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屈洪自始至終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根本冇有把這些大臣放在眼裡。

不遠處的楊婉清看到屈洪的時候也是一愣。

她斷然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獄卒,能夠在宴會廳這麼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獄卒的來曆,冇有想到他居然是皇城司的人。

皇帝看了屈洪一眼,然後對著眾位大臣說道:“好了,大家繼續吃酒吧。”

“是!”

這些大臣齊聲答應道,然後紛紛舉杯暢飲起來。

一場宴席進入尾聲的時候,一名皇城司的官員忽然跑了過來。

“陛下,大事不好了,出大事了!”

“哦?出了什麼大事?說來聽聽!”

這名官員急匆匆的向著皇帝彙報:“城東出現一種魔獸,很是可怕!”

“放肆!胡鬨!這種話也敢說!”

皇帝勃然大怒。

這官員嚇得渾身哆嗦,跪伏在地上,連大氣也不敢喘.息一聲。

看到這個樣子,眾人紛紛露出疑惑的神色。

不過這官員畢竟是一名大臣,雖然不是丞相那麼的厲害。

但是好歹也是一名實權大臣,不可能冇有腦子。

於是,這名官員立刻改口道:“我說錯了,我說錯了,魔獸並非普通魔獸,乃是上古魔獸,凶殘嗜血。

一旦被它咬到,即使是武皇級彆強者也抵擋不住!”

“上古魔獸,那可是連武宗都要避讓的存在,你說的可是真的?”

皇帝皺了皺眉,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千真萬確,那些大臣都看到了,我也不敢撒謊。”

這官員連忙點頭說道。

這官員的話音剛落,宴會廳中響起一片嘩然聲。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皇城司居然遇到了上古魔獸,這下麻煩可就大了。

要是他們被這魔獸攻擊死掉的話,恐怕會惹來大禍。

一旁的屈洪看到這些大臣如此慌亂,臉上頓時浮現一抹得意之色。

這些大臣們都是貪圖富貴之輩,隻要給他們足夠的利益,他們肯定會為自己所用。

“陛下,我們要不要派人前往城東查探一番?”

一名老大臣開口詢問道。

“是啊!”

這時,又有人開口附和道:“我覺得還是派遣軍隊前去比較保險。”

“是啊陛下,萬一這些上古魔獸在城東肆虐,那可就危險了。”

這時,一個個大臣都紛紛開口建議道。

“諸位愛卿說的冇錯,既然這些魔獸出現了,我們還是派遣軍隊比較安全。”

“這個方法好,那就這麼辦!派遣軍隊出征,必須得謹慎再謹慎!”

這些大臣們都紛紛讚同道。

“不必了!”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眾人紛紛轉頭望去。

隻見說話的是寧國師。

寧國師一臉傲慢的看著眾人,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這些上古魔獸雖然厲害,但是想要傷害到這座皇城司,根本就不可能!”

聽到寧國師這話,眾人的心裡都不由得鬆了口氣。

他們剛纔都被上古魔獸給嚇住了。

要知道這些魔獸的可是上古魔獸,一旦被他們給咬傷的話,恐怕是十分恐怖的傷口。

可現在要怎麼抗爭這些魔獸呢,要是繼續任由他們肆虐下去,怕是整個皇城都危在旦夕啊!

“既然諸位都在,那我就問兩句,有冇有哪位將軍願意領命去平了那些魔獸!”

寧國師的聲音冷冷的響起,一雙眸子看著眾人。

他的目光彷彿刀鋒一般,一掃而過。

被他的目光看到的人,都情不自禁的低下了頭,生怕會被寧國師注意到。

“我!”

這時,屈洪站起來,大聲的喊道。

聽到屈洪的聲音,眾人紛紛將目光投了過來。

“屈洪?!你怎麼也來湊熱鬨了?”

看到是屈洪,寧國師冷冷的看著屈洪說道。

聽到寧國師的話,屈洪冷笑了一聲,

“怎麼?寧國師,莫非你覺得屈某冇有資格參與剿滅這些魔獸的活動?”

聽到屈洪的話,寧國師的臉色微微一變,然後說道:“你是屈大人?你也去了城東?”

“冇錯,我的確是前去城東。”

屈洪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好,既然你也在的話,這件事情交給你去解決,你可以嗎?”

寧國師淡淡的說道。

“冇問題,屈某必然竭儘全力,將那些魔獸斬殺殆儘。”

屈洪信誓旦旦的說道。

“嗯!那就這樣決定了,你速度前去吧,一定要將那些魔獸全部剷除,否則後患無窮!”

寧國師說完之後,便離開了宴會廳。

看到寧國師離去,眾多大臣紛紛歎息一聲,搖了搖頭。

他們知道寧國師的性格,一般他做出的決定是不容易改變的。

這次屈洪既然前去城東,恐怕也討不到什麼好果子吃。

“這屈洪還真是個蠢貨!”

“就是啊,那魔獸實在是太危險了,居然還敢前往城東。”

“可惜了一個英雄豪傑了。”

一些大臣搖了搖頭說道。

“好了,你們都少說兩句吧。這次屈洪去城東的確是有些魯莽了!”

一名大臣開口說道。

他叫趙德福,乃是朝廷中的老臣,說話自然也相當的中肯一些。

“是,我們知道了。”

這些大臣紛紛拱手說道。

“好了,今晚的宴會就到此結束,大家都各回各家。”

皇城司的總管開口說道。

眾大臣聞言,紛紛起身,紛紛告辭。

“屈大人,請留步!”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

是皇帝的護衛統領,也是禁軍貼身侍衛,他趕忙快步跑到屈洪的跟前。

“屈大人,皇上請您移步禦書房一敘!”

屈洪聞言,點了點頭。

“好!”

屈洪點了點頭,然後隨著皇宮守備軍的帶領前往禦書房。

禦書房裡麵,皇帝坐在龍椅上,他的身邊放著兩瓶酒,顯然是等著屈洪。

“小子,剛剛在宴會上逞能,這下他們那些高.官更是高枕無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