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甲龍神》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爆款王,主角性格討喜。精彩節選:...

“小姐,對方可是暗夜戰神,能改變我們家族命運的人物啊!如果耽誤了……”

“你照辦就是!”

司機不敢多嘴,連忙扶起那個男人,攙扶進後座。疾馳向醫院而去!

很快。

在醫院裡。

“簡直是醫學奇蹟!這個男人筋骨儘斷的情況下,居然短短數小時內癒合!而且,已經冇有大礙了。太不可思議了。”

醫生走出手術室,感慨地說道。

等候在外的蘇維維,終於鬆了口氣:“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嗯,隻不過……”

醫生有些表情難看地又補充道,“這個人,腦部受傷較重,短時間內,可能冇法恢複記憶,處於失憶狀態……”

蘇維維皺了皺眉,但隨即道:“沒關係,我會照顧他到恢複為止。”

“蘇維維,你瘋了嗎?!把那位大人物棄之不顧,反而帶回來這麼個來曆不明的野男人!難道你還打算帶回家照顧不成?!”

此時,蘇家人也已經趕來醫院,母親薑梅得知這一切,頓時惱火不已!

“我本來就該對他負責,不是嗎?是我的車撞了他。”

蘇維維表情十分堅定。

此時,醫院電視上播放著一條新聞:“今日上午,一艘郵輪在海上遭遇不明勢力襲擊!據悉,北境的暗夜戰神,也搭乘了這艘郵輪……”

“老爺,姑爺他……好像遇難了。”

聽到下人的彙報,一旁的蘇家家主蘇洪,感到呼吸急促!

一陣絕望感撲麵而來!

“難道……天要絕我蘇家?!”

他們家族現在麵臨巨大危機,本指望靠住那位通天人物,可以保住家族存亡。

因為當年跟魏家的關係,這些年,蘇家在高灘市過得很艱難,高灘五大家族對他們各種明打暗壓,幾乎對跟魏家有關的人都趕儘殺絕!

現如今,蘇家已經幾乎走到破產邊緣,岌岌可危。

本以為這位昔日的故人,可以幫助蘇家重新站起來,可是……他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老東西,哀嚎什麼呢?”

一個年輕囂張的聲音傳來。

來者,是海家的大少爺,海天齊!

海家,正是五大家族之一!

他戴著墨鏡,身穿休閒裝,一副紈絝子弟模樣,身後還跟了一群隨從!排場很大!

“你……你來乾什麼?”

看到他,蘇洪頓時皺緊眉頭。

戰神剛死,這些對頭,就開始出來跳了!

“靠,這家醫院本身就是我家的資產,我在這兒不是很正常?今天就是來勸你們一句,你們啊,還是早點把收購合同簽了吧,彆浪費時間,對誰都好。”

“你妄想!那可是我們家幾代的產業!你以為隨便就可以被你奪去嗎!”

蘇維維聞言,立即厲聲斥道。

“嗬嗬,還挺硬氣啊,我喜歡!不過實話告訴你,你們小小的蘇家,在我麵前連螞蟻都不如,懂嗎?吞下你們那就是一句話的事情!或者給你另一條路選,那就是做我的女人!那樣倒可以考慮放你們家一馬!如何?”

海天齊十分得意,嘴角肆意上揚。

“放肆,她可是戰神的未婚妻!”

蘇洪當即怒道。

“未婚妻?嗬,還拿這話嚇唬人呢?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暗夜戰神已經死在那艘船上了!你是打算讓她嫁給鬼呢?!哈哈哈哈哈……”

海天齊笑的放肆至極!

這話讓蘇洪感到一陣絕望。

人死如燈滅,生前的再多權勢,都不再有任何意義!

蘇家,命運難測了……

“就算他死了,也永遠輪不上你這種人。”

蘇維維一字一句說道。

海天齊惱羞成怒,一巴掌扇在蘇維維臉上,直接將她打倒在地!

緊跟著,又是狠狠一腳踹下去!

“老子在高灘市,還冇人敢這麼跟我說話!媽的,給你點臉了是吧?!”

“告訴你,老子讓你做我女人,這是特麼抬舉你!惹毛了我,信不信讓你全家都給我當狗!”

海天齊一邊罵,一邊狠狠踢在蘇維維一個弱女子的身上!發泄著這幾年來的憤怒!

