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挖坑刨土,那就繼續挖吧!”

周元嘴角逐漸勾起一絲冷笑。

在他看來,趙錚如今所做這些不過是無用功罷了。

還真以為挖些坑刨個土,就能夠阻擋大軍進攻的威勢?

簡直是異想天開!

他高舉起手中長槍,掃了眼身後跟隨著的兩千人馬。

這些人經由那摩尼教教主在這幾日以來用那荒唐之法訓練,都快要被練廢了!

也該是時候讓聖公派的人馬知曉,在兩軍陣前,唯有真正的精兵強將,才能應對一切的危機。

耍其他的花招,都是在自討苦吃。

而後,他向著四周高聲喝令。

“縱使我們有著兩千人馬,將士們也萬萬不可輕敵,獅子搏兔尚需全力。”

“雖說這摩尼教教主冇有任何領兵之能,隻知曉濫竽充數,在這兩軍陣前竟然還在挖坑刨土,不過我們也得提防摩尼教教主,或許有什麼詭計。”

“待會聽本將號令,一鼓作氣戰勝他們!”

“讓他們知曉,挖坑刨土,救不了他們任何人。”

隨著周元的話音落下。

他身後那兩千人馬卻都顯得有些神色各異。

輕敵?

他們憑什麼要輕敵?

率領那一千人馬的,可是堂堂摩尼教教主。

更是這幾日以來一直在訓練他們的人。

而經過這麼多天的訓練,誰還不知曉摩尼教教主所給出的練兵之法,是的的確確能應對大盛禁軍的轟天雷的。

誰說挖坑刨土,就不能在兩軍戰場上形成戰鬥力了?

但周元此時卻來不及顧及這些人的反應,還是緊盯著前方的山坡之上。

顯然,摩尼教教主這些人是打算在山坡之上挖坑刨土。

雖說不知曉這些人,究竟打算憑藉那些鐵鍬到底要做些什麼?

但他不準備給這摩尼教教主任何展示的機會了。

兩軍陣前,又怎會給敵人挖坑刨土的時間?

“聽本將號令!”

“列陣,以衝鋒陣營,待到湊近摩尼教教主所駐紮的山頭……”

“隨本將一聲令下,便立即發動衝鋒。”

“不可給他們留有絲毫喘息的餘地。”

不論那摩尼教教主是否還有著什麼陰謀詭計,可都絕對來不及。

他倒要看看,待到大軍衝鋒上前之時,摩尼教教主是否還會拉著那些人繼續挖坑刨土?

轟隆隆!

大軍開拔,兩千人馬齊齊策動胯下馬匹,向著前方的山峰趕赴而去。

衝鋒間,周元甚至還注意到趙錚那些人,竟然還在不斷的架起投石機。

似乎是在調試著方位。

而更前方,趙錚依舊在領著更多的人,在繼續挖坑刨土。

甚至對於正在飛速臨近的這兩千人馬,像是絲毫不放在心上一般。

對於眼前一幕,周元心中的輕蔑愈發濃鬱。

果然,他先前還是太高看這位摩尼教教主了。

莫說是有什麼領兵之能,隻怕連眼前這區區一千人馬可都還掌控不好。

也用不著再顧忌什麼了。

事到如今,倒不如直接乾脆利落的解決掉這摩尼教教主。

對付這種人,他都懶得費些什麼心思。

……

更遠處,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也在始終關注著趙錚所在的山峰之上。

“大哥,這都什麼時候了,周元已經帶領人馬衝鋒而去了。”

“為何這摩尼教教主,還在讓其他人挖坑刨土?”

“此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四聖公心中充滿了疑惑,還從未在兩軍陣前見過,如趙錚一般用兵的。

就連他也實在猜不透,這摩尼教教主到底在打著什麼心思。

商聖公微微皺起眉頭。

“待到周元等人臨近那摩尼教教主身邊,或許我們便能夠知曉了。”

“馬上週元他們就要進入投石機的射程了。”

聽到此,四聖公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臉色微微一變。

“大哥,那摩尼教教主在這場比試之上使用投石機,該不會真打算用那投石機轟出石頭來吧?”

“若是如此,這一場比試,隻怕要不知死傷多少人啊。”

投石機的威力,可不管是否是在比試。

打出去的石頭與戰場之上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威力。

這摩尼教教主,該不會是準備下死手吧?

若是如此,或許的確能夠稍稍挽回一些劣勢。

可是這勢必會激起周元等人心中的殺意,真要是打到最後,後果就難料了啊!

商聖公深吸一口氣,似乎早就意識到了這些。

但還是沉聲開口。

“這摩尼教教主應當有著自己的分寸,我們無需擔心這些。”

若趙錚真是打算,通過下死手來爭取一些優勢,那這未免就太讓他失望了。

而此時,戰場之上,周元一行人已然逐漸臨近了趙錚等人所在的山峰。

趙錚站在山峰之巔,負手而立。

平靜地睥睨著,正飛速衝來的周元等人。

臉上冇有四號急切,就隻是隨意向身邊的幾人慢悠悠開口。

“測量距離,準備開炮。”

後方,當即便有兩三人,在豎著大拇指,比量著前方衝來的周元等人,高聲開口。

“九十丈,八十丈,七十丈……”

“敵軍在山峰之下,已經步入投石機的射程。”

“所有人待命,準備開炮!”

他們所在的這座山峰說是山峰,其實也不過隻是個小土丘罷了。

從山頂到山腳,總共也才一百來米。

而山峰之下,周元一行人已然進入了投石機的射程。

趙錚的衣袖逐漸高高揚起,睥睨著腳下。

現在也該是時候讓聖公派的人馬,見識見識他所訓練的成效了。

兩千人馬而已。

若是他所率領的這一千人馬,使用的是轟天雷,那麼就算是周元率領兩萬人,可也不見得就能夠攻上山頂。

他看著逐漸衝向山腳的周元一行人,大袖忽地驟然揮落而下。

“開炮!”

頓時間,趙錚身後。

幾名旗令兵手中的令旗驟然揮落。

一架架投石機早已準備就緒,向著前方掄動起來。

轟!轟!轟!

投石機掄動,轟出一道道弧線,直直的向著周元一行人馬墜落而去。

劃破天際,裹挾著勢不可擋的威勢!

見此一幕,周元的瞳孔瞬間緊縮成針。

這麼快,那些人的投石機竟然就已經架設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