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極品大皇子 >   第502章 攻營!

-武關坡營帳。

駐軍統領譚栩坐在營帳中,手中摩挲著一枚印章。

掃了眼身邊一名中年人,嘴角勾起玩味笑容。

“孫大人,聽說北盛中原尤為繁華。”

“尤其是那皇宮之中,更是有著無數奇珍異寶。”

“真是羨煞旁人!”

“你這位北盛反臣,以往在北盛中原就冇有什麼寶貝?”

身邊這孫盛澤,本是北盛負責鎮守這武關坡的統領。

如今已然歸降了大越。

孫盛澤諂媚一笑,似是明白了譚栩的意思,連連點頭。

“卑職在武關坡中存的寶貝,都已經獻給大人了。”

“不過,待之後大越平定了北盛,那北盛中原的奇珍異寶,自然是享之不儘!”

“大人且放心,屆時卑職保證幫大人找一批寶貝!”

聽到此,譚栩頓時滿意地點了點頭。

隻不過看著孫盛澤的目光中,泛起一抹鄙夷。

北盛之人,整日喊著什麼忠君護國的氣節。

這反叛之後,卻是比他們大越之人,還要更想著侵奪北盛!

他將手中印章丟到腳下,又隨手拍了拍孫盛澤的臉頰。

“這武關坡倒也的確是易守難攻。”

“本將統率這一萬人馬,縱使北盛十萬賊軍攻打而來,也無所畏懼。”

“以往倒是多虧了你,棄暗投明,我大越才能輕而易舉地奪下此地。”

“這枚印章,是你以往北盛大印。”

“本將現在,就把它賜給你。”

“估計我大越不日便可攻下雲州城,屆時,本將便可離開這武關坡了!”

這枚印章,以往曾代表著北盛武關坡統率大權。

但現在,卻如同石頭一般,被隨意丟在腳下。

孫盛澤掃了眼印章,卻並未撿起來。

反倒還向著印章吐了口唾沫。

“這東西,卑職自然不能要!”

“就算是北盛的傳國玉璽,在大越麵前也分文不值!”

聽到此,譚栩斜睨了孫盛澤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

可就在這時,營帳外,卻忽然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

“將軍!”

“大事不好!”

“北盛賊軍,前來襲營了!”

一名南越兵士快步跑到營帳中,急切彙報。

北盛賊軍襲營!

聽到此,孫盛澤頓時渾身劇顫,臉色慘白。

腳步一個踉蹌,險些癱倒在地。

“北盛禁軍,如今不都應該在死守雲州城嗎?”

“怎會突然出現在這武關坡中?”

武關坡,可是在南越大軍陣營後方啊!

難不成,南越大軍已經被北盛禁軍擊退了?

譚栩也不由臉色一變,眉頭緊皺。

驚疑不定地向著營帳外看了一眼。

“北盛賊軍在哪?”

“如何過來的?”

“來了多少人馬?”

這存放糧草的第一高坡,分明就隻有一條上來的道路。

可是,這真正的糧草存放之地,北盛賊軍絕對冇有可能知曉纔是!

怎會突然前來襲營?

那兵士連忙回答。

“北盛賊軍正在營帳之外的主路上,向著營帳這邊殺來!”

“隻有……三千來人!”

嗯?

聽到此,譚栩頓時一怔。

一時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又迅速壓下心緒,不住思索著。

“三千來人?”

“還是在主路上正麵進攻?”

“你們傻了不成?”

“北盛賊軍或許是在佯攻,吸引我們的注意,營帳四周其他地方,是否發現賊軍?”

隻有三千來人,也敢襲營?

還是正麵進攻!

要不是北盛賊軍傻了,就是這些防守的兵士傻了!

可那兵士卻是迅速搖頭,臉上也充滿疑惑。

“回稟將軍,營帳四周,都有人探查,並未發現其餘北盛賊軍!”

“唯獨正麵主路之上,隻有那三千賊軍正在趕來!”

“但他們卻準備了投石機!”

“應是要正麵攻營!”

這下子,譚栩徹底愣住了。

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三千賊軍,就敢正麵襲營?”

“連投石機都準備上了!”

“這是要來求死不成?”

這情況,他簡直都要認為眼前兵士是在謊報軍情了!

一旁孫盛澤也滿臉茫然,呆若木雞。

“武關坡易守難攻,北盛之人必定是知曉的。”

“可為何隻有三千賊軍,就敢正麵攻營?”

兩人麵麵相覷,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但很快,譚栩便壓下心緒,眼中閃過一抹凜冽寒芒。

當即邁步向著營帳外走去。

“先去看看!”

“小心北盛賊軍有詐!”

三千賊軍就來正麵攻營,這根本就不可能!

……

武關坡營帳外。

三千奇襲軍推著簡易投石機,迎著唯一的主路,向著武關坡營帳緩緩前行。

來到這武關坡營帳外,他們的行進速度並不算快。

但卻陣列整齊,步步為營。

趙錚騎乘著馬匹,向著前方的武關坡營帳眺望而去。

眼中閃過一絲冰寒。

“這武關坡的確是易守難攻!”

“隻這一條主路,便極為險峻。”

“這麼看,原本的武關坡守將,簡直該死!”

眼前的武關坡營帳,地勢險峻。

正如以往李戎漭所說,隻這一條主路,便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而且,營帳四周,早已用石頭堆砌了圍牆。

南越兵士身在武關坡中,完全可以利用地勢,隻憑藉放箭,就能輕而易舉地攔住攻營大軍!

若不是以往的武關坡守將投降南越,單憑此地,也能拖延南越賊軍大舉進攻的時間!

身旁孫驍緊緊握著轟天雷,手心裡都蓄滿了汗水。

縱使早就聽聞過武關坡易守難攻,可如今親眼得見。

他仍舊忍不住有些忐忑。

“但願憑藉這轟天雷,那殺光裡麵的南越賊軍!”

“真要是不藉助其他,正麵攻入。”

“恐怕還無法接近營帳,就要死得一乾二淨了!”

憑藉這轟天雷,應當能夠炸死裡麵的南越賊軍吧?

……

營帳中,譚栩和孫盛澤已然趕到了營帳大門前。

向著營帳下方眺望而去。

可看到正沿著主路,緩緩行進的三千奇襲軍。

孫盛澤雙眼卻不由瞪大起來,錯愕地打量著四周。

“還真就隻有這三千來人?”

“營帳四周,半個人影都冇有見到!”

那些北盛禁軍,都瘋了嗎?

譚栩臉上已然流露出一抹獰笑。

“推著投石機,就想要攻破我軍營帳?”

“北盛賊人,當真廢物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