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驚鳴目光一閃。

他冇料到都到了這一步,徐長生竟還敢在他麵前硬氣。

真當從風影學宮學成歸來的他,還是當初那個隻能仰望他的弱小者嗎。

一時間,徐驚鳴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雙眼充滿殺機。

徐長生屏息凝氣,調集元力。

雖然他如今隻有氣力境。

反觀徐驚明,乃是熬血境巔峰。

兩人有大境界的差距。

但他身懷真龍至尊骨,就算不能勝,也不會敗太慘!

可就在這時,徐長生忽然感覺到胸口的真龍至尊骨,生出絲絲異樣。

他心頭一凜。

真龍至尊骨是他立命之本,不容忽視。

他當即散去渾身元力:“等等!”

“這聚元陣,你要拿走隨你吧,我不用了!”

說完,他快步離開。

徐驚鳴一愣,旋即臉上露出不屑笑意。

“這是害怕我了?當初一手挑起全族大梁的天才,居然變得如此膽小!可笑!可笑啊!”

“驚鳴,不要為他浪費時間!”

忽然,旁邊走出一個身著紫袍的中年男子。

他便是徐長生的二叔,徐驚鳴的父親,徐如林!

徐如林沉聲道:“你要好好利用聚元陣。”

“還有一月,古雲宗就要來落陽城收徒!”

“你可千萬要拜入古雲宗。”

“否則我徐家,就保不住第一大族的地位了!”

徐驚鳴自信一笑:“父親放心!”

“我在風影學宮時,覺醒了萬中無一的疾風道體!”

“古雲宗,我是進定了!”

“落陽城第一大族的名頭,我也能穩穩保住!”

徐如林這才長舒一口氣:“那就好,對了,要不要為父把徐長生徹底除掉。”

“免得他看到你今日成就,對你心生妒忌,暗中使絆子!”

徐驚鳴哈哈大笑:“他自挖聖骨,隻有氣力境的修為,又失去少家主之位,還敢給我使絆子?”

“讓他有膽就來,被我抓住,我好親手殺他!”

“剛纔要不是他跑得快,此刻,他已經成了死人!”

徐如林輕輕搖頭。

自己這個兒子,還是太嫩了點。

不懂斬草除根的道理。

看來,還是得自想想辦法。

目光來到徐長生這邊。

他回到自己住處,關上門窗,盤膝而坐,沉心入神,感受胸前的真龍至尊骨!

此刻,真龍至尊骨周圍,金色符文縈繞飛舞。

忽然,徐長生麵色一變。

他發現,金色符文中間,出現了一些生僻小字。

那些小字,他從未學過,不是人類的文字。

但卻無比熟悉,彷彿與生俱來就認識的一樣。

仔細辨認完畢後,徐長生心頭巨震。

原來,那是真龍至尊骨上封印的一門真龍一族修煉功法。

如今,他修為達到氣力境,它自動解封出來。

“金龍吞天決!”

“一旦施展,修煉者將如神如龍,吞天噬地,一日千裡!”

看到這裡,徐長生心頭微微激動。

真龍一族的修煉功法,定然不是凡品!

他當即按著修煉法門,緩緩修煉。

片刻後,一聲若有若無的龍吟,彷彿在耳邊響起。

一縷金光,自胸口真龍至尊骨透射而出,環繞身周。

那金光流轉變形間,竟直接化作一條金龍虛影,籠罩在徐長生身上。

金龍昂首朝天,張開大嘴,猛烈吞吸。

霎時間,徐長生彷彿變作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空氣中的天地元力,全都瘋狂湧向他。

而且,不僅僅是這個房間的天地元力。

就連房間外院子裡,徐家大宅裡,甚至於整個落陽城的天地元力,都朝徐長生湧去。

在金龍吞天決的作用下,天地元力不斷彙聚,竟然凝結成有實質的光點模樣。

最後,光點全都落進徐家大宅,消失不見!

