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顏驍打車去了一趟紅十字會,直接捐了五百萬。

他覺得自己現在變得有錢了,的確要儘點綿薄之力,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緊接著他又去了一趟寶龍中心,將自己的全身派頭換一下。

長相本來就很俊俏的他,穿上了那一套上萬塊的名牌後,更加帥氣逼人,直惹得那家商店的銷售小妹對他暗送秋波。

“帥哥,能留個號碼麼?”美女銷售大膽開口。

“不好意思,你不是哥的菜。”

顏驍很是無情的拒絕,給那銷售小妹留下一道迷人的背影。

他隨即又買了幾套工作服,有經理,有領班的,有廚師的等等。

這是給自己店裡的員工準備的。

他接著來到農貿市場買了一些土豆跟紅薯,又去買了大堆室內裝飾用的東西。

末了回到家樓下。

將附近幾家超市的華子一掃而空。

老李跟老魏送了自己這麼多貴重的古董,自己要不要也送點禮物給他們?

顏驍心裡想著。

有了!

他來到附近的一家音響店店。

“老闆,你這有冇有裝電池的音響?”

一進門,顏驍直接說明來意。

老闆馬上指著展示櫃的一台索尼音響,“這個就是,直接安上電池就能用,非常簡單,還有無線話筒。”

“就這個了,給我來兩套,電池再給我來一箱。”

顏驍又讓老闆幫他下載了幾百首音樂。

他將所有東西帶到了他在郊區租的倉庫。

接著裝進了自己的時空間。

「係統,送我去唐朝。」

......

兩眼一黑,唐朝到了。

顏驍輕車熟路地回到自己的飯店。

“老闆,您回來了!”

顏驍一進門,張二馬上便從櫃檯出來迎接。

“這兩天生意怎麼樣?”顏驍隨口問道。

說話間,他看到了店裡四五名年輕女子正在乾活。

姿色算不上一等,但絕對不差。

“生意隻能說一般吧,畢竟百姓現在都不富足。”

張二說到這,馬上報告道:“那幾個姑娘都是今天剛剛招進來的,老闆你看還滿意麼?”

顏驍點了點頭,“你等等來我房間拿點東西。”

說完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從他當上這家店的老闆後,張二便將最大最好的房間收拾出來給他住,足足有五六十平。

從時空間將所有的東西拿了出來。

冇多久,張二便敲響了房門。

顏驍打開門,指著一堆衣服道:“這些衣服都拿出去分發,衣服上麵都有小字標記,什麼職務就穿什麼樣衣服。”

張二進門看到房間裡堆滿了稀奇古怪的東西,愣了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他拿著顏驍準備好的衣服,摸了摸,愕然問道:“老闆,這些衣服真的能穿麼?”

說完這話,他才發現老闆穿的好像也不是唐裝。

顏驍笑道:“穿了保證比你們現在的衣服更舒服,更好看。”

張二拿著衣服正想離開,忽然想起事來。

他回頭對顏驍說道:“老闆,您的兩位朋友昨晚有來找您,不過您不在,冇多久就走了。”

顏驍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他知道張二說的必定是老李跟老魏。

目前他在唐朝,自己隻有這兩個朋友。

將東西整理了一陣後,已經晚上七點多了。

顏驍讓所有員工提前下班了,因為他得搞裝修。

準備就緒。

“這裡擺字畫...”

“這裡擺富貴竹...”

“這裡搞個背景牆...”

足足忙了一個多時辰,纔將帶來的東西擺弄好。

顏驍坐在地上,背靠著櫃檯,大汗淋漓。

“媽的,下次一定要帶幾個發動機過來,再搞幾台空調,不然這夏天太特麼熱了。”

他說著,拿出香菸點燃了一根。

“砰砰砰...”

這時,敲門聲響起。

顏驍拿下嘴中的香菸,問道:“誰啊?”

他站起身來,準備去開門。

“顏郎君,是我!”

老李的聲音傳了進來。

顏驍打開了大門,果真就是老李與老魏二人。

他哈哈笑道:“剛從老家回來,正不知該怎麼找你們呢,你們就來了。”

“哈哈哈,我跟老魏兩人回家經過這裡,看到你這店裡還冇熄燈,就來看看你在不在。”

老李說著已經走了進去。

老魏緊緊跟在後麵。

他心裡想著,陛下,你這哪是路過,一天來三回,分明就是守株待兔。

不過能帶上自己,老魏還是很高興的。

畢竟來顏驍這裡,吃的都是最美味的東西,喝的酒也是大唐一絕,更重要的是那華子香菸!

“顏郎君,不知你那華子香菸...”

老李冇直接說完,他知道顏驍懂得自己的意思。

他現在是越來越著迷華子香菸,不過才三天的時間,整整十包就讓他抽冇了。

顏驍也是冇想到老李的煙癮這麼大,不過他還是直接去房間拿了四條出來,每人分了兩條。

“我說了,以後你們要這東西,直接過來拿就是!”

他拍著胸脯表示道。

“多謝顏郎君了。”

老魏將四條煙攬在懷裡。

“客氣客氣。”

顏驍笑道:“你們坐一會兒,我去搞兩個菜,好好喝一杯。”

老李與老魏本來是想看看顏驍有冇有弄到土豆的,現在一聽到有吃有喝得,頓時忘得一乾二淨。

“好好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老李說著,直接坐了下來。

顏驍拿出了鐵觀音茶葉,給二人各自泡了一杯茶,“你們先坐著,很快就好。”

說完就走進廚房去。

老李喝著茶水,忍不住讚道:“老魏,這茶好香啊!”

“嗯,李爺,這茶確實香!”老魏應了一聲。

他生平兩大愛好,一個是酒,另一個就是茶。

可他喝茶大半生,從未品到過如此清香,潤口的好茶!

“咦。”

老李狐疑了一聲,接著指向一幅字畫,“這字畫之前好像冇有吧。”

老魏隨即望去,“好像是詩句。”

二人拿著茶杯,一同來到字畫麵前。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老李看到這,看向老魏,忍不住讚道:“這...這詩...”

“李爺,後麵還有!”

老魏打斷道。

“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儘還複來。”

...

一首詩看完。

老李忍不住再次感歎道:“詩中交織著失望與自信、悲憤與抗爭的情懷,體現出這首詩的詩人豪縱狂放的個性,實在是...千古絕句啊!”

老魏點了點頭,“隻憑這麼一首詩,就能瞭解一個人,作這首詩的人有大才啊...”

“老魏,這裡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