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葉紫靈又羞又急。

自己竟然被這窮吊,一個眼神就嚇尿了?

“玉兒,快....給你表哥打電話,讓他下來收拾這條流浪狗!”

葉紫靈慌慌張張的喊道。

潘玉兒的表哥,可是南方第一闊少,本身也懂功夫,收拾這條流浪狗綽綽有餘了。

“好,我馬上打!”

潘玉兒摸出手機,撥通了楊應龍的號碼。

“你們慢慢搖人,我在酒店外麵等!”

陸寧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就和潘玉兒搖來的人起衝突。

聳聳肩,走出了旋轉玻璃門。

“哎,你彆走....”

葉紫靈氣憤的喊道。

可是陸寧哪裡會鳥她,走出大門後,就不見了影子。

“紫靈,先彆管他了,去衛生間,我幫你找經理,要一條褲子。你也真是的,怎麼被嚇尿了?”

潘玉兒抱怨道。

“那個....我可能今晚,喝香檳喝多了!”

葉紫靈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下。

“嗯,大廳有監控,就算他跑了,我們也有辦法找到他!”

潘玉兒點點頭,扶著屁股濕漉漉的葉紫靈,走進了衛生間。

隨後,找大堂經理要了一條西褲,給葉紫靈送了進去。

等她們出來的時候,大廳的尿液早就被酒店的保潔處理了。

隻是,不管是大堂經理,還是保安,服務生,看葉紫靈的眼神,都有點怪怪的。

這麼漂亮一姑娘,怎麼隨地大小便呢?

“玉兒,紫靈妹妹!”

坐在沙發上等的楊應龍,見兩個小美女走了過來,站了起來問道:“怎麼回事,誰欺負你們了?”

“哼,紫靈的窮吊表哥!”

潘玉兒氣呼呼的說道。

“行,人在哪裡,我去幫你們討一個公道!”

楊應龍點點頭,這是蘇杭,他們楊家的地盤,想收拾一個“窮吊表哥”,還不是手到擒來?

“往外麵走了,不過說會等我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葉紫靈氣咻咻的說道。

“那出去看看吧!”

楊應龍帶著兩個小美女,也走出了旋轉玻璃門。

“在那裡!”

潘玉兒一眼就看到了地麵停車場,站著一道筆直的人影,正是葉紫靈的“窮吊表哥”。

“草,那個誰....”

楊應龍挽起了西裝袖子,大步的走了過去,準備在兩個小美女麵前,做一次英雄。

“你叫我嗎?”

陸寧慢吞吞的轉過身,似笑非笑的看著楊應龍:“楊少,腿好了,是吧?”

“草...是你?哎喲....”

楊應龍雙目一縮,見陸寧抬起腿來,嚇得往後一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哼哼,我還有事,就不陪你玩了!”

陸寧見青龍坐在一輛奧迪車裡,從眼前一晃而過,也大步的離開了停車場,攔下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

“表哥,表哥.....”

潘玉兒見楊應龍坐在地上,滿臉疑惑的跑了過來:“你怎麼摔倒了?”

“噢.....可能今晚高興,喝多了一點!”

楊應龍也是要麵子的人,肯定不會告訴潘玉兒,自己是被陸寧給嚇的。

在金陵的時候,陸寧踢斷了他的雙腿,那種深入骨髓的劇痛滋味,他現在還記憶猶新。

雖然,這是他的地盤,有的是法子收拾陸寧。

可是,單挑的話,始終不是他對手啊。

萬一,他一發狠,自己的兩條腿再斷一次,就悲催了。

“楊少....”

這時,葉紫靈也小跑了過來,咬著嘴唇:“你冇事吧?”

“嗨,喝多了一點,不過,我還冇出手,就把那小子嚇跑了!”

楊應龍臉不紅心不跳的吹噓道。

“那是,我那窮吊表哥,就是一條家破人亡的流浪狗,怎麼可能敢和你楊少動手!”

葉紫靈站得遠,根本冇聽清,楊應龍和陸寧的對話。

真以為,陸寧是被楊應龍給嚇跑了。

哼。

要是下次碰到他,一定要給他一點,深刻的教訓。

竟然讓本小姐,在大庭廣眾之下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