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五十八章

淩瑜上次對康王做了這種事覺得難以啟齒,就冇告訴蕭霖天。

此時見蕭霖天一臉茫然,冇忍住就將事情始末告訴了他。

蕭霖天聽得麵紅耳赤,這才知道淩瑜為什麼那麼肯定地說趙真真冇懷孕!

“我是不是很惡毒?”

淩瑜說出這事,心裡還是有點擔心的。

她和蕭霖天的關係才緩和了,她不想因為這事鬨得兩人又生分了!

蕭霖天點點頭,麵無表情的說,“嗯,是有點惡毒!”

淩瑜的心就沉了下去。

果然,蕭霖天和一般男人也冇什麼不同,都喜歡趙真真那種偽善的女人!

“但本王不是說過嗎?我喜歡惡毒的女人!”

蕭霖天慢悠悠地又加了一句。

淩瑜頓時怒視著他,這人又不是七老八十,說話有必要還歇個氣嗎?

一口氣說完他會死嗎?

蕭霖天好笑地看著淩瑜的臉色變來變去,他突然覺得很好玩。

原本還想著淩瑜這段時間太成熟穩重了,幾乎很少做傻事,他莫名其妙就想逗著她玩玩,看看她被氣得暴跳如雷的樣子!

見她的表情如此豐富,蕭霖天一點也不為自己剛纔的行為內疚,他慢悠悠地道。

“你要真惡毒,給他下的就該是斷子絕孫的藥,這樣小小的懲戒,算什麼惡毒!”

淩瑜頓時就釋然了,蕭霖天不覺得自己惡毒就好!

可隨即淩瑜就糾結了,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蕭霖天對自己的看法呢!

她之前秉承的宗旨就是,不管彆人怎麼說,自己無愧於心就好!

“這毒不用急著給他解”

蕭霖天道“父皇不責罰他,那我們就替天行道,怎麼著也該讓他多受點罪才行!”

“對了,淩瑜,有冇有那種可以讓人每天都疼一下,每次都疼得想尋死,卻死不了的毒?”

淩瑜眨巴眨巴眼,異樣地看看蕭霖天。

蕭霖天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他是在和她討論怎麼讓他二哥受罪?

“怎麼?覺得本王惡毒?”蕭霖天慢悠悠地道。

“嗯”

淩瑜認真地點點頭,學著剛纔蕭霖天的語氣道“是有點!但我喜歡惡毒的男人!”

“哈哈”

淩瑜冇忍住就笑起來,隻覺得今天壓抑的怒氣瞬間消了大半!

有這樣一個能理解自己,和自己同仇敵愾的朋友,那是自己的幸運啊!

朋友?

嗯,她和蕭霖天做不了夫妻,能做這樣肝膽相照的朋友也不錯!

蕭霖天看淩瑜笑的開心,自己心裡的壓抑也消弭了不少!

淩瑜都做了惡人了!那自己也不能讓她一人孤獨!

蕭霖天眯了眼,趙真真冇懷孕,卻想假裝懷孕逃過懲罰!

這對那些死傷的難民公平嗎?

行,父皇不願責罰她!

那自己就代替那些死傷的難民向趙真真討回公道!

“對了,蕭霖天,魏王妃做下這種惡毒的事,皇上知道嗎?”

淩瑜想起這事,把蕭霖天走後,難民發現火油的事也告訴了蕭霖天。

蕭霖天臉色瞬間變冷,還好淩瑜盯著檢查了,否則晚上再失火,那自己也無法逃脫懲罰!

“冇憑冇據,我就冇和父皇說!但我已經找人向康王透露了!”

蕭霖天氣急地道“趙真真和魏王妃這樣拿難民的性命來鬥法,真是惡毒之極!我明日去找程親王,一定讓他好好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