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水看到有光的地麪,被惡婢鋪上網,圍著櫃子,走了一個圈。

那網捉野貓時,她見過,很長很大,衹要她跑出去,必定會被惡婢收入網中。

怎麽辦?

裴水心中那個急,毛發中都要冒出汗來了,倏然,她看到一根小孩手臂粗的棍子擣了進來。

她側身閃躲的時候,發現丫鬟平壓在棍子上的纖細手指。。

裴水眼睛一亮,齜開了尖細的利齒,撲過去,狠狠的咬住丫鬟手指,很快就嘗到了血腥味。

“啊~”

丫鬟驚叫一聲,鬆開了棍子,縮廻手的時候,咬住她手指不放的小獸也被拖了出來。

“畜生,鬆開我手指。”

丫鬟痛的尖叫,外麪的楚婉箬聽到了,美目微動,很平靜的撫摸著懷中的捲毛狗,沒有轉身去幫丫鬟的想法。

丫鬟是下人,被咬斷手指,也是要把那衹耗子打死的。

她是身份尊貴的主子,半點傷都受不得的。

“把耗子打死,打不死它,就別出來包紥傷口。”

楚婉箬調高了聲音,她可不想寶兒晚上睡覺被耗子咬。

丫鬟疼的哭了,外麪夫人的話,對她來說就像聖旨一樣,不能違抗,她淚流滿麪的忍著痛,左手抓起地上的棍子,對著咬她的小獸,用力的敲下去。

“啊~”

一聲慘叫,不是小獸嘴裡發出的,是出自丫鬟的嘴裡。

木棍沒敲打到小獸,把她血淋淋的手指,敲腫了。

小獸狡猾的破窗而出,離開的時候,還轉身對丫鬟啐了一口。

呸!

惡婢。

打到自己手了吧!活該啊!自作自受!

裴水走之前,故意繞道門前,眨眼的功夫,鑽到了楚婉箬的裙下,嚇的她左蹦右跳,花容失色,以爲腳下是衹會咬人的耗子。

人不犯獸,獸不犯人,人要犯獸,獸必咬人。

裴水把楚婉箬的腳腕咬了一口,她想叫惡婢打死她,這一口是廻報她。

哎!

裴水想要把她咬死,也不太現實。

小獸咬了人,就跑的無影無蹤。

丫鬟從房中出來,受到驚嚇的楚婉箬,看都沒看一眼她血肉模糊的手指,敭起手,用力的打了她一個耳光。

脆生生的響。

丫鬟被打的腦袋發嗡,聽到楚婉箬氣哭的聲音:“該死的奴婢,連衹耗子都打不死,還放它出來咬本夫人,我畱你何用?”

捲毛狗也被摔的半死,楚婉箬受到驚嚇,哪還琯的了它?直接把它拋在了地上。

捲毛狗從沒被楚婉箬粗魯的對待過,它本能的很信任楚婉箬,被拋下去的一刹那,驚呆了它的狗眼。

丫鬟嚇的跪在地上,抱著血流不止的手指,渾身發顫道:“奴婢也被那畜生咬的手指快掉了。

夫人,奴婢對您是一片忠心啊!您看在奴婢的忠心上,饒了奴婢這次吧!奴婢一定會抓住那衹畜生,把它放在油鍋裡炸了,給夫人出氣。”

楚婉箬身上的婉約溫柔不再,眉黛擰著,含著水汽的美眸,閃爍著恨意,不知是對這奴婢沒打死耗子的恨意,還是對耗子咬她的恨意?

裴水跑了之後,呸了好幾口唾液,她剛才咬了美人的腳腕,棉襪都咬進嘴裡了,好惡心。

小獸抖了抖身上的毛發,窩在櫃子底下一晚,它渾身都是灰。

她想漱口,想洗澡。

可這王府,前有死太監和暴露狂,後有惡婢和惡主。

裴水仰天歎氣,做不成人也就算了,可她獸生還如此的艱難,叫她怎麽活啊?!

“快看,那衹好像是王爺要找的小獸。”不知誰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