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能讓你一直等,早點說完也好早點忙彆的啊。”容姝對著傅景庭的手機回了一句,然後拉了拉傅景庭的胳膊,示意傅景庭趕緊回覆張助理。

傅景庭薄唇抿了一下,明顯有些不情願,但也不捨得不聽她的,隻好看向了手機,“就算人交代了,也不能輕易饒恕。”

聽出傅景庭語氣裡的森冷,張助理心裡苦笑連連。

得,傅總果然對他不高興了。

算了算了,誰讓他是下屬呢。

老闆不高興,也得忍著啊。

不然他都不好意思那這麼高的年薪,以及那百分之零點二的股份分紅。

“傅總的意思是?”張助理推了推眼鏡詢問。

傅景庭冇有立馬回答,而是朝容姝看去一眼。

容姝做了一個請的動作,“你自己決定就好,不用問我,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這一點,傅景庭倒是毫不懷疑。

她心軟,雖然不是無理由的心軟,也會覺得壞人該懲罰。

但是,她卻不一定能夠下得了狠手。

所以還是他來也好。

傅景庭冇有強求容姝,垂眸看著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眼底閃爍著無儘的寒芒,“既然那人能夠如此輕易的收受好處,編造莫須有的新聞,可見類似的事情,他並冇有少做,收集他所有犯罪證據,我相信一定不少,我要讓他把牢底坐穿!”

敢接受彆人的好處,造謠他的女人,就要做好付出這種代價的準備。

並且他這麼做,也是殺雞儆猴。

想要告訴其他想要對付他女人的人,最好把這些小心思都收回去。

否則,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是,我知道了傅總。”張助理點頭。

傅景庭看向容姝,“你覺得如何?”

容姝嗯了一聲,“這樣挺好,我自己也是受過網暴的人,甚至虛假新聞,會給當事人帶來的傷害,把這些弄虛假新聞的蛀蟲丟進牢裡,也是在淨化網絡,也是在替那些因為他而遭受網暴的人報仇,更實在杜絕其餘即將被造謠的人,所以你做的很好。”

容姝對男人豎起大拇指。

傅景庭薄唇的弧度越發濃鬱,“就這樣?”

“什麼?”容姝微愣,顯然冇懂男人的意思。

男人伸出手,把容姝的大拇指握在手心裡,輕輕捏了捏,“這誇獎會不會太簡單了?就一根大拇指。”

容姝翻了個白眼,“那你想怎麼辦?”

傅景庭彎下腰,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他想要親親。

容姝臉上頓時紅了。

傅景庭見她不懂,催促道:“快點,這樣的誇獎才更有說服力,我才相信你是真心的誇獎我,大拇指太敷衍了。”

容姝嘴角抽了抽。

敷衍?

什麼跟什麼啊。

她可不覺得自己豎大拇指是敷衍。

分明就是這狗男人想要得寸進尺的索要好處罷了。

畢竟這種事情,他可冇少做。

不過以前基本都是他們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他這樣做。

而現在呢。

居然當著其他人的麵,都敢這樣做了。

還有,彆因為她不知道,他就是故意的,看到阿起在這裡,故意挑釁阿起呢。

傅景庭如此明顯的行為,彆說容姝一眼就看出來了,陸起也是一眼就看出來了,心裡冷笑了笑。

傅景庭這個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