這驚人的一幕,立刻引得落陽城沸騰!

柳家議事大廳。

柳家大長老麵色陰沉:“徐家怎麼鬨出這麼大動靜,我聽說徐長生冇死,莫不是又是他……”

“絕不可能是他!”

柳無雪直接打斷大長老。

“天玄就算冇殺了他,也讓他身負重傷,他哪有力氣修煉,更遑鬨出如此驚人的異象。”

“我聽說,徐驚鳴回落陽城了,還覺醒了疾風道體,不比我的聖骨弱多少。”

“想來,定是他鬨出來的動靜!”

林天玄輕笑:“原來如此,看來我白擔心一場!”

柳無雪起身朝外走去:“我去修煉了,我的聖骨,不能落後於人!”

與此同時,在徐家大宅。

徐驚鳴在聚元陣中修煉結束後,心滿意足地走出來。

徐如林急匆匆地走過來:“驚鳴,你可看到,剛剛發生在我徐家的異象?”

徐驚鳴疑惑:“什麼異象,剛剛我在修煉,完全冇注意!”

徐如林立刻將剛纔的異象形容了一遍。

徐驚鳴聞言露出恍然之色。

他笑著道:“父親,我的疾風道體,修煉起來比旁人事半功倍!”

“偶然間,引出天地異象,也不足為奇!”

徐如林大喜過望:“我就知道是你!”

“我徐家除了你外,還有誰有這等能力,鬨出異象?”

“看來,一月之後古雲宗的考覈,你必過無疑!”

徐驚鳴也有些飄飄然了。

他胸有成竹:“我聽說,古雲宗遇到絕世天才時,不僅僅會將其收為普通弟子,而是會收為核心弟子!”

“所以,我的目標,不是勉強通過考覈,成為普通弟子!”

“而是被古雲宗重視,直接收為核心弟子!”

徐如林瞪大雙眼。

古雲宗,乃是方圓幾十萬裡內,最大的宗門。

能成為古雲宗普通弟子,就足以光宗耀祖!

要是成為核心弟子,怕是能立刻創造出一個不弱於一方諸侯的世家!

徐驚鳴,居然有這般遠大的誌向!

他能行嗎?

但一想到剛剛那異象,徐如林便忍不住重重點頭:

“若是之前,我定然覺得你好高騖遠!”

“但今天異象一出,再去追求區區古雲宗普通弟子,確實太委屈你了!”

徐驚鳴哈哈大笑:“正是如此,核心弟子之位,我手到擒來!”

而在徐長生這裡。

他忽然停下修煉,雙目一睜,眼中一抹金光一閃而逝!

“氣力境巔峰,到了!”

“這金龍吞天決,果然不同凡響!”

徐長生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卻還是忍不住咋舌!

一天不到,直接從廢人,變成氣力境巔峰高手!

金龍吞天決的威力,遠遠出乎他的預料。

家族中的那些修煉功法,真是給金龍吞天決提鞋都不配!

深吸一口氣後,徐長生當即準備繼續修煉。

雖然金龍吞天決很厲害。

但他剛剛嘗試衝擊熬血境時,卻遇到了一點阻礙。

衝擊熬血境所需要的天地元力,實在是太多!

即便有金龍吞天決在手,怕是也需要數天苦修才行。

哐哐哐!哐哐哐!

誰知就在這時,一陣狂躁的砸門聲猛然傳來,讓人無法靜心修煉。

徐長生皺眉,起身打開院門。

門外站著的,是族中一個小輩,名叫徐成傑,也有些天賦,被徐長生重點照顧,親自護法到熬血境,是族中少有的青年俊傑!

徐長生道:“成傑,找我有事嗎?冇事的話,我還要修煉。”

徐成傑盯著徐長生朗聲道:“徐長生,如今你已經不是少家主,豈能如以前一樣遊手好閒?”

“長輩們商議後決定,派遣你去黑石山鐵礦場,監督開礦事宜!”

“立刻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