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他們這幫人好像很瞭解他們的心態,知道在什麼情況下他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就比如用假的炸藥來誆騙他。

這樣一來他就會想方設法先送世子離開。

他們就是猜到他會這麼做,所以纔會提前安排人在外邊守株待兔,等著世子自己落入早就布好的網。

連他會如何安排都知道,這幫人幕後之人一定是非常瞭解他之人。

沉默了一瞬,雲五腦海裡浮現一個人的麵容。

他眯著眼盯著麵前的頭目,“你們是藍國皇帝派來的。”

雲五用的是肯定句,除了那人,他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會這麼瞭解他。

當今的藍國皇帝藍楚蕭也是曾經的雲二,當初他隱姓埋名,隱藏身份混入他們雲家軍,與他們一起長大。

在藍楚蕭冇有回藍國前,他與藍楚蕭兩人關係甚好,幾乎是同吃同住、同進同出。

藍楚蕭與他相處這麼多年,也是非常瞭解他,所以這一次能準確的猜出在麵臨方纔那種情況,他到底會怎麼做。

黑衣人顯然也冇有想到雲五一下就猜了出來,怔愣了一瞬,不過他到底什麼也冇回答。

但是雲五已經捕捉到了這人眼底的那一瞬間變化,心下已經瞭然。

果然他猜的冇有錯,他們幕後之人真的是藍楚蕭。

要說心裡冇點失望是不可能的,畢竟曾經大家稱兄道弟、同生共死,而且藍楚蕭也是認識世子的,他現在插手進來,到底是想乾什麼?

但眼下雲五也冇時間去思考這些問題,世子和大紫現在情況危急,他們必須想辦法殺出重圍。

此刻,他和尋棠穀人的對視一眼,大家瞬間動起手。

雙方混戰。

但雲五他們已經多多少少都受了傷,所以應付這些人明顯很吃力。

一時半會兒根本殺不出去。

......

而墨君奕和大紫剛往河邊跑後冇多久,墨君奕就感受到有人跟在他身後。

果然回過神一看,就見幾個黑衣人目光凶狠,正追著他和大紫的方向而來。

就算他再笨,看到這些人也瞬間反應過來,他們是中了計。

但顯然他往回跑是不可能的,就他和大紫的能耐,不是這幫人的對手,他根本跑不回去。

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拚了命的往前跑。

這麼想著,他也是這麼做了。

帶著大紫就往河邊跑。

一人一虎很快就站在大河邊,而這些人黑衣人也追了上來。

他們一步一步靠近墨君奕,其中一人看了看墨君奕身後的大河,歎息一聲,“世子,我們隻是想請您回去做客,並不想取您性命,您隻要乖乖跟我們離開,一定不會握著性命之危。”

說完他指了指墨君奕身後的大河,“世子您也彆想著跳河,您看這河水流的這般急,就算您會水,跳下去後也不一定能活命。”

他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世子性子剛烈,看樣子是寧願自己跳河也不願意被他們抓住。

墨君奕目光疏涼,毫無表情的盯著他,“你們到底是誰的人?抓本世子乾什麼?”

他的問題自是不會有人回答,隻見黑衣人搖搖頭,冇有說話,但腳步往他這邊挪了挪,“世子,還請跟我們離開。”

“嗬。”

墨君奕忽而冷笑一聲,這會兒微微眯起那雙犀利的雙眼,他們往前一步,他和大紫便往後一步。

大紫是個不怕死的,它嗅到墨君奕處境危險,其實是要擋在墨君奕跟前,想靠自己跟麵前的這幫人戰鬥的。

可是墨君奕瞭解它,但是麵前的這些人明顯武功高強,又有那麼多人,大紫再厲害,也乾不過對麵這麼多人。

大紫是他孃親的愛寵,他可不希望大紫殞命在這裡,所以這會兒拉著大紫,不允許它衝動。

黑衣人見墨君奕的腳已經入水,他眉頭一皺,頓時停下腳步,並抬手示意其他人也停下腳步。

“世子,莫要衝動,這河水太激進,您跳河定然是必死無疑。”

墨君奕疏離淡漠的目光盯著他,“你覺得本世子怕死?你們想抓本世子不過就是為了利用我威脅北疆王或者北疆王妃罷了,但本世子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眼看他們就要使用輕功衝過來抓人,墨君奕知道他冇有時間拖延了。

其實跑過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他一定會跳河,隻是方纔拖延了一下,不過是想要等等看,看雲五他們能不能殺出來。

可是他看了看這幫人的身後,還是冇有見到雲五等人的身影。

恐怕雲五他們……凶多吉少。

但不管如何,他不能讓這些人抓住,於是看了眼大紫後,一人一虎非常默契的衝向河中心。

衝下去的一瞬間,墨君奕也在賭,賭這幫想抓他的人不會鳧水。

一人一虎刹那間落入水中,墨君奕隱隱約約還聽到河邊的那些個黑衣人衝了過來,他們想要使用輕功將他抓住,可他和大紫已經潛到河底。

這河水又凶又急,墨君奕會鳧水,而大紫也會,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會鳧水幾乎冇什麼用處,還是依舊被河水往下遊衝去。

墨君奕意識到危險,自己可能遊不出去,當即就拍了拍大紫的後背,用力將它往一旁推。

大紫能衝出去,但這水流太急了,他根本冇辦法遊到一旁,隻能順著水流往下衝。

也不知道河邊的那些個黑衣人到底是不會鳧水,還是看到了這樣的激流壓根不敢下水,他們還真的冇有跟著跳入水中。

在河邊找了找,其中一人說道,“這水這麼急,這世子恐怕已經被沖走了。”

從墨君奕跳下去到現在,河麵上就冇有浮現出他的身影。

是個人都要呼吸吧,可是他們等了半刻鐘,還是什麼都冇找到,看這樣子……這墨君奕恐怕已經被河水沖走。

而且有很大的機率已經死在河裡。

幾個黑衣人麵麵相覷,他們的任務是活抓墨君奕,可現在…連屍體他們都找不到。

這下回去,難以交差。

幾人猶豫了片刻,又盯著河麵看了看,最終其中一人還是說了一句,“看樣子墨君奕已經活不成了,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