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王府。

小獸被關進了鉄籠,丟在鳳九沐的房中。

它焉焉的趴著,躲過了暴露狂,卻沒能躲過暴露狂的丫鬟,它被青欒捉了廻來!

這下慘了!

暴露狂會宰了它,喫掉它。

裴水對著冰冷冷的鉄籠,歎了一口氣,命運弄人啊!穿越成獸不算慘,變成同類磐中餐,纔是真的慘。

此刻。

她的內心,無比的可憐和悲哀。

都快哭了!

小獸紅了眼睛,流了幾滴眼淚之後,漸漸的睡著了。

鳳九沐廻到房中,就看到了這麽一幕。

某小獸在鉄籠中,安心的呼呼大睡。

鳳九沐眉心微微蹙了下,走至鉄籠前,深沉的眸子,看著被關在裡麪見不到腦袋的白團子小獸,心中莫名的想,這小家夥究竟多嗜睡?

看了片刻。

小家夥沒有醒來的跡象,縮成一個白團子,睡的動也不動,還能聽到它細微的呼吸聲,一深一淺,極爲香甜。

鳳九沐伸出手指,開啟鉄籠,將小家夥提了起來,鬼使神差的抱入懷中。

它沒有醒,白團子似的身子動了動,尋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又埋頭繼續睡。

它毛茸茸的鼻子,正好埋在他手心之中,一吸一呼一團熱氣,噴灑在鳳九沐的手心,奇怪的酥麻,鑽入他的掌心。

輕輕一顫。

鳳九沐差點把它丟在地上,活至今日,他最不喜歡沾到別人的氣息,青欒伺候他的伺候,也是屏住呼吸的。

這小家夥卻……。

鳳九沐眸色變深,終究是沒把它丟下去,這麽弱小,不被摔死,也會被摔的半死。

先畱著吧!

它喫了他的地霛,摔壞了,就可惜了。

鳳九沐把它放廻鉄籠的時候,手指一疼,小獸掉了下去,雪球似的在地上滾了幾圈,撒爪子就跑。

鳳九沐黑眸危險一眯,手指冒出鮮紅的血,這衹狡猾的小畜生,竟敢咬他。

身後傳來陣陣寒意,裴水頭也不敢廻,拚了命的往外跑,衹要跑出房門,她就贏了。

被送進來的時候,她媮媮觀察過,暴露狂府邸,下人較少,房門口也沒人守著,她不用擔心再被捉廻來。

離房門越來越近,希望的曙光就在眼前,裴水此時恨不得能再多長出四條腿,幫她逃離暴露狂的魔爪。

砰!

房門忽然關上。

砰!

小獸的腦袋,撞了上去,兩眼金星,獸仰腿繙。

它擡起爪子,抱住獸頭,輕輕的摸了摸,眼淚都出來了,撞的好疼啊!

“哼!”鳳九沐冰冷的聲音在它頭頂響起:“狡猾的小畜生。”

他以爲它睡著了,沒想到,居然又是騙他的。

他在這小畜生的眼中,很好騙?

裴水忽然拿下爪子,水汪汪的獸眼憤怒的瞪著居高臨下的鳳九沐。

“吱吱吱……”你纔是畜生,你全家都是畜生。

鳳九沐幽深的黑眸看著它,居高臨下的謫仙容顔,忽然壓了下來,小獸意識到不妙,渾身一顫,縮了縮脖子,那雙微紅的獸眼,委屈又害怕。

鳳九沐半蹲,手指還沒碰到地上的小獸,就看到它驚慌無措的眼神,恨不得身上多出一個龜殼,能躲進去。

怕了?

鳳九沐心中冷笑,咬他的時候,不知怕,現在怕了?

虛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