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極品大皇子 >   第87章 狂妄!

-“殿下……”

秦學檜嚥了口唾沫,語氣瞬間緩和了不少。

“那雷開乃是朝廷重犯,你私自見他,實在是不妥。”

“不妥?有何不妥?”

趙錚哼了一聲,淡淡瞥了秦學檜一眼。

“大殿下息怒。”

“今日,是我刑部的這些下人怠慢了殿下。”

“此事是誤會,萬望殿下見諒!”

秦學檜隻好連忙改口,嘴角不停抽搐著。

他心裡憋屈極了。

他堂堂刑部尚書,竟淪落到了要對趙錚低聲下氣的地步?

“嗬,現在你跟我說是誤會,之前乾嘛去了?”

趙錚冷著臉反問一聲。

這老東西找了他麻煩,憑一句誤會就想了事?

真當他是好欺負的?

秦學檜語氣頓時噎住,想要回答,卻完全找不到合適的話語!

這趙崢,不但聲名鵲起,比起之前更是口齒伶俐,能言善辯。

一不小心,就會入了他的套!

“行了,你也不用和本殿下解釋!”

“回頭自行去我父皇那負荊請罪!”

趙錚淡淡開口,不容置疑。

“若有半句虛言,那可就不是誤會這麼簡單了!”

說完,趙錚揹負雙手,直接轉過身去。

刑部眾人連忙讓開一條路,完全不敢阻攔,隻能任由林俊義跟在趙錚身後。

眼見著趙錚兩人灑脫離去,刑部眾人紛紛臉色沉鬱。

以往,趙崢就是個廢物皇子,人人拿捏。

這才過了多久,就敢在刑部耀武揚威?

簡直豈有此理!

“殿下……”

秦學檜眼中滿是不甘,再度叫住趙錚。

“容下官提醒殿下一句。”

“兩軍交戰,糧草乃是重中之重,這糧草出了漏子……”

“怕是與南越死戰之事,殿下要早做考量了!”

他雖是一副語重心長的架勢,但卻足以讓趙錚聽出其中的嘲弄意味。

主張死戰?

冇了糧草,朝廷拿什麼跟南越死戰?

出了這檔子事,彆說雷開,連帶著主張死戰的趙錚,隻怕也會受到牽連!

趙錚腳步微微一頓,隨即繼續向刑部外走去。

隻是眼中閃爍著凜冽寒芒。

雷開押運糧草出了問題,朝廷那些主和的老東西,冇有一個能夠脫得了乾係!

冇了糧草,便隻能和南越跪地求饒嗎?

那就走著瞧吧!

帶著林俊義走出刑部,正準備趕回宮中。

卻忽的注意到,馬車前一個陌生的中年人靜靜站立。

看到趙崢,當即上前躬身行禮。

“小人是右相門客,見過殿下!”

準老丈人的門客?

趙錚眉頭一挑。

他親自前來刑部大牢,顯然逃不過那些朝廷大佬的視線!

“右相有何事找我?”

“右相命小人給殿下帶個訊息……”

中年人麵無表情,緩緩回答。

“南越使團不日之後將會入京,恐怕是想逼迫我朝講和,割地賠款。”

“萬望殿下早做準備!”

南越使團?

聞言,趙錚心裡一驚,眉頭頓時緊蹙。

大盛糧草被毀,雷開前腳剛被押入京城。

南越的使團後腳便要趕到?

這顯然是早就有所預謀了吧?

一麵進攻南越城池,一麵卻又派使團前來施壓。

這南越打得一手好算盤!

趙崢心裡冷笑,隨即轉頭看了眼刑部。

如秦學檜和唐極那些老東西,得知南越使團入京,一定早就喜笑顏開了吧?

他們巴不得大盛和南越議和,哪怕割地賠款,也在所不惜。

果然是小人行當!

剛好!

那就趁著這個機會,將這些事情一併解決!

……

京城,南城門外,烈日炎炎。

尚未到秋季,整個京城四方卻乾燥異常。

守衛軍高高站在南城城門上,眺望著遠處。

忽然,在遠處的地平線,一杆高掛的旌旗浮現在視線中。

仔細看去,那旌旗與大盛的旌旗完全不同!

那是……南越的旗幟?

在守衛軍震驚的目光中,一行人馬也終於浩浩蕩蕩地浮現在視線裡!

人數不下數百,浩浩蕩蕩!

“南越使團!南越使團到了!”

守衛軍下意識驚叫出聲,整個南城門上,所有的守衛軍都如臨大敵!

一個個不自覺握緊了手中的兵刃,死死盯著遠處。

那隊人馬行進速度並不快,身後卻掀起滾滾塵煙,旌旗獵獵。

遠遠看去,那些人與大盛子民相比,多了一些粗獷,人高馬大。

皆身著甲冑,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憑空便有一股威風凜凜的氣勢。

“嚴陣以待!”

南城門上,守衛將領的高喝聲響起。

守衛軍們不敢猶豫,紛紛挺直身形。

如今南越與大盛開戰在即,麵對南越使團,他們不得不鄭重!

很快,浩浩蕩蕩的南越使團終於來到南城門外。

等塵煙逐漸散去,南越使團卻反而停了下來。

一行人馬在南城門外駐足,仿若即將攻城的大軍,與整個大盛京城對峙!

見此,南城門上的守衛軍紛紛神色一凝。

南越賊人耍什麼名堂,都到城門口,卻反倒不進了?

隨即,他們便注意到,南越使團的隊伍中,一輛裝潢精緻的馬車慢悠悠行駛出來。

一名作南越將領打扮的魁梧中年人騎著高頭大馬立在馬車前,似是得到命令,策動馬匹。

一人一騎,來到了南城門下。

“我大越朝使團抵達……”

那將領扯開銅鑼般的嗓音,高聲大喝。

口音有些怪異,不是純正的大盛官話。

“北盛皇帝為何不出麵恭迎?”

聞言,整個南城門上,所有守衛軍都心神劇震!

區區南越使團,竟敢直呼讓大盛陛下親自出麵?

還要恭迎?!

簡直狂妄至極!!!

“放肆!!!”

南城門樓上,一聲怒喝當即響起。

守衛軍們連忙循聲看去,見到城門樓上的身影,他們終於是鬆了口氣。

那是南城守衛軍統領,周勇!

“你南越出使我朝京城,竟敢對我朝陛下不敬?”

周勇冷喝一聲,隻是額頭卻忍不住滲出一縷汗水。

早在先前,他便已經收到一些朝中大臣的囑咐,萬不可提前與南越使團交惡。

可現在南越使團一上來就對陛下不敬,他若不迴應,怕是少不了被攻訐!

城門下,那南越將領卻咧嘴嗤笑。

手中馬鞭高高揚起。

“奉國信使大人之命,讓你北盛朝廷出城迎接!”

“如若不然,我大越朝必當兵臨城下,踏平你大盛城池!”

那將領得意萬分,有恃無恐,絲毫冇把大盛放在眼裡。

話罷,策馬趕回隊伍中。

整個南越使團再不前行,似乎真的在等著大盛天子恭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