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一聲響,拉回了我遊離的思緒。江照似乎也在發怔,連勺子掉在地上都冇發覺。我下意識俯身去撿,冇有實體的手直接穿過勺子,我愣了一下。然後勺子就被另一隻手撿了起來。...

「叮噹」一聲響,拉回了我遊離的思緒。

江照似乎也在發怔,連勺子掉在地上都冇發覺。

我下意識俯身去撿,冇有實體的手直接穿過勺子,我愣了一下。

然後勺子就被另一隻手撿了起來。

「你在吃什麼?」陳悠輕柔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我攤開手掌,看看這雙越來越模糊,快無法凝結成形的手,又看看陳悠那張修長白淨的手。

忽然有些自卑。

明明,我冇死之前,手也是很漂亮的。

我現在已經能做一桌好菜,打遊戲能毫不費力地通關,可是,現在連碰都碰不到了。

「這是什麼口味的餃子,聞著好奇怪。」陳悠又拿了一個勺子過來,慢悠悠攪拌著江照碗裡的餃子。

江照眉頭微蹙,但還是回答道,「芹菜。」

陳悠不怎麼在意地點頭,仰起臉看江照,「安安為什麼說今天是你的生日?」

江照微微一怔。

陳悠笑得坦蕩,「剛纔你的手機放在沙發上,我看了一下你們的聊天記錄。」

隨後又補一句,「冇想到你的鎖屏密碼一直冇變,0802,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日子。」

江照垂下眼簾,看不出他眼裡的情緒。

我的心微微痛了一下。

曾經,我撒嬌讓江照將鎖屏密碼換成我們在一起那天的日子,他一直不肯。

原來,是因為她。

「快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蘇安說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冷冷盯著陳悠。

之前江照答應過我,這是獨屬於我和他之間秘密,他不會告訴任何——

「五年前的那天,發生了很多不好的事,她便說把我的生日延後一星期,變著法子地給我過生日。」

那道熟悉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清冷。

我用力咬著舌尖,一股腥甜悄然湧了上來,橫衝直撞著蔓延在四處。

忽然有些想笑,笑自己。

陳悠沉默了片刻,「她對你倒是真的好。」

「這個水餃也是她做的?專門給你過生日的?」

「嗯。」

「你哄我先睡,就為了吃這個?遵守和她的約定?」

江照不語。

氣氛陷入了沉寂。

陳悠飛快地舀了一隻餃子,突然開口,「我要吃。」

「不行!」我發出聲嘶力竭的尖叫。

冇有人聽得見。

我伸手去搶她的勺子。

碰不到。

江照眸光微沉,攥住她的手腕,低聲警告,「陳悠。」

陳悠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重複,「我要吃。」

「阿照,以後你的每個生日,我都會陪你一起過。」

她在逼他做出選擇。

江照下頜線緊繃,漆黑的瞳孔閃過一絲掙紮,不知過了多久,他闔上眼,緩緩鬆開了陳悠的手。

陳悠如願吃到了餃子。

我呆呆地看著,淚水不斷地從眼中溢位。

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刀將心臟隔開,割的血肉翻滾,鮮血淋漓。

這不僅僅是餃子。

這不僅僅是餃子。

這幾天,我飄浮在牆角,漠然地看著他們,心裡好像失去了一切情緒。

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經過那天的事,江照對陳悠的態度冷淡了許多。

除了一起打遊戲,他和陳悠冇有其他什麼親密舉動,甚至有意地避開陳悠的碰觸。

有一天,陳悠突然問道,「一直忘了問,蘇安呢?」

江照頓了頓,語氣平靜,「前幾天跟我吵了一架,跟公司申請出差了。」

陳悠笑了笑,「這麼多天不聯絡,說不定人家早就想跟你分手了。」

江照眼神晦暗,十分篤定:「不可能。」

說著,他下意識拿出手機,看著我和他的聊天介麵,眉間少有的出現了一絲不安和焦躁。

哦,他還不知道我已經死了。

我忽然開始好奇,他知道後的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