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冇等魏王反駁呂相,康王笑道“大皇兄,四弟代表西秦出戰,咱們就該盼著他勝!”

“他能想出更先進的雲梯,這是父皇的驕傲,也是我們西秦的福氣!”

趙暉頜首,康王總算開竅了。

武安帝現在隻想著能贏到兩座城池,對蕭霖天懷抱了很大的期望。

他怎麼聽得進去不利於蕭霖天的話呢!

民間有句俗話,爬得越高,摔下來就越慘。

同樣的道理,當著武安帝的麵,將蕭霖天捧得越高,到時蕭霖天輸了,武安帝心裡的落差就越大,就更會氣惱蕭霖天。

果然,武安帝對康王的話頗為讚賞,他不滿地看了一眼魏王,訓斥道。

“你二弟說的對,老四現在是代表西秦比賽,他能想出能賽過其他三國的雲梯,我們都該為他高興!”

“怎麼,你這是盼著你四弟輸嗎?”

魏王哪敢說這就是自己的心理話,被當著這麼多大臣訓斥,他一肚子的怒火,可表麵,隻能裝作惶惶然地道。

“父皇,兒臣怎麼可能盼著四弟輸呢!隻是冇看到過這樣的雲梯,纔好奇地問問!”

“父皇,你看,比賽要開始了!”

魏王機智地將話題轉到了場中。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號角手都登上了高台,準備吹響號角。

淩瑜也站在一邊看著,她對自己參與設計的雲梯很有信心,可經曆了木板的事,她還是擔心蕭霖天他們疏忽了什麼就功虧一簣。

比賽的號角吹響了。

其他三國的士兵趕緊推著笨重的車運送木頭。

比賽的路程是一千米的距離,必須以極快的速度將雲梯車駛到儘頭,組裝好雲梯,搭好,隊伍裡的人都登上城牆。

各國的雲梯車都是笨重的,由士兵推著。

號角一吹響,鷹王那些強壯的士兵就猛推著雲梯車往前,短短一瞬間,就將其他三國的雲梯車甩在了後麵。

鷹王得意地站在雲梯車上,風吹得他的鬥篷獵獵作響,他一副魁首非他莫屬的架勢。

“加油!羿王加油!”

沿路站在線外那些看熱鬨的人很多都為蕭霖天的隊伍搖旗呐喊。

有些人看到那些士兵推車的艱難樣,都恨不能衝進場中,助蕭霖天他們一臂之力。

寧王的隊伍也趕上前了,和蕭霖天他們的並駕齊驅,寧王微笑著看向蕭霖天,還禮貌地頜首。

裝模作樣!

安哲看到,在心裡鄙夷地撇撇嘴,他就不信這個慫恿武安帝拿城池賭的傢夥會對輸贏這麼淡然。

那可是兩座城池啊!這雲梯比賽他們要是輸了,就迴天乏力了!

再小的城池對如今的燕北帝可是稀罕的緊,這傢夥這樣拿來賭,就不怕輸了回去被燕北帝削皮嗎?

眼見鷹王的雲梯車已經和他們拉開了一百多米的距離,安哲有些心急了,他看向蕭霖天。

蕭霖天不易察覺地對他使了個眼色,還不到時間。

他雖然把雲梯車拿出來比賽,可還是打算儲存點實力,這要是一來就讓其他三國看到自己做的雲梯車這樣厲害,那會招來很多窺伺的眼光的。

“羿王,你行不行啊!磨磨蹭蹭冇吃飯嗎?”

外圍看熱鬨的有些對蕭霖天不滿了,都和鷹王的隊伍拉開了這麼大差距,這些士兵還不迎頭趕上,難道這次雲梯比賽又要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