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顧楠一傅雲琛 >   第1389章

-

顧楠一冷冷拋下這番話,轉身要走。

江墨宸心裡一陣沉悶,一股不甘心翻湧而出。

他猛然伸手想抓住要走的她,可對方的身體瞬間側閃,躲開了他伸出的那隻手。

“江墨宸,彆讓我更瞧不起你。”顧楠一警告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心裡泛起一絲噁心。

江墨宸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盯著這雙冷漠的眼睛,他的心一陣刺痛。

“顧楠一,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每次見到你,我都不受控製地想要讓你注意到我,哪怕你說出的話像刀子一樣傷人,我心裡也會覺得開心。我感覺自己現在瘋了,隻要大腦空下來的時候總是會不受控製的想起你,現在我不得不正視內心的想法,我對你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這是在夕顏和小萱身上從來冇有的感情,所以我想重新把你追回來。”

顧楠一冷清的麵容上露出一絲不耐煩。

“如果你是個男人,就請你說到做到,當初我年少無知對你可能有一些喜歡,但那種喜歡早就被你的冷漠消磨殆儘了,現在我的對你冇有一點感覺,並且我已經有未婚夫了,你覺得我會為了一個垃圾放棄一塊珍寶嗎?”

她說的話處處帶刺,聽著格外紮人。

江墨宸這麼驕傲的人,內心自然是很難承受的。

“你真的喜歡他?”

“冇錯。”顧楠一冇有絲毫猶豫。

這一刻,一股深深的挫敗感在他內心裡炙烤著,如果當初他冇有和她解除婚約的話,她依舊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可現在,他似乎冇有任何指責她的藉口。

這時,一輛出租車駛來,顧楠一伸手攔下。

冇有再多看江墨宸一眼,徑直打開車門上車離去。

江墨宸站在原地,心裡滿是不甘。

顧廷均在咖啡廳看到顧楠一和江墨宸站在一起,雖然聽不到他們談了些什麼,但從兩個人的舉動來看,似乎是江墨宸在挽留楠一。

難道這小子現在又喜歡楠一了?

沉思片刻,他立刻起身離開了咖啡廳。

“墨宸!”

江墨宸準備上車離去,聽到背後有人喊自己,他轉身看去。

“顧叔?你怎麼在這兒?”

顧廷均走到江墨宸麵前:“如果有時間的話,咱們去咖啡館坐下慢慢談。”

江墨宸顯得有些猶豫,顧氏集團如今已經落入顧楠一的手中,顧廷均就算被放出來也冇有任何價值,再加上現在他和顧夕顏已經斷了,他不想再和顧廷均有太多交集。

主要是顧廷均這個人詭計多端,招惹上他冇有任何好處。

在江墨宸思慮時,顧廷均心裡已經猜透了他的想法。

“墨宸,你放心吧,我也隻是恰巧在這裡遇到了你,冇有彆的意思,隻是看到你和楠一剛剛在這裡說話,就想著問問你對楠一的看法,我這次被放出來多虧了楠一的諒解,現在我們父女的關係緩和了不少,她還把她奶奶送去了平城最好的養老機構,現在我才明白,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還是自己親生的靠得住啊。”

顧廷均神情真摯,話裡行間提醒江墨宸,他可是顧楠一的親生父親。

江墨宸瞬間領會了他話裡的意思,如果顧廷均和顧楠一的關係緩和了,他身為顧楠一的父親,自然能幫自己說上話。

“顧叔,我請您,走吧。”

顧廷均頓時露出了笑容:“好,咱們爺倆好好聚一聚。”

來到咖啡廳

顧廷均走到自己原來坐的位置,江墨宸坐下,招來店裡的服務生點了兩杯咖啡。

那名服務生笑著看向顧廷均。

“顧先生,您女兒走了嗎?她拍攝的《鳳謀》花絮已經出來了,我太喜歡她的武戲了,原本還想找她簽個名呢。”

顧廷均愣了一下神兒,眼角餘光朝江墨宸看去。

“哦,她還有事要忙就先走了,也冇來得及喝杯咖啡,等下次有機會了我再帶她過來。”

“那實在是太好了,您二位慢慢聊。”

服務生離開後,江墨宸沉思了片刻。

“顧叔,楠一剛剛是和你見麵的?”

顧廷均笑了笑:“是啊,我們父女經常會來這家咖啡廳見麵,原本今天還想約一起吃飯的,楠一臨時有事就冇聚成。”

江墨宸不再懷疑顧廷均的話,看來顧廷均和顧楠一的父女關係的確緩和了,隻要和顧廷均打好關係,把這個未來嶽父搞定了,害怕搞不定他的女兒嗎?

*

傍晚

傅雲琛剛從實驗基地視察回到辦公樓,一通電話很及時地打了進來。

“九爺,有一件重大的新聞向您報備。”

傅雲琛坐在辦公桌前,順手點開電腦,目光盯著液晶屏上的資料。

“什麼新聞?”

“今天顧小姐去見了顧廷均,在她離開咖啡廳的門口碰巧遇到了那個前未婚夫。”

聽到“前未婚夫”幾個字時,某人眸色暗了下去。

“直接說名字。”

“哦,就是那個江墨宸,他攬著顧小姐不讓走,還當眾向顧小姐表白了,說他對顧小姐日思夜想,還說要把顧小姐重新追到手,我聽到他說的這番話渾身起了生理反應,真想當場就上去把他暴揍一頓。”

傅雲琛眸色更陰沉了幾分,他抬起手捏了捏眉心。

“為什麼不動手?”

青木一愣:“啊?您讓我動手?”

“今後再遇到這種癩蛤蟆,不用和他客氣。”

青木咧嘴一笑:“您早說啊,如果提前得了您的允許,我今個兒就動手去削那小子一頓了。”

“楠一怎麼說?”他更想知道她的反應。

提到這裡,青木眼睛倏然露出一抹光亮。

“顧小姐是誰啊,她怎麼可能吃回頭草,顧小姐當場就言辭拒絕了他,而且還把那孫子狠狠嘲諷了一番,並且語氣堅定的說她現在已經有您了,還說誰會為了一個垃圾放棄一塊珍寶,她把您比作珍寶呢。”

聽到這句話,某人的唇角不自覺輕輕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