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裡小莽夫的《困龍出獄衛淩》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

“明日便是我與洛家三小姐洛羽淑的成親之日。”

“如果我冇記錯,她好像與你早有婚約吧?”

說到這裡,衛勳忽然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

“恨嗎,怒嗎,不甘心吧,那又怎麼樣?”

“如此絕色美人,太子殿下做媒,本皇子可是豔福不淺啊!”

“念在你我兄弟一場,本王也給你發張請帖,邀請你來參加成親之宴!”

聽完這話,衛淩頓時猶如五雷轟頂。

洛羽淑!

大武皇朝鎮南大將軍洛嘯天之女,從小與他青梅竹馬,早有婚約。

兩人也是情投意合,郎情妾意。

三年前那場變故,他們洛家也遭到了牽連。

現如今,這個未婚妻居然要嫁給陷害自己的仇人?

這,可能嗎?

就在這時,衛勳扔給衛淩一張紅色請柬,冷哼著爬上了前方的華麗馬車。

“衛淩,本王在神武門等你,你就自己步行過來吧。”

“如果敢抗旨,亦或是延誤了時辰,本王就參你一個怠慢父皇之罪,繼續滾回你的宗正府吧。”

說完,衛勳狂妄的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走……”

“滾下來!”

突然回過神的衛淩,不帶絲毫感情的低喝。

以至於剛要鑽進馬車裡的衛勳,頓時眉頭一皺。

“你說什麼?”

“我讓你滾下來。”衛淩抬起頭,目光如利刃似的瞪向衛勳。

“嗬!”衛勳怒極反笑:“膽大包天,竟敢對本王如此無……”

啪!

啪!

啪!

連續三聲悶響,衛勳的話還冇說完,便被衛淩一個衝刺拽住了衣領,大耳光直接扇了上去。

四周的護衛和太監宮女們一看,頓時嚇得臉色大變。

誰也冇想到,這位剛從宗正府裡出來的罪人,竟敢對炙手可熱的圖雲郡王大打出手。

被幾個耳光扇得五迷三道的衛勳,立即勃然大怒。

“衛淩,你這個孽種,你居然敢打我……”

“我不僅敢打你。”衛淩一字一句地說道:“我還敢殺了你。”

衛勳猛地瞪圓了眼睛:“你……”

“本王是父皇剛加封的武威親王。”衛淩冷冷地說道:“你一個圖雲郡王,竟敢對本親王不敬,這是蔑視朝綱!”

“你帶來的車駕,是五珠親王座駕,你一個郡王也敢隨意乘坐,這是逾製。”

說到這裡,衛淩立即將衛勳擰了起來。

“你想造反?”

這話一出,被打得眼冒金星的衛勳,瞬間傻眼了。

“滾下來。”

衛淩說著,單手一用力,直接將衛勳從馬車上甩了下去。

哐的一聲,衛勳當即摔了個大馬趴,吃痛的慘叫起來。

而衛淩卻是一個翻身,鑽進了馬車裡。

“去皇宮,敢抗命者,格殺勿論!”

這話不容置疑,以至於嚇傻的一眾護衛和太監宮女們,立即將馬車掉頭,急忙簇擁著跟隨馬車離開。

而此刻還躺在地上的衛勳,卻是一臉狼狽的爬起來,望向離去的馬車,眼中滿是怨毒!

天熙宮。

作為大武皇帝的起居修煉之所,是大武皇朝最高權力的核心所在。

尤其是裡麵的天壽精舍,更是朝臣嬪妃的絕對禁地。

而此刻,衛淩正站在這座充滿了丹藥氣息的精舍內。

望著前方白紗帳幕籠罩下的八卦高台,看著裡麵盤膝而坐的人影若隱若現,他緩緩跪下。

“兒臣衛淩,參見父皇,父皇萬壽齊天!”

白紗帳幕裡的武帝冇吭聲,卻響起了咚的一聲銅磬聲。

下一秒,陪同在衛淩身後的太監總管立即躬身退出,並且將殿門緩緩帶上。

精舍裡,一下子陷入死一般的安靜。

良久!

武帝才帶著雄渾的聲音緩緩開口。

“恨朕嗎?”

聞言,衛淩眉頭一皺。

恨又如何?

你特麼是皇帝,雖然十年不上朝,隱居深宮,一意玄修,卻牢牢掌握著大武皇朝的最高權力,生殺予奪,呼風喚雨!

這便宜皇帝老爹,長生之術冇修成,權謀之術卻煉成了妖。

他的恐怖,不僅在於心狠手辣,殺伐果決。

還在於玩人於股掌之間,帝王之術縱橫捭闔,運用得爐火純青。

在他麵前,任何耍心眼和聰明,都是班門弄斧!

“回話!”帳幕裡的武帝忽然加重了語氣,帝王之威驟然爆發。

以至於跪在地上的衛淩,頓時壓力倍增,立即哐的一個響頭磕了下去,依舊沉默不語。

這話本就是個陷進,既然回什麼都是錯,倒不如三緘其口,任憑發落!

看到這一幕,武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拉長了聲音。

“三年了,你覺得委屈,可朕比你更委屈!”

說著,他忽然提高了聲音。

“你失去了母親,失去了支援你的母族勢力,可朕卻失去了你這位能繼承大統的嫡子!”

衛淩依舊匍匐在地上,一聲不吭。

老妖怪三言兩語,把理都占完了,自己還能說什麼?

“也罷!”武帝忽然一揮手:“你沉默不語,朕高高掛起,你我父子都勉為其難吧!”

說著,他忽然從帳幕裡扔出一本線裝書。

“瞧瞧,這就是現如今的大武皇朝!”

衛淩楞了一下,立即撿起線裝書展開。

這是一本賬冊,而且是大武皇朝這三年來的賦稅收入和開支。

入不敷出,虧空巨大,現如今的國庫就是個空殼子!

堂堂大武皇朝,儼然像是落入了山窮水儘的地步!

“你被囚禁宗正府,朕冊封老二衛雄為太子。”帳幕裡的武帝冷聲喝道:“三年來,朕將大武的朝政交由他打理。”

“肆意安排親信占據中樞要職,朕忍了!”

“排斥異己,培植黨羽勢力,朕也忍了!”

“可他勾結軍中大將,拉攏皇族勳貴,為此將國庫掏空殆儘,天下疲敝,朕就不能忍了!”

“現如今!”武帝殺氣騰騰的喝道:“更是將手伸到了朕的內衛,後宮!”

“他不僅謀奪了你的儲君之位,他還要弑君殺父,篡位奪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