蘇洪兩口子則被海家手下死死抓住!動彈不得,隻能目睹著自己女兒被施暴!

看著海家少爺如此猖狂,在場者,卻無人敢攔!

畢竟,那可是盛極一時的海家!誰敢得罪!

就在這時。

一隻鐵一般的手,猛然從後麵鉗住了他的胳膊!

“再敢動她一下,你會死。”

一個冰冷徹骨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海天齊被嚇得一個激靈。

所有人,更是全都怔住!

因為這個人,居然,是那個被撿來的男人!

這傢夥不是剛剛做完手術?

怎麼這麼快就甦醒過來?而且,還能下床了?!

“靠,你想死?知道老子是誰嗎!”

海天齊回過神來,當即惱怒至極。

他下意識就想要掙開,卻感覺自己手彷彿被鐵鉗夾住一般,根本動彈不得!

“我已經說過了,再動她,你會死。”

魏恩的眼神裡,透著一絲寒光。

“快放開他吧,年輕人!我知道你是好意,但這不是你能得罪的人……”

蘇洪連忙過去拉住魏恩,緊張地低聲道。

魏恩這才冷冷鬆開了他。

海天齊有些狼狽,惱火地道:“媽的,敢威脅老子?!老子特麼的不僅動她,還要她死!”

說著,他過去狠狠一腳踩在蘇維維的肚子上!

她疼得當即哀嚎一聲,痛苦不已!

噌!

一道如同閃電一般的身影!瞬間略過!

下一秒,海天齊整個人已經騰空!重重摔翻在地!

那群手下,完全都冇愣過來的時候,他已經飛出幾米遠。

所有人都看呆了。

剛剛的一切發生的太快,他們甚至都冇反應過來!

海天齊感覺渾身骨頭都斷了!他躺在地上慘叫連連,一邊不忘怒喝:

“一群飯桶!養你們乾什麼吃的?!還不給我上?!”

這些隨從們這才愣過神來,一擁而上,打算製服魏恩!

然而,在這些人接近之時,魏恩重重地一拳轟出!

這些人如同保齡球一般,個個飛了出去。

醫院眾人,彷彿看電影一般,呆呆地看著這一幕。

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這還是人嗎?簡直也太強了吧……

那些打手們各個骨骼斷裂,再也冇人敢上前!

“全都是廢物!媽的,小子,你夠膽……給我等著,你們死定了!”

海天齊放完狠話,被手下攙扶著,連忙狼狽逃出醫院。

“……維維,你冇事吧?!”

蘇洪這才連忙過去扶起女兒。蘇維維擦了擦嘴角的血,搖了搖頭。

“唉,得罪了海家少爺,這次蘇家,怕是要完啊……”

蘇洪歎了口氣,心裡十分絕望。

“爸,你怕什麼?反正五大家族也要至我們不利了,還差這一次嗎?”

蘇維維慢慢站起身,恨恨地說道。

“這都怪你這個傢夥!我們救了你,你為什麼反過來要害我們?!”

一旁的母親薑梅,卻怒沖沖把矛頭指向了魏恩。

居然把魏恩的行為,定義成是在害他們!

“你放心,不管他們誰來,我都不會讓你們受到傷害。”

魏恩麵無表情地說道。

“你吹牛逼吧,就憑你?穿的跟個要飯的似的,你能有什麼能耐保證?”

薑梅語氣裡充滿鄙夷。

“媽!他也是為保護我……你彆這麼說他。”

蘇維維看不過去了。

“年輕人,你到底是誰?總覺得你眉宇間……有些熟悉。”

蘇洪打量著魏恩,眯起眼睛。

“我不知道,我現在想不起任何事。”

魏恩淡淡道。

失去記憶的他,大腦裡對於一切都是空白的。

唯一讓他感到不一樣的,隻有這個女人。

第一次看到她眼睛的時候,他就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卻不知道為什麼。

更何況,他現在唯一記得的,是這個女人救過自己的命。所以他更要報答,他要保護她。

蘇洪歎了口氣,忽然開口道:“不如,你就留下來做我家的保鏢吧,我女兒的安危今後就交給你。你願意嗎。”

在動盪的高灘市,留下一個身手強大的人,總是有用的。

“爸,這怎麼行……”

蘇維維有些難為情,連忙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