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轉眼變成了天明。

丫鬟卯時就要起來,先把自己收拾乾淨了,辰時去伺候楚婉箬洗漱和早膳。

這日膳房異常的忙碌,掌勺的胖大廚,細小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鉄鍋中的紅燒雞腿,格外用心的勾芡雞腿粘稠的湯汁。

“楚夫人的早膳準備好了嗎?”丫鬟問胖廚子,覺得今天胖廚子有些奇怪,做給寶兒喫的雞腿,怎麽像是在爲王爺準備早膳?

胖廚子爲楚夫人準備早膳,也沒有這樣的用心。

“還沒,等我把雞腿燒好,立刻做楚夫人的早膳。”胖廚子說話的時候,眼睛也還盯著鍋中,沒有移開半寸。

“寶兒的雞腿晚些沒有關係,你應該先爲主子準備早膳纔是。”丫鬟語氣不善,心中有些責怪胖廚子,她送晚了早膳,夫人又要遷怒她了。

雞腿出鍋,色香味俱全,灑了點蔥花,增了幾分鮮翠,香味更上一層。

一旁的婆子早就把保溫的食籃準備好,剛出鍋的雞腿放了進去,蓋上之後,她對丫鬟怪笑一聲。

“就你家夫人那衹狗子,能和王爺的寵獸相比?”

婆子早就看丫鬟和那衹叫寶兒的狗不順眼,擠開她,捧著食籃走了出去。

丫鬟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生氣了罵了兩聲臭婆子,轉眼問胖廚子:“胖大哥,王爺的寵獸是怎麽一廻事啊?”

胖廚子喜歡丫鬟,聽到她喊“胖大哥”,心中就像喫了蜜一樣,把知道的都告訴了丫鬟。

丫鬟越聽越奇,於是問了胖廚子,王爺的寵獸什麽樣子?

“拾梅,你問對人了,那日全府尋找王爺寵獸的時候,我親眼見過。”胖廚子得意洋洋的說:“是個雪白的小獸,尖尖的鼻子,眼睛像黑葡萄似的,又亮又好看,我活到今天,都沒見過那麽漂亮的小獸。”

胖廚子感歎:“難怪王爺會那麽喜愛它,才下早朝,聽說連朝服都沒換,就吩咐過來,讓準備那衹小祖宗愛喫的雞腿。”

得到王爺的寵愛,無論是人,還是獸,那都是他們的小祖宗,得小心伺候著。

拾梅覺得胖廚子描述的小獸,貌似在哪裡見過?

她猛然瞪大眼睛,想起來了,就是咬傷楚夫人的那衹小畜生。

“胖大哥,王爺的寵獸是不是這麽大?”拾梅雙手比劃著:“它的後麪,還有一條這麽長的尾巴?”

胖廚子驚奇的看著她:“拾梅,你怎麽知道?你也見過王爺的寵獸?”

她不止見過,還差點打死它。

拾梅心中一陣後怕,連早膳也不拿了,轉身就跑出了膳房,她要把這個重要的訊息告訴楚夫人。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楚婉箬聽完拾梅的話,心中震驚不已。

“夫人,千真萬確,王爺的寵獸,正是那日咬您的小畜生。”

拾梅話剛說完,忽如其來的一個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你這賤婢,小畜生也是你叫的?王爺的愛寵,那便就是你的小主子,它如今的身份和寶兒不相上下,你可給本夫人記住了。”

拾梅捂著被打疼的臉,眼眶中的淚水滾了滾:“是,夫人,奴婢記住了。”

楚婉箬秀眉微褶,心中閃過懊惱,早知道它是王爺愛寵,她說什麽也不會讓拾梅這個賤婢去打它,還會把它儅小祖宗一樣供著。

她就有機會接近王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