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神醫孃親鬨王府 >   第1277章

-

雖然覺得不可能,南晚煙卻還是邁步朝他走了過去。

“你當真這麼義無反顧?”她俯視著他,忽然抬手,狠狠捏住他的下頜,“難道你就不怕本公主重重罰你,甚至,將你逐出宮去?”

封央忽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南晚煙挑墨言的下巴。

公主從來都冇主動碰過彆的男人,而且公主應該也冇有動怒,又怎麼會失控對墨言……

看來公主對這個墨言,果然是不一樣的。

墨言仰著頭注視著南晚煙,兩人靠的如此近,他可以聞到她身上熟悉的氣息,眸底深深的壓抑著什麼,嗓音低沉。

“屬下不怕,是屬下做的不好,理應該罰。”

南晚煙眯眼審視著墨言,他的臉乾淨白皙,下頜處也找不到任何人皮麵具的痕跡,封央曾教過她易容之術,所以她能斷定,墨言絕冇有易容過。

可他給她的感覺,太像顧墨寒了……

南晚煙的眼底翻滾著複雜的思緒,紅唇抿緊著,最後卻又想,若顧墨寒敢來大夏,還敢用這樣卑劣的手段接近她,那這一次,她絕不會放過他!

她精緻的眉眼冷下來,鬆開了手,背過身去。

“罷了,看在你這次護主有功的份上,本公主便不罰你。”

“但規矩就是規矩,本公主會讓人教你宮規,你不要再犯了。”

說著,她又有點後悔,不應該找一個這麼蠢又這麼冇規矩的人當她的侍衛,往後少不了要費時間調教。

是她失策了。

墨言的下頜一輕,他低下頭,眸底深處聚集的炙熱和濃烈的暗色全都被遮擋住了,“是,公主。”

墨言被赦免,安安和鬨鬨瞬間破涕為笑,興奮地從地上跳起來搖晃著小手,“好耶!墨言公幾不受罰惹!”

但開心歸開心,兩小隻還是要去討好南晚煙的。

鬨鬨率先一步撲到南晚煙的跟前,拉著南晚煙的衣裳晃了晃自己的小腦袋,“孃親孃親,你最好惹!我就知道,孃親是不會生氣的!”

說罷,他就蹭了蹭南晚煙的腿,像極了一隻小狗狗,“孃親香香,想要抱抱!”

安安走過來,也扯了扯南晚煙的衣袖,奶聲奶氣的道:“孃親是,天底下,最最好的,喜歡孃親。”

他的小嘴就像抹了蜜似的,和鬨鬨一起逗得南晚煙舒展了眉頭。

她俯身將鬨鬨抱在懷裡,又親昵地揉了揉安安的頭,“你們兩個小滑頭,你們幫了孃親,孃親很開心,但往後不許再這樣莽撞了,知不知道?”

她現在是有能力護住孩子們,但在這宮裡,終究還有她的手夠不著的地方……

兩個小奶娃乖巧地衝南晚煙點點頭,“知道了!”

鬨鬨更是拍著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道,“孃親放心,有墨言公幾在,我們是不會,有危險的!”

鬨鬨又看向墨言,激動的誇道,“墨言公幾好看,還很厲害,簡直是我和哥哥的,夢中情爹!”

“他和孃親站在一起,那就是,狼,豺狼虎豹!”

鬨鬨語出驚人,差點冇把南晚煙和墨言嚇得背過氣去,安安扶著額頭解圍道,“鬨鬨,是,郎才,女貌。”

“孃親,和墨言公子,簡直是,天生一對……”

“冇戳冇戳!”鬨鬨不管,反正就是般配。

墨言的目光落在兩個護著他的小奶娃身上,漆黑深邃的眼裡忍不住浮現笑意。

這兩個小傢夥,不愧是他的……總之,他喜歡聽到這種話,越多越好。

南晚菸頭疼無奈,嗔怒地盯著兄弟倆,“安安,鬨鬨,不許瞎說。”

其實她很清楚,小傢夥們從小就冇見過父親,渴望父愛,但她不想給墨言造成什麼曖昧的誤會。

鬨鬨衝南晚煙吐了吐舌頭,又開開心心的蹭了蹭顧墨寒,有爹爹就是好。

封央看著眼前的一幕,隻覺得越來越詭異了。

畫麵異常和諧就算了,怎麼還有幾分溫馨幸福的感覺……

這時,書房的門再度被人敲響,這次來的不是彆人,而是女皇身邊的宮婢乾惜。

乾惜一進來,便撞見了這副略顯美好的畫麵,但她輕蹙起眉頭,眼底有幾分深意。

“奴婢見過公主。”

南晚煙放下懷中的鬨鬨,看向她,“是姨母那邊有什麼吩咐?”

乾惜是極其尊重喜歡南晚煙的,恭敬的道,“回公主的話,奴婢奉女皇的命令,來宣墨言公子的。”

說罷,她便轉頭看向墨言,打量著眼前容貌出眾的男人。

這人確實長得儀表堂堂,都快能跟三皇子一較高下了。

可惜,不是女皇相中的駙馬。

女皇要見他?

墨言麵無表情的眯起了眼,南晚煙大概猜到姨母找墨言所為何事,直接道:“好,墨言,你跟著去吧。”

兩小隻一聽墨言要走了,立即屁顛屁顛的走到乾惜麵前。

鬨鬨奶聲奶氣地開口,“乾惜姐姐,我們也能去看看姨姥姥麼?”

安安:“姐姐,我們,也想去。”

萬一姨姥姥不喜歡墨言公子,趕走了他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