間,雙方便衝作一團。

戰馬與最前方的盾牌撞在一起,頓時人仰馬翻。

滾滾塵煙宛如風暴吹舞一般,瀰漫整個校場。

震天的喊殺聲,自塵煙中響徹。

樓台上,所有人皆凝視著校場上的戰鬥,不願錯過分毫。

隻此開戰一瞬間,校場上的戰鬥,便已經尤為激烈。

硬碰硬之下,在塵煙之中,幾乎看不出雙方形式優劣。

趙明輝高坐在禦榻上,將校場上的情況儘收眼底。

神色平靜,看不出半點情緒流露。

“諸位卿家,此戰,我軍該如何取勝?”

文武群臣神色各異,思量著陛下此時問策的用意。

“劉卿家,你為兵部尚書,不妨便由你先說說看。”

趙明輝目光掃向劉武。

劉武隻好拱手上前,眼神掃過校場,分析情況。

“回稟陛下,臣以為,此戰勝負,這第一輪衝鋒,尤為關鍵!”

“東島國偏居一隅之地,不善馬戰。”

“而這第一輪衝鋒,便是雙方馬戰較量。”

“大殿下若想勝,須得抓住此次機會,以首輪馬戰,抓住先機……”

“再以馬戰優勢,乘勝追擊!”

“如此,方可獲勝!”

劉武話音落下,四周朝臣皆撫須沉吟。

這一番話,的確有理有據。

他們又看向校場上,馬蹄所揚起的滾滾塵煙,已經逐漸散去一些。

雙方依舊在衝鋒著。

隨著雙方騎兵在衝鋒中接連倒下,校場中的塵煙,也越來越小。

漸漸的,校場上的形勢,也逐漸明顯起來。

秦牧和楚文清等人身子不自覺前傾,緊盯著校場上的情況。

眉頭,也逐漸皺了起來!

雙方的第一輪交戰,東島國的隊伍,縱使跌落馬匹的人極多,可卻依舊聚攏在一起,氣勢不減。

而趙錚那邊,禁軍們卻分散四周,彷彿是在衝鋒之下,硬生生被衝散開了!

見此一幕,唐極和周表目光一閃,不動聲色。

顯然,這第一輪馬戰衝鋒,趙錚已經落了下風。

正如劉武所說,這本該由趙錚占有優勢的一輪戰鬥,卻未曾抓住先機!

甚至,他們還明顯注意到。

趙錚那邊的禁軍,在被衝下馬匹之後,竟是直接逃竄開來!

“怎可如此?”

劉武看過校場上的形勢,雙眸微眯,擺出一副極為著急的模樣。

“兩軍交戰,最忌軍心大亂!”

“大殿下應對此戰之前,應當嚴令禁軍,不得有畏戰者!”

“可是……”

他長歎一聲,語氣中滿是怨氣。

“可大殿下手下的禁軍,一經衝擊,便四下逃竄……”

“這,這隻怕連重整軍心的機會,都不複再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