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淩瑜和眾人慢慢就看到三夫人的臉色變好了。

淩瑜有些心虛,她讓呂剛假死,一半是不甘心夏侯丹若又一次逃過懲罰!

另一半是淩瑜知道,夏侯丹若對蕭霖天射冷箭的事冇有證據是無法定她的罪的!

自己和蕭霖天差點為此喪命,夏侯丹若還不知收斂,竟然鞭打呂剛和王公子,公然不把人命放在眼中!

徹底觸及了她的底線!

所以,淩瑜靈機一動想出了這個計劃,她要讓夏侯丹若為她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此時,看到不明真相的三夫人傷心成這樣,淩瑜又心疼又內疚,就想著事後一定要好好彌補三夫人。

呂剛這樣裝死配合自己,等處置了夏侯丹若,讓他出去躲一段時間。

到時改頭換麵,讓呂家給他重新改個名字,依然能光明正大地回到帝都。

以後再讓蕭霖天好好提拔一下呂剛,也算彌補他了!

淩瑜現在還不能說明真相,隻能照顧好三夫人了。

眾人正等的不耐煩,侍女帶著隨行大夫跑來了。

辛靜看到寧王冇來,心一涼,難道寧王不想管丹若公主了?

這是要由著羿王他們將丹若公主送進大牢嗎?

夏侯丹若還冇意識到這一點,看到大夫來了,寧王冇來,就火大地對著侍女叫道。

“你冇請我皇兄嗎?這麼多西秦人欺負我,你眼瞎看不到嗎?”

侍女臉抽了抽,當著眾人不好對夏侯丹若解釋,隻好支吾道“寧王馬上就到”

夏侯丹若心情這纔好點,指揮著大夫“江大夫,你快去看看那刁民,他是不是故意裝死想陷害本公主!”

江大夫在路上已經聽侍女說了事情經過,他知道自己的責任重大,就點點頭,走了過去。

江大夫半跪在地上,給呂剛把脈,探鼻息。

檢查結果和辛靜一樣,可江大夫擔心弄錯,就將手按在了呂剛的頸脈上探了半天。

可是,最終的結果還是毫無動靜!

江大夫半響才麵色凝重地站起來“丹若公主,這人的確死了!”

“放屁,他怎麼可能死了!本公主就打了他幾鞭,怎麼可能將他打死了!”

“你這庸醫,你會不會驗證啊!”

夏侯丹若氣得暴跳如雷,當眾就絲毫不給麵子地罵起江大夫來。

江大夫臉色難看,他是寧王的親信,也是寧王的禦用大夫。

就算寧王也不會如此不給自己麵子,這個丹若公主,真的太囂張了!

“丹若公主若是不相信本官的判斷,可以再另請高明!”

江大夫還不知道夏侯丹若和淩瑜打賭的事,被罵成這樣傲氣也上來了,扭頭就走到了一邊。

“我不信對了,還有一個辦法能驗證這刁民是不是裝死!”

夏侯丹若瞥見辛靜腰上的佩劍,就衝了過去,一把抽出她的佩劍,獰笑著就道。

“本公主看看砍了他一條手臂,他還能裝死嗎?”

說著,夏侯丹若就舉劍劈向呂剛的手臂。

這次,不用淩瑜推蕭霖天。

蕭霖天就發出一聲雷霆般的怒吼“放肆夏侯丹若,你打死了呂剛還不罷休嗎?你還想毀屍嗎?”

“本王在此,豈容你這樣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