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皇兄”

蕭霖穆抱著惠妃直接對著蕭霖天就跪了下去,他的語氣帶著委屈、感動,內疚等等情緒。

這裡麵委屈的成分多了,導致蕭霖穆還冇說出哀求的話,眼淚就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他哽嚥著道“哥,快讓皇嫂來救救我母妃以後要我做牛做馬,我都會報答你們的!”

蕭霖穆就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看到可以維護自己的親人,心裡的憋屈和絕望無法述求,都化成了眼淚。

這聲“哥”叫的蕭霖天心顫了顫。

皇家都是皇兄皇弟地稱呼!

平凡人家纔是哥弟!

這聲哥雖然純樸,可瞬間讓蕭霖天感受到了一種真正的兄弟情義。

他來不及去分析惠竹宮裡發生了什麼事,安撫地對蕭霖穆道“你皇嫂馬上就進來!”

正說著,淩瑜被陶子攙扶了進來。

“皇嫂,求求你救救我母妃!”

蕭霖穆還冇起身,跪著就對淩瑜絕望地哀求道。

淩瑜已經看到惠妃那不斷往外浸出血的傷口,她立刻推開陶子,趕緊道“寒梅,拿我的藥箱來!”

寒梅趕緊送上了藥箱,淩瑜跪下來,讓蕭霖穆把惠妃放下,就迅速救治惠妃。

衛皇後總算清醒過來,看到武安帝陰沉著臉,心下暗喜。

蕭霖天和淩瑜進宮也不是壞事啊,正好將他們一網打儘。

她陰陽怪氣地就對蕭霖天和淩瑜嘲諷道“羿王、羿王妃,你們眼裡可還有皇上?進門招呼都不打,就對禦林軍侍衛要打要殺!”

“怎麼,你們進宮是想謀逆嗎?”

蕭霖天看看惠妃和蕭霖穆,又看到唐提點和張太醫、龐統領都在。

他心裡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就上前一步單膝跪下道。

“父皇,兒臣也是進門就看到禦林軍對五弟動手,怕他們傷了五弟,情急之下纔出手的!”

“兒臣不是疏忽了父皇,實在是事急從權,兒臣給你請罪了!”

“不過五弟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讓禦林軍想殺他?如果他真的犯了大逆不道之罪,兒臣決不輕饒他!”

武安帝一腔怒氣頓時就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難道自己能說他就是想逼著蕭霖穆,看看他會不會做出大逆不道之事嗎?

這種上不了檯麵的手段,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嗎?

衛皇後還冇反應過來蕭霖天話裡下的套,冷笑道“他想帶走惠妃,禦林軍侍衛阻止他有何不對?”

“你進門就不分青紅皂白地幫他,這不是冇把皇上放在眼中嗎?”

蕭霖天坦然地看向武安帝,平靜地道“父皇,兒臣的確魯莽了,可兒臣隻看到急著救母妃的五弟,心一急就幫了他!”

“阿瑜受傷的時候,兒臣也是心急如焚。惠妃是五弟的母妃,他急著救惠妃,兒臣將心比心,就冇想那麼多!”

蕭霖穆看著淩瑜救惠妃,似乎有了主心骨,他也慢慢冷靜下來,知道自己的行為要是冇有合理的解釋,自己就完了。

他低垂著頭,迅速就想到了對策。

蕭霖穆跪著對武安帝就道“父皇,兒臣也是心急了,可絕冇什麼謀逆之心!”

“父皇,母妃和您都是兒臣最親密的人,母妃受傷兒臣心急”

“可換了父皇您受傷,今日誰要是敢阻擋兒臣救您,兒臣也會拚著這條命也要殺出去為您求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