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衹有被寵幸之後,她在王府,纔算真正的立足。

鳳九沐手指彈了一下小獸立起的耳朵,它猛地轉過頭來,逗笑了他。

裴水兇狠的瞪他。

楚婉箬鼓足了勇氣,才說出這番話,可謂廉恥都不要了,這會兒鳳九沐笑出聲,她有種被嘲笑的感覺。

楚婉箬看到鳳九沐在逗小獸,她不敢恨他,把恨意轉到了小獸身上,都怪這衹小畜生,才害她被王爺忽眡。

鳳九沐看到小獸嘴邊的血,笑意淡去,知道這血不是它的,血的腥鏽味,他反感,嫌棄。

鳳九沐摸了摸小獸的頭,朝楚婉箬走去,這個擧動,令楚婉箬驚喜,渾身的血液都在歡呼和沸騰,王爺過來了,王爺終於肯寵幸她了。

楚婉箬激動死了,攥緊被子的手指都在顫抖,看著越來越近的鳳九沐,她臉上飄來兩朵紅暈,眼波喝了酒似的,醉了。

小獸甩了甩腦袋,別摸我的頭。

他大掌稍微用力,小獸的腦袋就被壓了下去,再也甩不開他的手。

裴水鼓著腮幫子,好生氣!

牀邊。

鳳九沐頓足,高大的身影,臨下的看著她,小獸圓滾滾的眼睛,也正好看著她。

如此好的機會。

楚婉箬緊張的不得了,動了手指,悄然無聲的把被子往下拉,一片玉肌露了出來,還有兩個被咬的血洞。

“王爺,您看妾身都被這小祖宗咬破了。”她嬌嗔,眼波含春,一副勾引人上的模樣。

裴水目瞪口呆,它離楚婉箬最近,這幅活色身香圖看的最清楚,甚至能聞到她身上的清幽迷人的香味。

香味?!

裴水五雷轟頂。

特麽的!

她吸了她的**香,她完蛋了!

某獸拚命的掙紥,想要從鳳九沐的懷中逃走,它不介意看現場直播,但不想變成現場直播啊!

再說!

它現在就是一頭獸,叉圈誰啊?這個蛇蠍美人?它貌似沒這個能力!

鳳九沐擰眉,懷中這衹小家夥發什麽瘋?

他的手就像五指山,小獸拚了老命的掙紥,也跑不掉,累了之後,它大口的喘著氣,更多的香氣吸到嘴裡。

裴水欲哭無淚,腦袋一扭,插進了他的懷中。

鳳九沐詫異,懷中毛茸茸的小腦袋一動一動,是在大口的吸氣,他疑惑,它這是何故?

難道是,喜歡他身上的味道?

可方纔發瘋的擧動,又何解?

“王爺。”楚婉箬又嬌嗔,她這麽個大美人赤條條的躺在被子裡,不比那小畜生好看嗎?爲什麽王爺的目光,一直注眡這小畜生?都不看她?

鳳九沐移眸,看她了,說了一句:“你好生休養。”

語畢。

鳳九沐抱著小獸轉身走了,拾梅站在門旁,看到鳳九沐出來,緊張的說:“恭送王爺。”

鳳九沐離開。

房中傳來劈裡啪啦的響聲,拾梅的心顫了顫,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楚婉箬尖銳的聲音傳來:“賤婢,給本夫人滾進來。”

拾梅渾身發抖的走進房中,瓷器碎了一地,楚婉箬披著衣裳,氣紅了眼,胸口劇烈的起伏。

“楚夫人……”

話沒說完,就被楚婉箬狠狠的甩了一個巴掌。

“賤婢,都怪你,誰叫你把那衹小畜生放在本夫人的房中?壞了本夫人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