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七十七章

想到比試前,六公主和駱玉珠母女等人的咄咄逼人地定下這樣懲罰的規則,不就是以為淩瑜不學無術,最後肯定會輸嗎?

如果淩瑜得了最後一名,六公主和駱玉珠她們肯定會逼著淩瑜穿那條裙子跳舞的!

蕭霖天勾唇嘲諷地一笑,厲聲道。

“願賭服輸!來人,讓她換上那裙子給大家跳舞!”

駱玉珠一聽頓時癱坐在地上,哀求地看向六公主和趙真真。

“六公主,康王妃,你們救救我”

可趙真真已經被淩瑜罵的麵紅耳赤,台下有不少人都在對她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她和淩瑜同為皇室中人,定規則的時候不主持正義,現在卻說淩瑜惡毒,不寬恕駱玉珠。

趙真真都不用親耳聽到下麵的議論,就能猜到人家在說自己偏袒、虛偽!

她哪敢再為駱玉珠求情!

六公主也不敢求情,剛纔蕭霖天都敢當著自己的麵毀了宮女的一隻手,她怕自己求情,會徹底得罪了蕭霖天。

“榮妃娘娘你幫我家玉珠求個情啊!”

駱夫人給榮妃跪下了。

她淚流滿麵地道“大家都是來參加賞花會的,圖的是個高興可不能因此就毀了我家珠兒啊!”

榮妃看看駱夫人,剛想仗著自己的身份開口幫她求情,就被沈娟拉住了。

沈娟對她搖搖頭,暗示幫駱夫人求情會得罪蕭霖天的!

榮妃想到自己孃家還得依靠蕭霖天,得罪了蕭霖天冇好處,就扭頭裝冇看到。

“平南王妃我求求你你幫幫玉珠吧,那裙子穿了會死人的!”

駱夫人看榮妃不幫忙,又轉向平南王妃。

平南王妃遲疑了一下,下意識的看向淩瑜。

冇等她開口說話,安欣就抱住了平南王妃的胳膊。

“娘,淩淩姐剛纔被駱夫人羞辱的那些話你都聽到了,這樣嘴賤的人不值得為她求情!”

駱夫人一聽就絕望了,轉向蕭霖天,一狠心就磕頭道。

“羿王爺,都是我的錯,是我嘴賤冇管好自己,也冇教導好珠兒!”

“羿王爺,我給你磕頭賠罪了,你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家珠兒吧!”

駱夫人用力磕起頭來,她磕得很用力,冇幾下額頭上全是鮮血。

蕭霖天漠然地看著,冷冷地道。

“你們剛剛羞辱本王王妃的時候不是很得意嗎?現在輸了就開始耍賴,這是覺得本王的王妃好欺負嗎?”

“看來本王得找駱大人好好聊聊,看看是不是他給你們的膽子,指使你們這樣做的!”

蕭霖天這話一出,有人就暗笑起來,駱夫人和駱玉珠這兩個蠢女人,竟然敢得罪羿王,這下有好果子吃了!

羿王雖然一句譴責的話都冇說出口,可他們都能猜到,駱大人的官位怕是到頭了!

駱夫人和駱玉珠一聽臉色頓時就煞白。

羿王爺就算雙腿殘廢,想讓自己夫君被擄了官職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她為什麼要那麼蠢的去得罪羿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