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淩瑜此言一出,頓時聽到的人都一片愕然。

這女人是瘋了嗎?

再囂張,再飛揚跋扈,也不該同時就對上了衛皇後和魏王啊!

而且還是在三國使者都在場的時候!

魏王妃忍無可忍,起身就怒斥道“淩瑜,你彆太過分?這是什麼場合?豈容你在這撒潑?”

“你這是誣陷,本王哪有做過你口中同室操戈、謀害羿王的事?”

魏王也氣得渾身發抖,額上的青筋都爆粗了,指著淩瑜不顧形象就罵了起來。

“你這賤人,再敢胡說八道,本王就撕了你這張嘴!”

“皇上,淩瑜真是太過分了,竟然敢隨意汙衊皇後孃娘,這是以下犯上!今天一定要嚴懲她!”

衛皇後的孃家哥哥,通政使司的衛城通政使也義憤填膺地出列,高聲道“皇上,誰不知道我妹妹自進宮就溫良賢惠,待太後如母!”

“太後有恙,她不眠不休親自侍候!淩瑜竟然敢指控她毒害太後,這不是滑稽之談嗎?”

衛皇後的侄子,任職車騎將軍的衛豪也怒不可遏地吼道。

“皇上,淩瑜無憑無據就指責皇後、魏王這麼多罪名,其心歹毒!她一定是無法救治太後,所以纔想將罪名推到皇後身上!”

“這種為一己之私就胡亂攀咬彆人的人,根本不配苟活於世!請皇上為皇後、魏王做主,殺了這惡毒的女人!”

“哼!”

蕭霖天起身,走到淩瑜身邊,冷笑著掃過這些指責淩瑜的人,才轉向武安帝。

“父皇,兒臣和淩瑜一樣,也要告衛皇後涉嫌毒害太後告魏王同室操戈、不顧大局、想謀害本王!”

“父皇,兒臣不是信口開河汙衊他們,兒臣有證據!”

“蕭霖天!你真的要和本王翻臉嗎?”

魏王破口大罵起來“這賤人汙衊本王和母後,你不幫著管管她,還繼續給她撐腰!你可彆忘記了,本王纔是你一父同胞的兄弟!”

“兄弟如同手足,女人不過是可以隨時換的衣服!你真要為她和本王為敵嗎?”

淩瑜嘲諷地一笑,魏王到這時候還想著挑撥自己和蕭霖天的關係,真是找抽啊!

她倨傲又不屑地懟了回去“魏王這話雖然有理,可本王妃卻不讚同!”

“這世上缺手斷臂的人在大街上經常能見到,可本王妃卻很少見到不穿衣服在街上奔跑的人!”

有人反應遲鈍,得想想才明白淩瑜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可反應快的人頓時就悟了,有人冇忍住就笑了起來。

就連蕭霖天,呆怔了一下反應過來淩瑜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也冇忍住笑了。

安哲哈哈笑出了聲,裴昱笑得捧腹。

就連輸了兩座城池的寧王,也控製不住唇角上揚。

這個羿王妃,厲害!

鷹王則啪地一拍桌子,似怒似笑,又似無奈地擠出一句話“羿王妃,你這話雖然很無禮,可想想還是有幾分道理真他媽的絕了!”

世人皆道兄弟如手足,這是說兄弟和手足一樣珍貴!

可如魏王所說,女人似衣服,那他們還真冇有勇氣不要衣服出現在世人麵前!

淩瑜是以這話讓世人知道,女人也和手足一樣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