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極品大皇子 >   第59章 卑鄙!

-趙錚一番話,似是隨口而出。

可林芷月卻不由眸光微凝。

她深深看了眼趙錚,翦水秋瞳中泛起陣陣漣漪。

這年輕人所說,竟是直接說中了她一直以來的痛處!

此人的眼光,竟如此毒辣!

而冇等她開口,趙錚便笑著道:“林掌櫃,不瞞你說,我是聽了秦奮的推薦,纔來找你合作的!”

“跟我們合作,其實也是給你一個天大的機會!”

“若是就這麼放棄了,相信我,你會後悔的。”

聽到此話,林芷月又不免無奈蹙眉。

這年輕人的眼光的確不錯,可說話的語氣,未免……太過輕狂了!

對於那天底下最好的香料,她還是不相信。

“這位公子,您所說這些,小女子的確欽佩,隻是……”

“隻是恕小女子見識淺薄,公子不妨另尋他處?”

林芷月婉言拒絕,又輕抬衣袖。

“此外,若公子與秦公子在小店中有看中的脂粉,我可送二位一些。”

趙錚聳了聳肩,意味深長地看了林芷月一眼。

不得不說,這林芷月的情商不是一般的高!

以見識淺薄為由婉言拒絕,再附贈些脂粉。

裡子麵子都給足了他們,找不到絲毫破綻。

難怪以女兒身,卻能在這偌大的胭脂鋪中當家做主!

趙錚笑了笑。

既然如此,隻能亮出底牌了。

隻要他拿出昨日調配的香水,保證讓林芷月求著和他合作。

可不等他說話,卻忽的聽到藥鋪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芷月,我一大早就去你家中,卻尋不到你,一想你就是來鋪子這邊了!”

隨著一陣輕笑聲,幾道身影慢悠悠走了進來。

聽那聲音似乎有些耳熟,趙錚轉頭瞥了一眼,頓時眉頭一挑。

隻見正大搖大擺走進來的幾人中,為首那人,正是刑部尚書秦學檜的兒子!

秦浩!

之前在翠明湖,還有過一些過節。

他身後跟著兩名仆從,隨手捏起身邊櫃子上擺放著的脂粉,自顧自地把玩著。

而看到秦浩,林芷月黛眉頓時緊蹙起來。

看向秦浩時,俏臉上竟流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厭惡!

“芷月,你說你一個女兒家,非得在外麵拋頭露麵做什麼?”

秦浩笑著扯了扯嘴角,直接無視了趙崢和秦奮,徑直走到林芷月麵前。

看向她的目光,**裸的絲毫不加掩飾。

“有這時間,不如跟本少爺親熱親熱,等以後咋們成了親……”

“秦浩,請你自重!”

不等秦浩說完,林芷月便冷冷迴應一聲。

緊握著粉拳,小臉隱隱帶著慘白。

“自重?”

秦浩眉頭一揚,忽然冷笑起來。

“咱們可都快成一家人了!”

“待你過了門,攀上我家這份高枝……”

“到時候,你還能跟我這麼說話嗎?”

聽到此話,林芷月神色越發冰冷,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憤怒之下,當即伸手一指鋪子門外。

“秦浩,彆以為我不知道這都是你的陰謀。”

“這裡是我林家的店鋪,我不歡迎你!”

“煩請你離開!”

顯然,林芷月已經怒了,擺出一副趕人的架勢!

可對於林芷月的反應,秦浩卻毫不在意。

反而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目光也變得陰冷了起來。

彷彿不再刻意遮掩!

“林芷月,你居然還敢跟我這麼說話?”

“你可彆忘了,現在能救你們一家老小的,隻有我秦家!”

聞言,林芷月似乎想到了什麼,嬌軀輕顫,一言不發。

秦浩當即上前一步,更加逼近了幾分。

“想要我救你們一家,條件是什麼,還用我告訴你嗎?”

“是你嫁給我,還是你們一家就此覆滅,家破人亡……”

“你可要想清楚!”

說話間,秦浩摸著下巴,興致勃勃地盯著林芷月。

似乎是大灰狼,看著一頭小綿羊!

林芷月銀牙緊咬,嬌軀不住顫栗。

她後退幾步,彷彿想要儘可能地遠離秦浩。

不遠處,趙錚將眼前的情況儘收眼底。

秦家和林家之間,有故事啊。

莫非,林家有把柄拿在秦浩手裡?

“秦浩那蠢貨,來這裡做什麼?”

趙錚低聲向身邊的秦奮詢問。

“他啊……”

秦奮瞥了眼秦浩,不屑地撇了撇嘴。

“前些日子,我剛好聽過一些事情!”

“大抵是秦浩那小子在林氏胭脂坊裡訂了一大批胭脂水粉,還付了不菲的訂金,約定了交貨的日期。”

“結果等交貨的時候,這小子就扭頭不認賬了,非說林家的胭脂水粉偷工減料,品質低劣!”

“這麼一來,林氏胭脂坊花了一大筆銀子製作的胭脂水粉全都白瞎了。”

“還要倒賠秦浩不少銀子,弄不好還得吃上官司!”

聽到這,趙錚這才明白過來。

顯然,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偏偏林氏胭脂坊這等商賈,在刑部尚書之子麵前,根本不夠看的!

怪不得生意這麼差,隻怕中間也有秦浩的功勞!

“所以,林芷月隻能嫁給秦浩,要是不妥協,就隻能等著家破人亡?”

趙錚順勢詢問。

秦奮點了點頭,又偷偷指向林芷月。

“據說林家人已經答應了,隻有她還在堅持。”

“據說林芷月和秦浩有過約定,一段時間內,若是林芷月能還上銀子,這婚約便不作數!”

“要是還不上,她就隻能嫁過去了。”

“哦?”

趙錚有些意外的打量了林芷月一眼。

冇看出來,這女人的性子居然這般堅強!

“林芷月,還用本少爺提醒你嗎?”

“十萬兩,整整十萬兩,你拿得出來嗎?”

“要是還不上,後果你們自己清楚!”

也就是此時,秦浩氣急敗壞的聲音繼續響起。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家裡人都答應了,你還死倔什麼?”

“嫁入我秦家,足以保你一輩子衣食無憂,難道還委屈了你不成?”

麵對氣急敗壞的秦浩,林芷月貝齒輕咬著嘴唇,始終不發一言。

加入秦家?真是可笑!

這秦浩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絝,即便對她,也隻是玩玩罷了。

若真的答應,她這一輩,就真的毀了。

可是,即便她明明知道,這一切都是秦浩給她設的局,可她卻一點辦法也冇有。

當朝刑部尚書,豈是她能抗衡的?

若是打官司,她隻怕會輸得更慘。

她能做的,隻有儘自己最大的能力,苦苦堅持。

若是走投無路,她寧願投江自儘,也絕對不會便宜秦浩這等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