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七章

關穎家的店鋪一夜之間就空了。

這樣的訊息淩瑜怎麼可能不透露給趙真真呢!

和淩瑜想的一樣。

趙真真一聽關家的錢財冇了,再聽到是被魏王去搶走了。

趙真真片刻冇猶豫就回到了康王府。

之前,趙真真還想著康王要利用關穎,拿到關家的財產,所以她在對待關穎時還有所顧忌。

可現在關家的錢財都被魏王搶了,趙真真就絲毫冇顧忌了。

關穎手上冇錢,又讓康王染上了那種臟病,康王怎麼可能容忍關穎活著呢!

趙真真馬不停蹄回到了康王府,就讓人把給關穎看病的大夫抓到了康王府。

康王蕭霖奕纔回到康王府,趙真真就過去見蕭霖奕了。

“真真,你回來了?”

蕭霖奕今日進宮被邵妃罵了一頓,讓他儘快去接趙真真回來。

邵妃氣惱地道“你是不是被關穎那賤人迷昏了頭?”

“關穎是什麼家世?趙真真是什麼家世?關穎那賤人能和趙真真比嗎?”

“奕兒,太子之位你還冇坐上,你還需要趙家支援!為了一個賤人得罪趙家,你是不是不想要那位置了?”

蕭霖奕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隻是他想晾趙真真幾天,免得她一天到晚的給自己擺架子!

以為自己缺了她不可!

現在見趙真真主動回來,蕭霖奕不用低聲下氣的去接,心情就好了,虛偽地陪笑道。

“本王還想著過去接你,你就回來了,真好!”

他伸手想去摟趙真真,趙真真心裡隻覺得噁心,表麵卻裝得很高興的樣子。

她低頭避開了蕭霖奕的視線,輕聲道。

“我娘罵我了,說夫妻之間有事好好說!真真也覺得自己之前不夠大氣所以就回來了!”

“王爺真真很想你!”

蕭霖奕心裡更是樂開了花,趙真真這算被自己降服了嗎?

“王爺,真真這次回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趙真真低聲道“前兩天真真感染了風寒,就讓白卉去給我抓藥,冇想到白卉聽到了大夫在嘲諷咱們康王府”

蕭霖奕眉頭就皺了起來“一個大夫還敢嘲諷我們康王府,不想活了嗎?他都說了什麼?”

趙真真為難地道“王爺,這些話真真實在是說不出口大夫我已經派人抓回來了,王爺你自己審吧!”

“帶上來!”

一會,趙真真的侍衛就將一個大夫帶了進來。

那大夫一見蕭霖奕,就嚇得麵無血色,跪了下來,冇等康王詢問,就怯怯地道。

“王爺關穎讓小的給她看的是那種病小的真不知道她怎麼染上的啊!”

“哪種病?”

蕭霖奕的心咯噔了一下,不會是自己想的那種吧?

“就是就是青樓裡的那種病!”

大夫嚇得結結巴巴“王爺關穎交待小的不準說出去,怕怕王爺知道要了她的命!”

“可小的想瞞也瞞不住啊,這兩天帝都很多人都悄悄在傳!”

“他們說關穎水性楊花,和男人亂搞才染上了這樣的病和她有那種關係的人都被她傳染了!”

蕭霖奕頓時麵色如土,原來自己這兩天身體不適是被關穎傳染上了!

這個賤人!

這個賤人就該千刀萬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