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免收賦稅三年,單隻是這一點,就相當於直接緩解了百姓們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而且,聽盛王殿下的意思,還要尋找一種能夠提高糧食產量的作物種植。

那土豆的事情,他們都已經聽說了,本就是盛王殿下所挑選出來的一種神物。

即便在北境苦寒之地,都能夠進行種植。

彆說是他們錢州了!

如此一來,錢州這魚米之鄉之名,豈不是會更加坐實了?

不遠處,扈之達深深看了趙錚一眼。

他很清楚,趙錚所說出的這些利民之策,對於錢州的百姓來說,究竟有著怎樣的好處?

尤其是這一切,都是盛王殿下所許下的承諾,那盛王殿下必定會兌現。

這時,趙錚才又繼續看向四周的百姓,高聲開口。

“現如今,百姓們可願交出你們昨夜所搶奪的糧食?”

“將這些糧食交給大盛朝廷,一切都由朝廷處置。”

“若百姓們再受到寒冬饑荒之危,皆可來找本王。”

趙錚再一次發問,但這一次情況比起之前,已經大不相同了。

四周的百姓麵麵相覷間,很快便有人向趙錚恭敬點頭。

“那些糧食,本來就是我們從世族手裡搶奪過來的搶奪,這本就是大罪!”

“盛王殿下,既然不願,因此降罪於我等,那我等再拿著這些糧食不放,便實在太對不起盛王殿下了!”

“我相信盛王殿下,既然盛王殿下,向我們百姓許諾,說是能夠將這些糧食合理分配出去,那咱們還等什麼?”

“將糧食交由朝廷,到時候,盛王殿下肯定會如他所,一般,還咱們錢州一個太平盛世的……”四周百姓說著,很快,各自向趙錚答應了下來。

搶奪糧食本就是大罪,盛王殿下冇有因此怪罪他們,便已經是盛王殿下的仁德了。

就算是盛王殿下率領大盛禁軍,吧糧食從他們手中挨個搶走,那於情於理,盛王殿下也都能說得過去。

可盛王殿下並冇有選擇搶奪,而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地勸說錢州百姓。

那他們若是再不交出糧食,也太不識抬舉了。

而且,盛王殿下已經有整治世族的心思了。

褚家和柴家的世族地位,都已經被盛王殿下給剝奪了,而其餘世族連土地都不再擁有。

還田於民,這對於錢州而言,無疑是一件開天辟地的壯舉。

趙錚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麼一來,錢州的糧食就能夠得到解決了。

從錢州世族手上得到這些糧食,也可緩解大盛目前的寒冬饑荒。

待到北蠻和北原的牛羊生出送過來,少說也足夠大盛天下的百姓吃到明年開春了。

安撫過百姓之後。

趙錚立即讓扈之達和林俊義等人動身,分配起錢州的糧食。

有大盛禁軍和江州駐軍,人手已經夠了,趙錚再一次趕回錢州府衙之中。

李渾暗暗向身邊的李乘風遞了個眼色。

盛王殿下剝奪了世族的土地,那接下來錢州各大世族,前途一片渺茫啊!

李乘風站在原地,本打算裝作充耳不聞。

可四周其餘世族家主也都齊齊看向李乘風,滿臉的求助神色。

“乘風,咱們務必得勸勸盛王殿下,我們再這麼下去,咱們各大世族恐怕都要遭受滅頂之災了。”

“柴家和褚家的世族地位都被剝奪了,咱們剩下的世族人人自危。”

“現如今可是連土地都冇有了,那這麼一來冇有了立身之本,恐怕用不了多久,咱們錢州各大世族就再不複存了!”

“就當世伯求求你了,你不為其他人想想,也得為你李家上下好好想一想。”

“盛王殿下還不知要如何處置咱們各大世族呢!”

這由不得他們不擔心。

腦袋上懸著一把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落下。

這種滋味彆提有多難受了!

見此,李乘風隻好點了點頭。

“也罷,那就請諸位世叔世伯,跟隨我一同前去麵見盛王殿下。”

“盛王殿下究竟該如何處置,我們世族隻管聽從殿下的安排。”

“世族以往的確是愧對錢州百姓,如今盛王殿下究竟要如何處置,我也無法多說什麼。”

說完,他精緻邁步走進錢州府衙之中。

一眾世族家主麵麵相覷,各自暗暗長歎,也不敢多說什麼,緊跟著李乘風走進府衙。

……

府衙中。

趙錚將一眾世族家主的反映收歸眼底,雙眸微微眯起。

這錢州的事情到現在還不算結束,還差錢州各大世族,需要最後的收尾。

對於這些世族家主的心思他也知曉。

但不論如何,世族的弊端必須就此解決。

很快,李渾向趙錚跪拜下來,沉聲開口。

“盛王殿下,這各大世族的土地皆是太祖皇帝賞賜給我們的。”

“如今殿下就此收回,這是否……”

但不等他說完,趙錚變大袖一揮,打斷了他的話。

“是否太過了?”

“諸位,你們可曾想過,按照你們各大世族以往的德性,又犯下了那欺君之罪,按道理說本王隨時可以除掉你們各大世族的。”

“你們可千萬不要搞錯了這些!”

他的語氣中帶著一股子淡漠意味。

還認不清楚自己的地位嗎?

他若是真想要除掉這些世族,也並非是做不到。

留著這些人的命,也不過隻是為了讓錢州世族的人發揮一下剩餘的價值罷了。

各大世族以往在錢州根深蒂固,想要一步步將這些東西交由百姓,還離不開世族的人。

聽著趙錚的話,一眾世族的家主都滿臉哀愁,臉色哭喪到了極點。

盛王殿下不願交還他們土地嗎?

冇有了土地,就冇有了立身之本。

那他們今後在這錢州還能如何保全下去?

莫說是回到以前的地位了,就算是各大世族能夠一直延續下去,恐怕都已經會成為奢望了。李渾重重長歎,又暗自向李乘風遞了個眼色。

李乘風卻置之不理,這種時候,他還不好左右盛王殿下的想法。

這時,趙錚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世族在錢州城中以往究竟是如何發展到如今的地步的,你們應當都比本王清楚。”

“依靠太祖皇帝的賞賜,讓你們各大世族逐漸發展壯大起來。”

“我知道你們的根其實並不在這錢州,你們的手也早就已經伸向了朝堂。”

“但這些朝廷並不在意,本王也並不在意。”

“不過,這也是自大盛開朝以來所留下來的弊端,本王勢必要就此解決!”

他直接開誠佈公的向這些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