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清脆的巴掌聲,響徹病房。

葉傾心心裡的仇恨也因此釋放出來。

“這一巴掌,是替薄爺爺打的。”

“這一巴掌,是為我......”

病房裡的動靜,惹來了一臉盛怒的薄妄川,薄妄川一把扯過葉傾心的頭髮,狠狠一甩,將葉傾心甩到床頭櫃上,刹時,她的額頭上,婉延流出一抹鮮血,看起來觸目驚心。

“葉傾心,你又在這裡發什麼瘋?”

晏黎黎捂著自己紅腫的臉龐,嬌嬌弱弱的解釋道:“薄哥哥,妹妹的孩子死在監獄,她肯定是在病中太想念自己的孩子了,我能理解她的。”

葉傾心聽見晏黎黎這似是而非的話,厲聲反駁道:“晏黎黎,我的孩子冇死!我的孩子還活著,我不允許你詛咒她們。”

“夠了!”

薄妄川冷冷地瞥了一眼葉傾心,隻那一眼,便是滿眼的厭惡與憎恨。

葉傾心的心,在那一瞬間,彷彿被萬箭穿過。

她曾深愛著的摯愛視她如毒蠍。

縱然已經決心不愛他,可她的心,卻依舊痛到無法呼吸。

“葉傾心,手術後,你就可以看見你的孩子。”

薄妄川冷凜的眸光,鎖住瘦弱的葉傾心,狠戾警告道:

“倘若你膽敢在手術前耍什麼花招?我會讓你一輩子都見不到她們。”

葉傾心的餘光裡,晏黎黎用一種同情、憐憫、悲哀的眸光,看著她。

一個可怕又荒謬的念頭在葉傾心的心尖蔓延開。

她為什麼那麼相信薄妄川的話?

萬一薄妄川和晏黎黎是隻為了讓她心甘情願捐骨髓救薄弈而騙她呢?

萬一她的孩子還活著,隻是一個巨大的謊言呢?

薄妄川轉身的那一瞬間,葉傾心順手從桌上拿起一隻玻璃杯,“砰”的一下砸到牆上。

玻璃杯的碎片,四處濺開。

薄妄川扭過頭,囂張至極,不耐至極。

葉傾心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玻璃碎片,趁著晏黎黎錯愕愣神之際,一把揪住晏黎黎的頭髮,將玻璃碎片抵在晏黎黎那纖細的脖子上。

“薄哥哥。”晏黎黎驚慌失措。

薄妄川冷漠的眼眸裡,是滿滿的厭惡。

葉傾心絕美的眼眸,蘊滿了晶瑩剔透的眼淚。

微紅的眼尾透著一股易碎的脆弱感。

她握著玻璃碎片的手,止不住的顫抖。

“薄妄川,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我的孩子還活著,除非......”葉傾心微紅的眼尾,滑過一滴晶瑩剔透的眼淚,“除非你證明給我看。”

“葉傾心,你有資格和我講條件?”薄妄川嘲弄冷笑道。

葉傾心握著玻璃碎片的手,用力往晏黎黎的肌膚裡一股,鋒利的碎片刺得晏黎黎的秀眉微擰。

“薄妄川,你如果不證明給我看,我現在就殺了晏黎黎。”

晏黎黎害怕得瑟瑟發抖,她知道葉傾心被逼到了絕境,她完全有可能會說到做到。

薄妄川陰鷙的眼眸裡滑過一抹濃烈的殺意,他薄唇微啟,森冷幽寒的反問道:“坐了五年牢,你還是這般惡毒......”

葉傾心“嗬”的一聲冷笑,她滿眼譏誚的看著薄妄川,沙啞著反駁道:“薄妄川,現在冇有資格和我談條件的是你!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證明給我看我的孩子還活著,要麼我帶著晏黎黎同歸於儘!”

葉傾心纖細的胳膊,爆出前所未有的力氣,她緊緊地禁錮著晏黎黎的身體,並將她和自己拉到陽台上。

“薄妄川,倒時計開始。十、九、八、七......”

薄妄川從來不曾想過曾經那個明媚耀眼的葉傾心,竟會變成這樣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葉傾心,你現在放手,我咎往不究,否則......”

夜風吹著葉傾心的長髮,陽台上的她,宛如月中女神,她的眼神是那麼的絕決與狠戾。

“薄哥哥,救救薄弈。”

晏黎黎眼中帶淚,苦苦哀求。

薄妄川心中翻滾著一片怒海,咬牙切齒對著一旁的陳照道:“陳照,將那雙野種的相片拿給我。”

陳照忙不迭的遞上一張相片。

薄妄川修長的手指,夾著一張薄薄的相片,陰冷幽寒的說道:“葉傾心,如果薄弈有事,我會讓她們給我的兒子陪葬。”

葉傾心的眸光,落到相片上那雙雙胞胎女孩的臉龐上。

她認真又仔細的端詳著相片上的那雙女孩。

她們的眉眼,像極了自己。

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是一模一樣。

葉傾心終於相信自己的孩子還活著。

她和薄妄川的孩子還活著。

薄妄川冷漠地看著滿臉喜悅葉傾心,語氣幽寒冷冽道:“想要相片,就乖乖地簽了這兩份協議。”

葉傾心不假思索一下推開晏黎黎,道:“我簽!”

陳照恭敬的將離婚協議和股權放棄協議遞給葉傾心,葉傾心連看都冇有看一眼協議內容,隻是接過筆,在應該自己簽名的位置上,簽上自己的名字。

“薄妄川,你現在可以給我相片了嗎?”

薄妄川冷幽森寒的開口道:“這張相片我可以給你,但我要你發誓。”

葉傾心看著近在咫尺的相片,迫切道:“我發誓。”

“若你違背了我和你的交易,你將此生與你的孩子永不見麵。”

葉傾心不假思索的豎起三指手指在太陽穴旁,發誓道:“如若我葉傾心不給薄弈做骨髓配型,我將和我的孩子此生永不相見。”

薄妄川將手上的相片往地一扔,便帶著晏黎黎離開病房。

“24小時,盯緊她!”

保鏢們齊聲應道:“是,薄少。”

葉傾心飛快的接住相片,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裡。

相片上是一對雙胞胎女孩,她們穿著一條一模一樣的嶄新的碎花連衣裙,都剪著齊耳的短髮。

相片上的她們,露出甜甜的微笑。

葉傾心看癡了。

她仔細的端詳著女孩們的長相,女孩們像她,皮膚白的耀眼,頭髮烏黑,笑起來的時候,臉頰上,還有一對甜甜的酒窩。

“寶寶,我是媽媽。”

“寶寶,我們很快就能看見了。”

葉傾心輕輕地捧著相片,輕輕地親吻著相片上的孩子們。

晶瑩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葉傾心的心,揪成一團。

“寶寶,寶寶。”

葉傾心不知哭了多久,哭得睡著了。

饒是她睡著了,她也緊緊地握著那一張僅有的相片。

病房門,輕輕地打開了。

小薄弈輕手輕腳的來到葉傾心的身邊,小心翼翼地將手裡的棒棒糖放到葉傾心的枕邊,奶聲奶氣道:“漂亮姨姨,藥藥苦,吃糖就不苦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