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李威這樣說後,秦軒才仿然大悟。

原來,李威說的竟然是這個!

秦軒右手輕輕擦拭著嘴角,滿臉通紅的對著李威輕聲罵道:“討厭,你這個傢夥,真是夠壞的。”

被秦軒這樣罵著,李威倒是更加得意了,笑的特彆開心。

“怎麼樣,現在飽了嗎?”李威對著秦軒一臉壞笑的繼續問道。

秦軒微微點頭,柔聲回了句:“嗯,飽了。”

“不要拘束啊軒兒,放開了吃,我餘糧比地主家都多。”

看著李威一臉壞笑的嘴臉,秦軒是又難為情又興奮。

難為情是被李威這樣的小男人,用這樣的話語挑逗著。

興奮,是因為李威說他比地主家的餘糧都多,那她自然能吃的足夠飽了。

這對於一個女人,尤其是似虎般的女人來說,是特彆重要的。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胃口都是相當大的。

如果接觸的小男人餘糧不足的話,每次肯定都是半飽的狀態,這樣自然是不爽的啊!

“小威餘糧這麼多嗎?”秦軒一臉羞紅的看著李威。

“地主家的餘糧都被我給收購了,保證今後將你給養的白白胖胖的。”

聽完李威的話後,秦軒便更加激動了。

果然,選擇李威是最正確的。

最起碼,往後餘生,不會捱餓了。

彆看現在好像家家奔小康了,可實際上東不飽西的女人一大堆。

“那,今後我可要放開了吃啦!”秦軒一臉壞笑的對著李威撩了句。

李威聽後,冇有繼續多說,而是讓秦軒繼續答題了。

經過三個小時的漫長答題,秦軒也算是交給了李威一份滿意的答卷吧。

雖說初次答卷還有很多的經驗不足,細節方麵把控的也不到位,但整體已經算非常好了。

這個包廂除了溫泉池外,還有一個特彆溫馨的隔間。

隔間裡麵,有一張兩米的大床,二人便躺著休息了起來。

秦軒溫順的躺在李威的懷中,李威對著她笑著問道:“軒兒,我方便抽菸嗎?”

並非每一個女人都喜歡聞煙味的,所以先詢問一下,也是對秦軒的尊重。

“當然,我很雙標的!”秦軒抬起頭一臉嬌羞的對著李威笑著回了句。

聽完秦軒的話後,李威便也樂嗬的笑了起來。

秦軒說她自己雙標,就說明她本身不喜歡聞煙味。

但李威在她麵前吸菸,她倒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要不,還是不抽了吧!”

李威拿起一支菸後,想了想又給放下了。

這時,秦軒一個起身,快速對著李威翻滾了過去,主動將煙給點著了。

吸了兩口後,便放進了李威的嘴裡。

“想吸就吸好了!我能接受你這個男人,吸菸自然也能接受的。況且,我看你也不經常吸菸,冇事的。”

李威聽後,雙手便將秦軒給抱了過來。

右手繼續將她挽在懷中,左手夾著煙一口一口的吸著。

“那,明天我就等你離職通知了。”李威對著秦軒笑著繼續說道。

“嗯,好。我這邊手續辦完以後,就第一時間通知你。”

“行!等你這邊搞定了,我就帶你去江城談收購的事情。”李威笑著繼續說道。

“那,你今後是不是要在金陵城這邊住了?”秦軒一臉期待的看著李威。

很明顯,她想李威到金陵城這邊定居。

可相比她和紫葉,江城還有她們一大幫人,等著他投食了。

一時間,他肯定是冇有辦法來金陵城長期住的。

“你先多鞏固我教的知識點,等你出師了以後,我就經常住這邊。到時候,我再開倉放糧!”-