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八十一章

冇有腳架,淩瑜隻能跪在地上給路南處理傷口。

路南背上的傷是致命傷,已經穿透了路南的背部,刺到了心臟一部分。

淩瑜檢查時,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祈禱著彆刺穿大動脈,否則自己就算是神仙,也無法救迴路南。

她用銀針先封住了路南的心脈,才小心翼翼地檢視路南的傷勢。

這一瞬間,淩瑜想起了自己才穿越過來的情景!

那時,自己被蕭霖天誤會,被梁家兄妹算計。

是路南幫了自己!

他雖然有時性格衝動,容易被人挑唆,可他是善良的,他還這麼年輕,他不該這樣死去!

“師父,路南還有救嗎?”

靈萱顫聲問道,她看著那麼多的血湧出,也想起了當初自己受傷的樣子。

當時,是路南給自己輸了血!

雖然是師父救了自己,可在靈萱心裡,路南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她的身體裡流著他的血,路南對她的意義已經等同於最親的人

靈萱後悔了,早知道生命這樣脆弱,她就不該和路南一直賭氣。

師父都說了,既然路南認錯了就該原諒他!

可她就是莫名其妙地生路南的氣,氣他不該幫著邱文雙欺負她和師父。

她當路南是親人,路南怎麼能偏向一個外人呢!

此時想著路南有可能再也不能睜開眼和自己說話,靈萱的眼淚再也控製不住,撲簌簌地往下流。

淩瑜看了她一眼,她能理解靈萱此刻的心情。

隻是,現在還不是傷感的時候!

“靈萱,擦擦眼淚,要哭等路南徹底冇救的時候再哭!”

淩瑜嗬斥道“趕緊過來幫忙,路南能不能活著就靠你了!”

“好,師父”

靈萱胡亂地用袖子擦乾眼淚,趕緊準備血漿。

她跟淩瑜這麼長時間,早學會紮針輸液了。

她一邊強作鎮定地給路南輸血,一邊祈禱著淩瑜能像以前一樣力挽狂瀾,救活路南。

淩瑜切開了路南的傷口,看到裡麵的血還在往外溢位,她拿棉花洗了血,看清傷處。

淩瑜緩緩舒了一口氣,還好大動脈血管隻是破了一點,冇全斷。

淩瑜小心地修補著,陶子默默地給她遞著工具,邊幫她擦著溢位來的汗。

外麵的打鬥聲已經小了許多,簡易手術室裡的三人卻像在另一個世界,對外麵的聲音置若罔聞。

四百血輸進去了,路南卻冇什麼起色。

靈萱匆匆出去,又找了兩個人抽血。

如果不是自己要幫忙,靈萱是想將自己的血輸給路南的。

這是她欠路南的,隻要路南能脫離險境,讓她把自己身體裡的血給他都行!

金大先生在耿小豪和畢海峰等人的幫助下,前後夾擊,很快就拿下了楊知府一行人。

可崔榮卻發現劉輝不見了,這個親自砍了秦山手的惡霸居然逃走了!

崔榮恨死了,當即稟告了金大先生就想帶人出去捉拿他。

“暫時讓他先逃吧!”

金大先生沉聲道“現在外麵是什麼情況還不知道,我們現在還不能太分散。先守住棗莊再說!”

“你放心,就算劉輝跑到天涯海角,我們也一定會抓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