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小說 >  淩瑜蕭霖天 >   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一章

淩瑜慢慢走到蕭霖天身邊。

她能看清蕭霖天的側臉棱角分明。

他斜飛的英挺劍眉,蘊藏著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

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

這男人的確很帥!

隻是太冷酷了!

蕭霖天蹙眉看著淩瑜,習慣地露出厭惡之色,他不喜歡她如此靠近自己。

淩瑜不緊不慢地道“王爺,你覺得鈴萍說的是真話嗎?”

蕭霖天冷冷一笑,不說話。

淩瑜微笑“我是涉案人!王爺纔是主審!”

“王爺不相信我,那我說什麼在你耳中都是詭辯!”

“所以,還是王爺審吧!”

蕭霖天眉心一動。

淩瑜這是在控訴他,剛纔不分青紅皂白,什麼都冇問,就想挑斷她的手腳筋嗎?

“王爺,奴婢說的都是真的!王爺不能因為奴婢身份低微就偏袒王妃!”

鈴萍哭道“王妃,你都把奴婢腳筋挑斷了,你還不肯罷休嗎?”

“難道你非要奴婢的命嗎?你怎麼這麼惡毒?”

“嗯,我是很惡毒!”

淩瑜看看她,伸手指了指周圍的人,意味深長的冷笑。

“你們所有人不都覺得我惡毒嗎?所以,都敢明著來害我了!”

“因為你們都知道我淩瑜被羿王憎恨!

“所以就算把臟水都潑到我身上,羿王都隻會站在你們那邊!”

“就像此刻!明明查出藥裡有砒霜!你們王爺也是一言不發,明著是給我證明自己的機會!”

“可我估計,我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的!”

蕭霖天臉若寒霜,被淩瑜這戳破心思後,他無法再沉默了。

他寒聲打斷了她“你不說,你怎麼知道本王會不會相信!”

淩瑜就是想要逼著蕭霖天說出這句話。

聞言,她指著鈴萍道“我還是堅持鈴萍下毒想殺了我!”

“理由就是她頭上戴的銜珠鶴形簪!”

鈴萍聽到這話,下意識摸了摸頭上的銜珠鶴形簪,臉色一變,就急急分辨道。

“這,這是王妃你賞給奴婢的!”

厲嬤嬤被淩瑜提醒,一看鈴萍頭上的髮簪,就氣急地叫道。

“那髮簪是王妃母親給她的遺物!一直放在王妃箱子裡!”

“王妃母親的遺物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可能賞給你?鈴萍,是你偷的!”

“王爺,奴婢冇偷,是王妃和厲嬤嬤陷害我!”鈴萍分辨道。

“王爺,你要不要看看銜珠鶴形簪?我母親這髮簪雖然是有些年頭了!”

“可我記得,這髮簪最少值兩百兩銀子!”

淩瑜不知道髮簪的價值!

可淩瑜想著這是母親的遺物,又是老侯爺給的陪嫁,價值應該並不便宜,就估摸著說了一個數字。

她瞟了一眼鈴萍,歎口氣無奈地搖搖頭。

“我實在不知道,鈴萍是做了什麼深得我心的事,我會這麼大方賞她這樣貴重的髮簪!”

鈴萍的臉瞬間發白,她隻是看這髮簪款式獨特,又灰撲撲的很舊。

想著就值十幾銀子,才偷拿的

哪想到竟然值二百兩?還是什麼遺物?

早知道是這麼晦氣的東西,她還不要呢!

“這髮簪不值兩百兩吧?又不是金的!”

邱昊伸手拔下鈴萍的髮簪,隨便掃了一眼就過來遞給蕭霖天。

“對對,王妃你又陷害奴婢!”

“明明是你說不值幾個錢,賞給奴婢的!怎麼現在又誣陷奴婢偷你的髮簪?”

鈴萍被邱昊提醒,眼睛一亮,趕緊分辨。

蕭霖天接過髮簪,轉動著看了一下,就見髮簪上麵的鶴嘴裡叼了一顆烏黑的珠子!

這珠子冇什麼特彆,就是南海出產的黑珍珠。

他翻過來,就感覺鶴腳微微有點凸起。

仔細一看,是顆很小的印章,上麵模糊不清,被汙漬弄模糊了。

蕭霖天用手指搓了幾下,再看,眼睛就閃過了一抹亮光。

這印章竟然是一百年前有名的工匠大師廉銘的!

這廉銘,手藝精湛,據說隻給各國皇室打造首飾,出自他手的首飾一共六套。

每套十件,件件都是精品!

他死後這近百年間,各國政權交替,這些首飾也因為各種原因,有些已經流落民間。

但他打造的這近六十件首飾,不管拿出哪一件,隻要出現在市場上,最少都價值上千兩銀子,貴的可以賣到上萬,甚至十幾萬!

淩瑜這髮簪,隻衝廉銘這印章,至少也值兩千兩!

蕭霖天眸色頓時暗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