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三人給林戰脫掉上衣抬上床,林雲就把人趕了出去。

隨後,從一旁取出一個泛黃的牛皮包,攤開。

108根龍紋金針,整整齊齊。

林雲一手扶著林戰坐起身,一手抽出一根金針,紮在林戰背部的穴位上。

接著,林雲屈指,在針尾輕輕一彈。

“嗡!”

金針立馬發出如蜜蜂振翅的“嗡嗡”聲。

林雲動作不停,行雲流水般又在林戰背上紮了十多針。

十六根金針震顫呼應,林戰臉上的青黑之色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褪去,迅速紅潤起來。

“吟——”

當所有金針的翁鳴融合歸一的時候,林雲一掌拍在林戰背心。

“哇!”

林戰身子一顫,吐出一大口黑血,緩緩睜開眼。

“師兄,見到你真好!”

看到林雲,林戰扯了扯嘴角,剛毅的臉龐上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微笑,“太謝謝你了!我就知道,天下冇有你解不了的毒。”

他中的毒乃絕世奇毒,若不是林雲,必死無疑。

“謝個錘子!”

林雲撇撇嘴,收回金針,“行了把衣服穿上吧,北疆那邊還需要你回去鎮場子呢!”

林戰絲毫不在意,咧開嘴,笑得更燦爛了。

門外,蕭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林戰那有些憨實的笑聲,讓他差點懷疑人生。

這還是他們熟悉的那個通天戰神嗎?

獨身睥睨萬敵的戰神,原來也有這麼隨和的一麵!

“這個林神醫,到底什麼來頭,竟然是上峰的師兄?”

蕭北失神喃喃,之前那點怨氣早就煙消雲散了,隻剩濃濃的好奇。

“師兄,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明天就滿24歲了吧,當年師傅說你滿了二十四歲就要麵臨命劫,必須去找咱七個師姐纔有可能化解,你怎麼打算的?”

林戰此刻早已冇了通天戰神那盛氣淩人的傲然,在林雲麵前,他就是個小弟。

兩人雖然師承一人。

但若是論本事,林雲不管是醫術還是武學那都能甩林戰十幾條街。

就算是十個林戰也不是林雲的對手,除此之外,林雲還精通玄門秘術,道家八卦,鑒寶神通等等神奇的手段。

如果當初是林雲去了北疆,哪還有自己什麼事情。

林戰的話讓林雲微微一怔。

師傅的話他自然不會忘記。

“師傅昨天纔給我打了電話,說七師姐現在就在江北市,讓我明天先去江北給一富貴人家的家主瞧病,然後再去找七師姐,說七師姐那裡有當年害死我林家那些凶手的訊息。”

十八年前,江北市林家被人陷害。

林家上上下下三十八口人全部葬身火海之中!

唯有林雲恰巧被經過的青衣道人所救,並帶回了桃花村,收其為徒。

後來青衣道人又收養了孤兒林戰。

雖然林戰年紀比林雲稍大,但因為林雲先拜青衣道人為師,所以林戰叫他師兄。

“師兄,我聽說七師姐現在可是江北市的商業女皇,人美錢多,你可要抓住機會啊,畢竟以前小的時候,七師姐一直嚷嚷著要嫁給你。”

林雲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行了行了,趕緊回你的北疆吧,我收拾收拾也要去江北市了。”

……

次日。

“小玉嫂,桃花村的大姑娘小姑娘們,我林雲走了,你們可彆太想我。”

看著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林雲眼神深邃。

他冇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簡單收拾了一下,便上路了。

三個小時之後,他抵達江北市。

一身道袍,揹著一個老舊的帆布包,這幅格格不入的打扮,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林雲渾不在意,泰然自若。

這時,不遠處一輛大紅色的法拉利超級跑車駛來,停在了林雲的麵前。

接著車門打開,一雙修長筆直的黑絲**首先映入眼簾。

俗話說腿長的女人矮不了,這一點兒的確冇亂說。

從跑車上下來的美女,身高少說得有一米七五,比起林雲也隻矮了半個頭。

她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T恤,下半身穿著一條黑色百褶裙。

烏黑的頭髮紮成高馬尾,顯得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你就是林神醫?”

葉靈兒看到林雲這幅打扮後,不由蹙了蹙眉。

林雲看到葉靈兒之後,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驚豔。

這美女,長得也太帶勁兒了吧。

比起小玉嫂也不彷徨多讓啊。

隻是對方俏臉寒霜,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滿了不屑之色,稍稍有些破壞美感。

葉靈兒冇想到,自己家族動用所有人脈關係纔好不容易請來的神醫,竟然是一個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毛頭小子。

而且對方這幅打扮簡直就跟乞討的差不多。

太寒酸了。

那青灰色的道袍都已經洗的泛白,而且到處都是補丁。

他這幅打扮不太像是神醫,反倒像是一個江湖騙子。

要不是林雲本身長得還算可以的話,葉靈兒甚至都不屑和他搭話。

她俏臉上的表情自然是冇有逃過林雲的眼睛。

不過他並冇有在意。

“事不宜遲,現在就去給葉家主治病吧。”

林雲一邊說著,直接打開車門一**坐了上去。

葉靈兒氣鼓鼓地跺了跺腳,她打心眼裡不相信林雲就是神醫。

但是冇辦法,老爸下了死命令,必須要把林雲接回去給爺爺治病。

雖然心中萬般不願,但葉靈兒也隻能發動汽車。

林雲坐上車之後就好奇的東摸西摸,尤其是一雙眼睛看到有穿短裙**的漂亮美女時,更是一眨不眨。

旁邊,葉靈兒將他這些小動作儘收眼底,氣得直撇嘴,暗自憤然。

“土鱉!你最好能治好我爺爺的病,否則本小姐一定要你好看。”

很快,法拉利跑車就停在了一棟豪華獨棟彆墅外麵。

下了車,林雲跟著葉靈兒走進彆墅,隨後來到了彆墅一樓的一間屋子裡。

此刻屋子裡還站著兩人,一個是身穿西裝,戴著金絲邊框眼鏡,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他是葉靈兒的老爸葉鼎天。

另外一個男子大約五十歲出頭的年紀,穿著白大褂,揹著個藥箱,應該是個醫生。

此刻,白大褂正在給躺在床上的白髮老人治療。

白髮老人正是葉家家主葉鴻!

林雲這次來葉家,也正是要替他治病。

葉鼎天見到林雲之後立馬就迎了上來,語態放得很低。

“您就是林神醫吧?”

雖然林雲看上去年紀不大,但葉鼎天卻不敢對他有絲毫小瞧之心。

他們葉家廢了好大的功夫,才聯絡到的林雲。

林雲微微頷首,剛準備說話,結果穿白大褂的那個男子突然臉色一變。

“不好,葉老爺子病情惡化了!”

與此同時,床頭的醫療儀器也突然發出了陣陣刺耳的警報聲。

上麵,葉老爺子的身體各項指標正在急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