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治療(27)

為了研製各種藥材的配比,雲卿幾乎一夜未眠。

郝神醫實在看不下去,便把人趕回去休息:“雲神醫,老夫知道你擔心王爺的病情,但是再擔心,你也要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然到時候怎麼有精力給病患治療。”

雲卿也確實有些扛不住了,把配製的方案和試驗細細地交代了一邊,便回房休息了。

迷迷糊糊中,她好似又回到了那個她初次執行任務的場景。

那一次,她迷路了。

不知不覺地走進了一個碩大的山洞裡。

洞裡有一口深潭,潭水冰冷刺骨,上麵更是瀰漫著一層濃濃的寒氣。

透過那層寒氣,她隱約看到了有個人漂浮在上麵。

她不顧刺骨的潭水,直接跳下去,朝著那人靠近。

就在她離那人越來越近,隱約看清那是一個麵容俊秀的少年時,門外傳來一陣焦急的敲門聲:“雲姑娘,雲姑娘!”

雲卿猛地驚醒,一陣頭暈目眩之後,她便再也想不起那個少年的麵容。

門外的敲門聲依然冇有停,她甩了甩昏沉的腦袋,下床開門。

“雲姑娘,主子醒了,郝神醫讓你馬上過去一趟!”門一開,九尾就一臉焦急大聲道。

雲卿聞言,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扔下手中的藥材,拔腿就朝著軒轅翊所在的院落跑去。

軒轅翊醒了?

這個時候,他怎麼可能醒了呢?

前期的治療,為了麻痹他腦中的蠱蟲,連帶著會麻痹他的意識神經,這也就是軒轅翊大部分時間陷入昏睡的原因。

而藥物煉製也到了最後的關頭,隻要把九死還魂草順利融入其中,解藥就成了。

最遲也就是明天,就會給他服用解藥,拔出體內的蠱蟲。

為了確保在解藥起效的同時,避免蠱蟲反噬給軒轅翊帶來損傷,那麼蠱蟲的狀態就很重要。

蠱蟲越活躍,反噬就會越嚴重。

而蠱蟲休眠的越徹底,那麼引起的反噬便會越小。

因此,軒轅翊在這個時候醒過來,對雲卿來說並不是一個好訊息。

然而就在她就要衝進院門的時候,迎麵直接撞入了一個人懷裡。

雲卿被撞的生疼,眼淚都出來。

還不等她反應,身上便傳來一股推拒的力道,把她推的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雲卿抬眼,便撞入了一雙漆黑的近乎於詭異的眼睛裡。

那是她有生之年見過的,最純粹的黑,裡麵冇有任何的光彩。

有的隻有空洞和虛無,就好似一雙冇有靈魂的眼睛。

雲卿的心裡浮現除了層層疊疊的不安和惶恐。

難不成......

一種極其不好的預感出現在她的腦海裡。

雲卿的手心控製不止地開始冒汗,說出來的聲音乾澀的不像話:“軒轅翊,你......”

隻是她的話還冇說,軒轅翊便直接出聲打斷了他的話,聲音冰冷的冇有一絲感情:“大膽賤奴,是誰允許你喊本王的名諱的。本王的名諱隻有本王的王妃纔有這有這個資格。”

雲卿的臉色一白,整個搖搖欲墜,幾乎站立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