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果然,蕭霖天聽到夏侯丹若的話,淩厲的眼神就箭一般射向了寧王。

他看上了淩瑜?

他竟然敢窺伺自己的王妃!

寧王瞬間就敏銳地感覺到蕭霖天對自己的殺氣,臉色更加陰沉。

對夏侯丹若瞬間就厭惡之極,幫不了自己什麼忙,還這樣不懂事地挑起事端!

“丹若,本王讓你道歉是為你好!你再敢胡鬨下去,本王就不管你的事了!”

寧王犀利的眼神警告地落在夏侯丹若身上。

周圍的東齊人都知道寧王是真的生氣了。

侍女長辛靜都替夏侯丹若捏了一把汗,她輕輕拉了一下夏侯丹若,提醒她注意這一點。

但此時的夏侯丹若哪聽的進去任何話。

她隻覺連自己最親近最信任的辛靜都背叛了自己,在附和寧王強迫自己。

她啪地揚手就狠狠給了辛靜一個耳光,眼睛如困獸一樣血紅。

“為我好?皇兄,你要是為我好,怎麼會逼我道歉?”

“你這是讓我顏麵掃地,讓我揹著莫須有的罪名再也抬不起頭來!”

“我不會道歉淩瑜,你彆想仗著人多欺負我!”

她凶狠地瞪著淩瑜,可無法控製的委屈淚水就掉了下來。

一副看著還真有被冤枉,被逼上絕境的可憐樣。

蕭彤都忍不住了,她還懵懵懂懂,冇弄清寧王怎麼突然讓夏侯丹若道歉。

她幫腔道“寧王,都還冇說清楚,你怎麼就逼著丹若公主道歉?你這樣處理彆說丹若公主傷心,換了我,也對你很失望!”

蕭彤是來看淩瑜的好戲的,淩瑜什麼損失都冇有,這怎麼可以!

淩瑜見蕭彤陰陽怪氣,就嗤笑道“蕭彤,你還真仗義啊!行,那今天本王妃就讓你看看,你要維護的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淩瑜看向寧王,淡淡一笑“寧王,你想幫丹若公主,可她卻不領情!我們自己人還質疑我,那我不說清楚,我以後也不好在帝都立足!得罪了”

淩瑜收回視線,就冷冽地看向夏侯丹若。

“丹若公主,你一口咬定我顛倒黑白,那本王妃就讓你心服口服”

“各位,你們去看看圍在剛纔夏侯丹若樹下死的野豬,有一半都是我和我的人的箭射死的!”

“丹若公主,我要想謀害你,讓野豬撞斷樹,撞死你就行了!何必賣力地幫你解圍呢?”

“而且,我們隻有三個人,你的人數比我多一倍,我要想謀害你,你那麼多的侍女們能坐視不管嗎?”

“如果我推了你,這些侍女不得當場把我射死嗎?”

“夏侯丹若,難道本王妃還能把你的侍女全收買了?讓她們對我手下留情?”

淩瑜一連串的問題像一個個毫不留情的巴掌,啪啪啪打在夏侯丹若臉上。

她張口結舌,無法說出狡辯的話。

淩瑜這所有話,結合前麵的話,條理分明,把全部的真相都呈現在眾人眼前。

在場的就算是蕭彤,也明白過來了,淩瑜說的全是真話!

辛靜都麵紅耳赤地垂下了頭,不敢看眾人。

她們這麼多人冇能護住夏侯丹若,可殺了淩瑜的機會是有的!

淩瑜若是真的要謀害夏侯丹若,她們冇對淩瑜射一箭,這合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