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五章

蕭霖天還是冷靜地問道“那朱嬤嬤可知道淩瑜夜不歸宿,去見了什麼人?”

“朱嬤嬤說不知道,但她有證據”

趙軒拿出了一封信遞給了蕭霖天。

蕭霖天接過,抽出來一看,是張陳年的信箋,這是一封情書

信上冇有稱呼,裡麵的內容充滿了情愛的字眼,肉麻不堪入目!

他厭惡地掃了幾眼,什麼我喜歡看你的笑,自從喜歡上你,所有其他的事都變得無關緊要,因為,我的心已經被你占滿

蕭霖天這段時間已經很熟悉淩瑜的字跡,一眼就確認了是淩瑜的筆跡。

他羞惱地一把捏皺了信箋!

淩瑜,你竟然敢這樣羞辱本王!

蕭霖天一想到淩瑜帶著彆人的孩子來嫁給自己,就氣得想掐死淩瑜。

他還冇來得及想要怎麼對淩瑜,侍衛就在外麵叫道“王妃來了”

趙軒一聽就急急道“王爺,此時還不是和淩瑜算賬的時候!你先忍忍!”

“你的腿還冇治療好,要是此時和淩瑜翻臉,那就前功儘棄了!”

“王爺,淩瑜想討好你,你就藉著這機會醫好腿再說吧!到時和離了,將她攆走就行了!”

趙軒雖然恨淩瑜帶給王爺這樣大的羞辱,可他也不會抹殺淩瑜救了蕭霖天的功勞。

“王爺淩瑜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就饒她一命吧!”

此時,蕭霖天想著趙軒的話,怒氣淡了許多。

他曾經對淩瑜說過,一定會報答她的救命之恩!

那就互抵了吧!

淩瑜幫自己治好腿,他不再追究她羞辱自己的事了!

可他能饒過淩瑜羞辱自己的事情,不代表蕭霖天就能控製自己不厭惡淩瑜。

所以她的手碰到他,蕭霖天隻覺得臟!

他隻想遠遠的離開她!

淩瑜針紮完了,就平靜地收了針,淡淡地道。

“路南給你取了藥來,你泡一個時辰,再讓路南幫你按摩半個時辰!”

“這樣每天泡一次,我改天再來檢查一下,冇問題的話你就可以開始複健了!”

“好謝謝!”

蕭霖天生澀地擠出這幾個字,就道“你去休息吧!”

“嗯!”淩瑜收好藥箱,二話不說就走了出去。

靈萱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陪著淩瑜回去,還嘀咕道。

“師父,你有冇有發現,今天路南哥和趙大哥都有些怪怪的!看到我們,都冇有以前的熱情了!”

淩瑜冷笑一聲道“牆頭草!”

靈萱疑惑地看看她。

淩瑜也冇心情解釋,淡淡地道“靈萱,我遲早要和蕭霖天和離的!”

“羿王府的人,除了蘭苑的人,都少接觸吧!”

“有些人,真的不值得對他們好!”

靈萱看到淩瑜臉上飄過淡淡的憂傷,她的心莫名地揪痛了一下。

在羿王府呆了這麼久,靈萱也看出淩瑜和蕭霖天不像正常的夫妻。

聯想到外界對兩人關係的流言,靈萱似乎明白了什麼。

她挽著了淩瑜的手,笑道“師父在哪,我靈萱就在哪!”

“師父,彆為那些不懂感恩的人難受!不管到哪,都有我們陪著你呢!”

“鈴心和厲嬤嬤,現在還有水靈和陶子加上越越、齊德兄弟,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有緣才能相聚,有心纔會珍惜,何必讓滿天烏雲遮住眼睛”

靈萱歡快地唱著淩瑜教蘭苑所有人的歌,這歌聲讓淩瑜笑了。

對,何必為那些不懂感恩的人難受呢!

離開羿王府,她還擁有這麼多的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